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直播带全村走向富贵 第13章 对弈

小说:我靠直播带全村走向富贵 作者:满江树摇影 更新时间:2022-08-05 03:51: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以前还没意识到,现在卢苑对于小茜马上就要上大学这件事,有了更具体的感受。是啊,孩子都那么大了。

  该教她点什么。

  卢苑从自己手头擅长的东西梳理,想到可以让小茜学剪辑。不仅视频剪辑很好上手,而且在大学里,会制作视频是一项可靠的技能。

  “哼哼,而且可以让小茜帮忙剪剪视频。”卢苑忍不住为自己竖个大拇指,这都能发展帮手,不愧是你。

  她还想教她化妆,既然上了大学,指不定有需要化妆出场的时候。也不能浪费了她那天生的美貌。

  小茜和国荣一起回来时,太阳已沉下一半。听了一个多星期,卢苑学会辨别国荣叔的车声,那停车时从发动机位置传出来的“呜呜”声,除了在国荣叔那老旧的小面包车上,其他地方还没听到过。

  小茜把这声音称为汽车爷爷的歇气声。

  卢苑从自家厨房出来。看到小茜从副驾驶跳下来,怀里抱着一个大盒子,顶着无比开心的笑容朝自己跑来。

  “苑苑姐,我爸给我买电脑了!”

  国荣媳妇听到声音,也出来看,听到小茜的话,又转而注意到她手中硕大的电脑盒,嗔怪自己正在停车的丈夫:“怎么买电脑了?在学校读书要用什么电脑?”

  小茜一脸委屈:“妈!我同学高中就用电脑了!我都没有。”

  卢苑也帮忙说话:“读大学的时候,用到电脑的地方更多了。有时候老师的作业也要求用电脑做。”

  得到支持的小茜开心地抱住卢苑的手:“对呀对呀,而且苑苑姐可以教我怎么用。”

  国荣媳妇也只是嘴硬心软,她口头反对,却怜爱地看着满足的小茜。卢苑对他人的视线比较敏感,很快就捕捉到这对母女之间的自然互动。

  本来已经忘却了这种从心底油然而生的羡慕。在大学舍友打电话向家人撒娇的时候,卢苑总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鼓捣化妆,表面上是一直沉迷在化妆中,耳朵却一直竖着,舍友撒娇的语气不断穿进耳朵,一阵一阵打在她的心上。

  她也想向爸妈撒娇。所以她才会那么快答应前男友的追求,有一个人无微不至地呵护自己,为什么要拒绝呢?不料却遇上了渣男,走上妈妈的老路。

  卢苑微微叹气,思绪回归现实。

  “呀,我的红烧肉!”卢苑赶紧跑回厨房。

  晚饭后,卢苑洗完碗,过去隔壁找小茜。她正在客厅开电脑。无比期待的她肩膀一沉。转头一看,卢苑的手搭在她的肩上。

  卢苑向她挑眉:“骚年,你想学习大学武功秘籍吗?”

  “什么秘籍?”

  卢苑不逗她了,收回架放在她肩膀上的手,坐到沙发上,正色到:“你想学视频剪辑和化妆吗?”

  “可以吗?”小茜的大眼睛发出期待的光芒,照在卢苑的脸上,有些招架不住。

  卢苑摸了摸砰砰跳的心脏:“你愿意就可以,我每周用两个晚上来教你,保证你能在开学前成功入门并精通!”卢苑想了想,又补充道:“精通是广告效果,具体情况因人而异~”

  “那……我来帮你,就当学费了!”好家伙,卢苑还没提起,小茜就自己提出要当帮手。

  “好呀,那你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的助理。”小茜光荣地点点头。

  “首先,你先来熟悉一下你的电脑。”卢苑指了指她的电脑,现在还处于初设定的状态。

  接下来一周,国荣家没有水果成熟,网店进入停滞期。纵使有粉丝和买家催促出新货,她也无能为力。卢苑把心思放在美妆视频上,正桌前想新美妆视频的构思,听到楼下有敲门声。

  “砰砰砰”

  这声音让她心觉怪异。外婆去散步,除她一人外无人在家,如若有突发事情,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犹豫一秒,还是下楼看看。

  拉开沉重的木门,是素玉婶在往里望,卢苑在外婆生日时见过她,对她非常标志的圆脸印象深刻。看到卢苑开门,她原本严肃的的嘴角上翘,露出笑容:“苑苑,你外婆在吗?”

  原来是来找外婆的。卢苑放心下来,只要不是需要让她解决的事情就好。

  “外婆出去了,您下午再过来吧。”说着,便要关门。

  素玉赶紧伸手去挡“哎哎哎,别呀,我是来找你的。”

  卢苑用木门挡住自己的身体,从门后伸出头,颇有疑惑地看着她:“找我的?”

  在客厅,卢苑喝了一泡茶,终于明白素玉婶此行的目的。

  素玉不安地看着她,对方气定神闲、若有所思,喝一口茶。

  “素玉婶,我和国荣叔商量好给我分成的,您这边能接受吗?”既然自己缺货,她缺客源,两人合作对双方都有利。何况卢苑本就打算要从国荣家逐步扩大到日升村其他果园,这波算是梦想自己找上门了,卢苑内心不知有多激动。

  不过合作还是要先兵后礼,把分成的事情先商量完,能接受的话,其他东西讨论就容易了。

  “好说好说,肯定不能让你白干活。”素玉一看有机会,连忙答应。她又凑近,瞪大长眯缝眼,看到卢苑的睫毛微翘,轻轻抖动盯着茶杯里漂浮的一片茶叶,问:“国荣和你说多少?”

  “三七分,他七我三。”卢苑又喝一口,继续说道。

  陈素玉一听,掰指头算,嘴里念念有词,算了好一会。

  “不行,太亏了,还不如不卖呢。”

  卢苑差点笑出声,还是要保持形象:“素玉婶,不论您平时给经销商的价格是多少,我帮您卖,在网店上是用零售价算,减去共同分担物流的成本,这样的分成恐怕比经销商反复压价有利吧?”

  她观察陈素玉的表情,果不其然舒缓了很多,还是目光躲闪,有些犹豫。

  卢苑把玩茶杯,“我和国荣叔他们第一次卖货,两天卖出200箱;第二次是三天成交400箱。”

  她只陈述事实,摆数据,不加评价。卢苑从茶杯移开眼光,看到素玉眼神中的羡慕。

  “这么多啊,国荣媳妇都没和我说。”

  卢苑趁热打铁:“不过我们自己开店卖,就没有像和经销商打交道一样,弱化售后。相反,每一单我们都需要负责质量、物流方面的反馈。”

  “这点您卖水果那么久,应该也是知道的。”

  素玉一直看着卢苑。和第一次见面相比,这孩子的气场不一样了,但是说不上哪里不一样。凭借自己多年做生意的经验,若是顾客,卢苑属于不好拿捏的类型。

  那可不,上一周见到时,自己还是文文弱弱、犹豫不决、眼神闪躲,俨然一副很好欺负的样子。现在却坐直身子,语气沉着地和她说了那么多。卢苑内心也在腹诽自己,太会装了。

  素玉挣扎一会,开口:“我懂~我听国荣媳妇说了,苑苑可专业,我相信你。”

  卢苑心里重重歇了口气,和长辈交涉太可怕了。因为家庭的缘故,她见过的亲戚不多,过年时也只在自家过,很少去长辈家串门,定是指不上游刃有余。

  同时,老一辈那种似乎能看透心灵的眼神和老道的话语,总是让她难以表达自己真正的需要。

  刚才临时想起在公司工作时学到的交流技巧。带她的小老板说过:越是说话清晰、明了、坚定,对方就越容易相信自己。她的实践证明小老板的方法是对的,卢苑微微抬头看天花板,在心里朝想象中的小老板点了个赞。

  不过她还没能做到长时间直视对方的眼睛和面部。具体的感受就是怕对方看到自己怯懦的表情。

  “行,那素玉婶您要卖什么?有多少?打算卖多少钱?”既然现在把条件都说明白,接下来就好商量。

  ……

  “您慢走。”卢苑又一次把木门关闭。送别陈素玉,她紧绷的后背瞬间放松,蹦蹦跳跳回房间。

  太好了太好了!有新的货源,也有新的化妆视频。

  走廊外,天气很好,白云在蓝色背景板上漂浮,像棉花糖,又甜,又轻快。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