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直播带全村走向富贵 第15章 自责

小说:我靠直播带全村走向富贵 作者:满江树摇影 更新时间:2022-08-05 03:51: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外婆果然还是知道了。

  卢苑盯着自己的鞋,时而不安地抬头看着外婆的脸。她那爬满皱纹的脸上,没有一丝妥协,她的嘴角倔强,眼神没有一丝犹豫。两人就这样耗着。

  外婆还是开口了,她的目光从化妆品上移开,落到卢苑的眼睛上:“你和他打电话?”

  “他”是谁,两人心知肚明,不言而喻。

  卢苑只能点点头。

  “他和你说什么?”外婆觉得,卢苑能生那么大气,一定是卢清泉提出了过分的要求。

  “没说什么,我就是生气他现在还打电话过来。”卢苑越说越心虚,刚才的豪言壮志已经抛掷脑后,这次约定,和外婆说并没有什么好处,只会徒增她的担心。

  外婆的眼神尖锐,仿佛要完全看透卢苑的内心所想:“你要是平时能对他有那么大的脾气,我就不会在你高中的时候每天都担心你受气了。”

  果然还是瞒不过她。

  卢苑只能简单地说一下,把具体的钱数和继母的行为忽略掉。

  外婆听罢,叹气,左手紧紧抓住椅子扶手,又倏尔放开:“他是个成功的商人,懂得利用你的软肋和弱点。你回来就回来,何必和他约定呢?现在这个社会那么自由,他又不是能绑着你。”

  “要是能绑,我早就把鲍卿绑在家了。”外婆的眼睛开始放松,眼神充满落寞。

  “我和外婆是一个想法的。虽然是个约定,我们没有白纸黑字签订,也没有录音。如果没能完成,他们也不能把我绑回去。”卢苑朝外婆挑眉,满脸的表情透露出“我聪明吧,快夸我”的想法。

  外婆听罢,眼睛瞪大,难以置信地看着卢苑。

  她向卢苑伸出右手,示意她把手伸出来。卢苑不解,但是照做。卢苑伸出右手,和外婆一样手心朝上。

  “啪”外婆憋一股恨劲,朝卢苑的手心用力打去,痛的卢苑瞬间冒出眼泪。

  “外婆?”卢苑难以置信,自从初中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被打过了。

  外婆咬牙切齿,每句话都用力地刻在卢苑的灵魂中:“你可以不答应,但是不能答应后不做。人贵在诚信,如果人人都和你一样胡乱应承,不履行,不都乱套了?”

  “君子要言而有信,要不轻易承诺。你读了那么多年书,居然还不懂这个道理。”她的眼里充满失望。

  “卢苑,不能贪图一时方便,就出卖自己的魂魄。如果你一直这样做,岂不是和卢清泉没有任何区别?”

  卢苑用力点点头,羞耻感、无力感、自责感都涌上心头,堵在喉咙。连眼眶都被泪水占据,她再抖动一下,估计眼泪就会夺眶而出。

  从没有那么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卢苑深深自责,自己还在沾沾自喜,其实对待卢清泉和继母的要挟,她也放弃了自己的原则,失去自己的底线。

  外婆接着说:“你答应的事情自己去解决,但是作为你的亲人,我们都会尽力帮你的。你需要帮助的时候可以和我和你舅舅说。”

  卢苑的嘴巴像是被封住一般,久久发不出一个音调。过了一会,她略带哽咽地说:“好的。”

  外婆走后,卢苑顶着模糊的视线换下汉服,穿上自己的睡衣,躺进被窝。伤心的时候,她最喜欢这种360°的包裹感,全身上下都被紧紧抱住,只有在这种时候,她才能全身心放松下来。

  可是大脑一直在活跃。她恨自己,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恨自己内心不甘却又早早妥协,原来自己是多么不堪。卢苑侧身,屈起膝盖,把自己抱住。

  被窝的温暖慢慢传进她的体内。

  从继母肖然和卢清泉提出要约定的时候,就不应该答应,而不是答应后不去做。这样的道理,她到现在才懂得。

  其实她并没有忘却和他们的约定,只是一直以玩耍的态度看待这次承诺和约定。

  她认为“反正那两人不咋地,我也不咋地好了”,但是这个承诺又时时悬挂在她的心头,每在她看到后台传来一声订单声,就会在她的脑海中涌现。

  这给她带来不小的心理负担。

  外婆说得对,她恐怕是在出卖自己的魂魄,这种失去自我掌控的感觉、这种明明知道无法做到,却又需要承担的无力感,正在她的心中蔓延。

  而现在该怎么破局呢?

  要不就是去和卢清泉服软,降低约定的金额;要不就是努力赚钱,达到约定的金额。

  其实这两个她目前都没能完成。前者,向他们低头,再去受他们的侮辱,去他们面前被狠狠地嘲笑?卢苑做不到。

  而后者,一年60w,一个月需要赚5w,这不是小数目,或者可以直接一点,这不是她一个普通人能做到的。卢苑皱眉,这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她目前只赚到2k2,加上视频的收益,会有2k9。

  “啊,何必呢?”卢苑放弃思考,把自己摆成大字,开始放任自己的思绪蔓延。

  果然只能多接广告了吧?这是作为美妆博主的红利。可卢苑一直坚持要选择优品,不能随意接广告来败坏自己的名声,如此以来,一个月有两次广告就算多的,一次广告大约2-3k。

  加上卖货,这次帮素玉婶在网店售卖,能有1k多的收入,如果帮更多人呢?如果有更多形式可以创造收入呢?

  卢苑问自己。

  只能去碰碰运气了。卢苑一直坚信,不做就永远失败,而做,才会有成功的可能。

  卢苑给自己打了一波鸡血,从床上蹦起来,跑出门。

  首先她要确保现在已经把握的东西。卢苑跑到素玉婶家,在外婆家的不远处。

  素玉婶家门大开,可以看到几人在院子里包装。卢苑敲敲门,引起室内几人的注意。

  素玉婶抬起头,看到是卢苑,她的圆脸笑出明显的皱纹:“是苑苑啊,要来看我们包装吗?”

  卢苑想来检查每一箱的质量。她朝素玉点点头:“我来确认一下质量,包装就麻烦素玉婶你们啦。”

  素玉了然,站起来向卢苑介绍:“这几位都是我的工人,都是村里人。”

  她扒拉开每一箱:“我们都是等到全部装箱后才封装,你可以看看,果子都很大,没有烂果。”

  卢苑录视频,尽可能每个箱子都翻一翻。都是不错的,卢苑放心下来。

  卢苑点开手机网店,确订单认数量:“现在下单的有200,你们现在包装多少了?”

  旁边的年轻小伙门清,他马上回到:“现在已经弄了100多了。”

  “一天包装一天发吧,这样烂果就不会太多。辛苦你们了。明天下午快递来的时候,我会过来的。”卢苑一边说着,一边走出门。

  她的目的地还在更远的地方。自从回来以后,卢苑就只在外婆家-国荣家-后山的范围活动,其他地方只能凭借小时候的印象走。

  七拐八扭,她在巷子里摸索,找到了熟悉的白色建筑,外墙都贴上白色的马赛克,留下二楼一间房间的两个窗子透出室内暖黄的光。看牌子,这是村长办公室。

  卢苑爬上楼梯,轻轻敲门。在安静中,铁门发出的响声就像在全世界回荡。像卢苑的心跳声。

  她太紧张了,她居然想和村长谈合作。

  卢苑刚才想明白,既然要赚钱,又想帮妈妈完成遗愿,她可以将两者结合,完全搞助农项目。而她之前还想逐步扩张,太慢了,这在一年恐怕完成不了。

  倒不如一口气直接揽下来。

  她听见室内的声音,悉悉索索,一个男人沉重的脚步声响起。门被打开了,随之而来的烟味传进卢苑的鼻腔。

  卢苑捂起鼻子,皱着眉毛看开门的男人。很明显,这是村长,与外婆生日那天看到的他相比,现在的他更加沧桑,带着一丝迷茫。

  男人开口:“你是……阿四婶的外孙?”他努力辨认。

  卢苑看向村长的身后,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有好几根烟头。

  回归视线,卢苑这才和他打招呼:“村长好,我是卢苑。有件事想找您商量一下。”

  村长让她进屋,又把门打开,把风扇打开,把窗户打开,试图把室内的烟味全部弄散。村长又给卢苑倒杯水:“茶已经喝完了,你喝水吧。”

  “没事。”卢苑道谢,接过茶杯,放在桌子上。“那么晚了,村长还不回家吗?”

  “我在想事情。”村长用粗糙的手掌搓搓自己的脸,深深叹出一口气。

  很好,村长不避着她。卢苑本来还担心村长会认为自己还小,不愿意和她合作。

  “是滞销的事情吗?”卢苑一句点破,村长有些不自在,架在他膝盖的两手紧握。

  他也只好承认:“是。你听阿四婶说了吗?”他的花白头发在灯光下更明显,让他脸上的晒斑显得柔和。

  卢苑点头,接着说到:“最近,我在帮国荣叔和素玉婶卖货,成交额还不错,想看看能不能帮到村长。”

  村长听到这个消息,有些喜出望外,他两边的眉毛挑起,额头出现几条抬头纹:“你去哪里卖的?”

  她摇一摇手里的手机,故作神秘地说到:“用它。”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