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直播带全村走向富贵 第16章 讲解

小说:我靠直播带全村走向富贵 作者:满江树摇影 更新时间:2022-08-05 03:51: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卢苑晃了晃手中的手机,这个新鲜事物对村长来说,似乎是迷一般的存在。

  “手机?”村长挑眉,似乎不相信手机能办到这些,他的眼神失去光芒,就像在说“我还以为是什么呢”

  他怀疑道:“就打电话啊。”

  在发暗的灯光照耀下,卢苑的眼睛闪闪发亮,她坚定地说:“不,准确来说是用网络。”

  “村长听说过电商和直播吗?”

  这无疑对六十多岁的村长来说,是一个非常陌生的领域。村长从灯光下退出,靠在木制沙发的椅背上,隐入黑暗之中。

  他若有所思。

  卢苑向他介绍:“电商就是在网上开一个虚拟店铺,把要卖的物品信息发上去,供大家选购。有人想买,就付钱给平台,卖家用我们现在的快递发货,等买家收货后就在网上确认,平台再把买家的钱交给卖家。”听起来有点难理解。

  村长颇有疑惑:“什么是平台?”

  “我可以拿纸笔来画吗?那样清晰一些。”卢苑征得村长同意,去他的办公桌上拿了空白的纸和笔。

  她在纸上画一个歪歪扭扭的圆圈,解释道:“这是现在网上的一种新形式,就像网上的超市一样,我们叫它电商平台。它会招揽很多有库存的卖家在里面卖货,全部展示出来,和超市的商品一个个摆在我们面前一样。”

  “假如我现在有一批苹果要卖,我就给这个超市摆摊的费用,把苹果都拍照、写来历之类的介绍,发到这个网上超市里面。”

  她又在圆圈的另一边画上一个小圆圈:“这是买家,看到我的产品觉得不错,想买的话就像在超市选购一样,拿走、还钱。”“可是因为还没拿到货,这个超市就先把钱保存起来,等到收到货物后,才把钱给我。”

  村长看起来十分蒙圈:“为什么要给超市钱?等收货后再给你不就好了?”

  “这是为了确保买卖两方的共同利益。如果还没收到货就要给钱,怕不给货;如果收到货不给去钱,那卖货的不就亏了?”

  村长瞪大眼睛,豁然开朗。卢苑乘胜追击:“这就是电商的基本思路。”

  “而直播就是像看电视一样,我拿着手机在这边拍,现场的图像马上就能被全国的观众看到,一点弄虚作假都不能有。”

  “一点都不能?”“不可以,说出来的话马上会被听到。”

  村长露出防备的眼神:“那多不安全,平时只是当面听到我在骂人,现在还被全国的人都听到了。”

  卢苑被村长的脑回路逗笑了。“是的,所以我们要忍住不能说。”

  “但是直播很多好处,它可以让全国的人都看到我们的产品。”卢苑这么说,村长就懂了。

  “就是说,可以把货卖到全国,而不只是e城?”

  卢苑点点头,村长可教也。

  “我现在在做电商,帮国荣婶和素玉婶卖货,也会利用直播的折扣来吸引新的顾客。”

  村长听了蠢蠢欲动,也想试试:“你可以帮村里其他人卖吗?”

  “现在还有直播助农的活动,村里的东西一起卖,利用我们官方的可信度来增加一批顾客。”这也是卢苑想找村长合作的原因之一,只用她的美妆博主身份有些难扩张,而且这样她一直觉得自己逮着粉丝薅,很不好意思。

  卢苑坐到村长身边的位置,点出助农的直播录屏给村长看。

  村长接过卢苑的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新奇画面。卢苑在一旁继续说:“视频里是在卖蔬菜,一共开直播两三个小时,卖出了快300斤,据说就有五千的销售额。”

  “五千啊”村长一直盯着视频中的画面,嘴巴张得老大。

  “对的,一般直播会给平台费用、给这个卖货的人佣金,剩下的就是果农的收入。”卢苑思考要怎么措辞,硬生生说需要给她点工资,总觉得不是很合理。

  听到佣金,村长才从屏幕里出来,抬头问她:“给平台的费用和雇人的拥金是多少?”

  “给平台的话是销售额的百分之十,给主播是百分之四十。”卢苑胡诌了一个主播收入比例。

  村长的计算能力很强,比起素玉婶,他很快就算出需要的金额:“那给主播就要2000了,太多了太多了。”

  “我来直播的话,可以给村里便宜点呀。”卢苑开始推销自己,“村长还不知道我是一个美妆博主吧,有不少人关注我的。”

  卢苑觉得有点假大空,从村长的手里拿出手机,再把自己的账号给调出来:“你看,我有10万粉丝。”

  “10万?村里人口才300多……”日升村绝对是个小村落。卢苑虽然没有做过相关的调查,但这类似于她们年级四个专业的人数还是太少了。

  村长看卢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原来只是觉得她聪明、礼貌,现在就像看一个企业家一样看着她,语气也开始敬重不少:“你帮忙直播的话,收多少钱?”

  卢苑假装思索一番:“百分之二十吧。”

  “不过,既然是助农项目,再少一点。百分之十。”其实这是市场价,但是卢苑怕直接说出来,会难以接受。

  村长眼睛一亮。开始和她商量后续的事情。

  ……

  “真好啊,村里一个个年轻人长大了,会给村里带来外面的世界。”村长感叹道。

  “也有谁回村里发展的吗?”卢苑在这里有一两周了,还没见过超过5个同龄人。日升村是一个典型的留守村落,就像舅舅外出打工一样,很多年轻人已经没有在村里了。

  村长的神色放松,眼角有一丝下垂,带着安慰的笑容:“我们村里一个孩子,出去外面开公司了,还把他们的产品免费送几批过来。”

  “他的公司是做什么的呢?”

  “做我们干活用的拖拉机、收割机什么的,他说这些叫农业机械。”

  “好厉害啊。”卢苑由衷地感叹。“能把自己的工作和村里的产业结合在一起。”

  村长来了兴致,指着他办公桌旁的照片墙,示意她看第二排的第三张照片:“那就是他送机器时拍的照片。”

  卢苑站起身,凑过去看。照片里,一列人站在拖拉机前,都略带拍照时的拘谨,一个年轻人站在c位,朝镜头微笑。卢苑把下面的字念出来:“克里路农业科技公司。”

  好熟悉的名字。

  好像……前一段时间刚说到过这家公司。卢苑挠挠头,没能想起来具体是在什么地方。

  “咦,他好年轻啊,看着和我差不多大。”

  村长点点头:“他应该比你要大几岁。”

  卢苑对比了一下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差不了几岁的人,一个现在在为赚钱所烦恼,一个已经开了一家公司,并且能回馈村里。这差距真不是一点半点。

  “他是谁家的孩子呢?”卢苑知道村里的大家都很熟悉,可她还没听过有这么厉害的同乡。

  村长梗住,突然不出声。他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清水,轻轻地说:“他是一个孤儿,是被我们日升村领养的。”

  “当年……我才40岁,也在这个办公楼里干活。”村长自顾自进入了回忆模式,卢苑赶紧跟住他的思绪。

  “一个冬天的晚上,差不多六点半,我正要关门后回家。突然一个女声从背后传来,把我吓了一跳。”

  “转过身看,是婉容婶,她家就住在你家前头的两条巷子里。”

  “她怀里抱着一个布包,我就觉得是一个孩子。等她解开一看,还真是!瘦不拉几的,又张着他圆溜溜的眼睛一直看着我。”

  “是在哪里捡到他的?”卢苑忍不住出生询问,想要加快剧情。

  “在村头的桉树下。婉容婶那天从城里回来,在村口看到这孩子。大冬天的,一个红色布包,多明显啊。”

  “这孩子真是命苦,都不知道是谁的,也不知道要给谁养。村里有个寡妇要收养他,可她已经有五个孩子了。”

  “那后来要怎么办?”

  “后来,大家商量后决定一起养他。在这家待几年,到那家待几年,养着养着他就长大了。”村长抬头,目光盯着墙上的照片。

  “他很懂事,在村小读的时候年年考第一。初中去隔壁镇读,也是年年第一。到了高中,就考上省一中,直到大学去了e大,年年拿奖学金。”

  “他平时回来过吗?”

  村长看着地上,有些遗憾:“他不怎么回来,没有固定的家,而且当时的小孩还笑他。”他深深叹了口气,似乎要把这几年的不快都抒发出来。“他就偶尔打电话给收养过他的,然后每年过年打点钱回来。”

  村长重新靠回椅背,手臂放在额头上,挡住灯光:“造孽啊。”

  “是他在村里被其他人嘲笑吗?”不知为何,这一问一答的模式让卢苑觉得,自己俨然是一个记者。

  “也不全是小孩,老的小的、男的女的、看不起他的,都当面背地里侮辱他。”“哎”,村长用手搓搓脸,继续说道:“还有人骂他没娘养的,被婉容婶一扫把打过去,就不敢说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