“你要什么好处?”

  温晴美眉紧蹙,双眼紧紧凝视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封子戚嘴角露出一抹坏笑,轻薄地说:“我还没试过跟有夫之妇玩,不知道……”

  他的话还没说完,温晴已经意识到不好,忙伸手推开面前的男人,转身下车。

  还没等她走远,就听到封子戚满是得意的笑声传来——

  “跑那么快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

  温晴知道这厮又在耍她,眉眼一瞪,心下几分愠怒。

  她觉得这个人有毛病,之前那晚要她跑了半个城市,现在又开始耍她。

  可是,代的事情,要是他开口的话,一切问题也许就会迎刃而解。

  温晴忍下心中的烦躁,站在原地不动,问他:“你到底想要什么?”

  “暂时还没想好,就算你欠我个人情吧!”

  封子戚揶揄的目光看着站在路边的女人,“我还有事,先走了。”

  没等温晴回答,男人就启动车子向前驶去。

  望着车影远去,她眼睛里满是惊疑。

  这个男人真的会帮她吗?

  女人没再多想,看了眼时间,已经不早了。

  她上了一辆出租车,却在车子行驶到半路上时,温晴接到了一通警局的来电——

  “温小姐,你的朋友丁叮棠涉嫌贩卖违规物品,暂时被警局扣押,请你立刻来警局一趟。”

  警卫人员冰冷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温晴浑身一震,叮棠?

  “好,我现在马上过去。”

  她挂断电话后,眉目紧蹙,贩卖违规物品?

  难道是那批避孕套?

  之前叮棠跟她说过,手上有批避孕套这几天就得卖掉,不然就过期了。

  温晴轻轻叹了一口气,现在当务之急的,是赶紧去警局,看看能不能将人保释出来。

  ……

  半个小时后,女人在警局门口下车,手忙脚乱地走进警局。

  “请问,丁叮棠在哪里?我是来保释她的。”

  温晴看着警卫人员,脸上满是紧张和担心。

  “跟我来。”

  警卫引着她往里面走去,带她到了叮棠关押的房间。

  看到那抹纤细熟悉的身影,温晴连忙走近,但隔着一道玻璃,彼此之间不能相互接触。更新最快s..sm..

  “叮棠,你还好吗?”

  看到温晴,丁叮棠欣喜若狂地扑过来——

  “温晴,你终于来了,我没事。”

  “到底怎么回事?”

  “他们说贩卖违规避孕套是不合法的,而且用过我卖的避孕套的一个男顾客出事了。”

  说到这里,丁叮棠心里就慌。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怎么会是有害物呢?

  “温晴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这批货质量有问题,我……”

  话还没说完,女人就慌张到结巴,再也说不下去。

  “叮棠别怕,我相信你。”

  温晴安抚着好友,等她情绪缓和下来后,才继续问道:“那个男人现在怎么样?”

  “他在医院,警方说……可能面临切除的危险。”

  丁叮棠低头,紧咬下唇,身子微微颤抖。

  而温晴,在听到“切除”两个字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如果事情发生到那个地步,只怕就不是简单的保释能解决的,叮棠怕要担上刑事责任了。

  “温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温晴神色也是满满的不知所措,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厉应寒打来的。

  她刚接通电话,男人阴沉的声音响起——

  “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来?”

  女人握着手机的手一顿,眸色犹豫不决。

  她要告诉厉应寒,叮棠的事情吗?

  似乎现在,只有他能帮忙了。

  想到这里,温晴用力咬了咬唇瓣,为了朋友,她不得不开这个口:“我在警局,遇上麻烦了,你能来一趟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