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直播带全村走向富贵 第6章 作恶

小说:我靠直播带全村走向富贵 作者:满江树摇影 更新时间:2022-08-05 03:51: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炉在轰隆隆烧,几条巷子外都可以听到这热闹声,是村里做红事宴请的节奏。外婆家里熙熙攘攘,楼下似乎有很多人在七嘴八舌。虽然是白天,灯也开得通亮,从走廊伸头往下看,有几把木桌在院子里支愣开,围着红布。卢苑少见这么大的阵仗。

  她不敢下楼,这种过年时和七大姑八大姨对线的场景,已经很久没有看到。

  蹬蹬蹬,突然传来脚步声,小茜跑上楼梯:“苑苑姐,我妈妈叫你下楼。快来!我们一起玩。”

  真是热情难却。卢苑被拉下楼,两人刚走到客厅,小茜看到有好吃的,又不管她了,直奔水果。

  坐在木椅上,原本在院子里的几个伯伯婶婶都围过来,几脸期待地看着她。

  “苑苑现在都是大姑娘模样了。”

  “小姑娘打扮得真好看,还会化妆。”

  眼前是记不清身份的长辈和那热情的目光,卢苑有些为难,统一问好:“叔叔阿姨伯伯婶婶好。”

  卢苑这落单小鹌鹑的模样,成功让大家都笑了。

  一个圆脸的婶婶开口解围:“为难孩子做什么?她多久没回来了,还想她能一个一个叫名字吗?”

  卢苑无比赞同,差点就想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头发有些花白的阿姨不干:“切,说得好像你不想这样似的。”

  坐在她旁边吸烟的叔叔吐出一口烟,玩笑道:“那就赶紧的,现在认人。”

  卢苑招架不住那么热情的长辈,此刻非常希望有人能解救她。

  正巧,小茜仗义,给卢苑也带了水果,整盘端进来:“你们在干嘛呢?都五六十岁的人了,还逗苑苑姐呢?”

  她把盘子放在桌子上,招呼大家吃。拉过卢苑一个个介绍。

  原来,圆脸婶婶是陈素玉,鲍国安家的,从邻村嫁过来。花白阿姨是李珍,村里有名的高龄剩女。而吸烟叔叔是李珍的哥哥,叫李礼。还有一个身材高大的婶子,是外婆的邻居张小玉。

  卢苑默默记住。

  另一位长脸婆婆本坐在客厅外,到里边拿小茜带来的梨子,也凑热闹:“苑苑记得阿姨吗?阿姨带你去我家地里摘过梨子。”

  陈素玉“啵”嗑了一颗瓜子,把瓜子壳丢到长脸婆婆身上,嫌弃道:“你都七老八十了,好意思说自己是阿姨呢?”

  长脸婆婆不恼,笑嘻嘻把瓜子壳丢到旁边的垃圾桶。

  李礼又吐出一口烟:“这是村长的嫂子,鲍杉媳妇鲍珊。你听听听他们夫妻两名字,真是绝配!”

  似乎经常被吐槽,鲍珊回怼:“你可收起的你烟吧,在老四婶家也敢抽烟呢?你个老烟鬼。”

  这边热热闹闹,却少了主角。卢苑有些纳闷,外婆去哪了?自从午睡后就没看到外婆的身影。她望着四周,都是陌生面孔,低声问小茜:“小茜,你有看到我外婆吗?”

  小茜指了指门口。

  外婆在巷子里和一个男人说话。男人穿着略微透明的白衬衫,看出里面打底的背心,下装搭一件夏季薄款西装裤,插着腰,黝黑的脸透露着凝重,花白的头发增加了他表情里的沧桑。

  卢苑不知道外婆和他在说什么,但是似乎是要紧的事情,外婆也一脸严肃,时不时皱眉。

  明明今天是外婆生日啊。

  卢苑在一旁等着。他们说完后,外婆转身,正要进院子,看到在门口的卢苑。

  外婆的脸瞬间多云转晴,向她招招手,拉过她的手臂:“来苑苑,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村长伯伯。”

  原来这就是村长。卢苑收拢双臂,微微点头:“村长好,我是卢苑。”

  “好,都这么大了。苑苑今年大几了?”

  毕业后的人最喜欢被误以为还没毕业,卢苑嘴角提起,满脸开心:“我毕业一年了。”

  “那长得显小阿。这次是休假回来看外婆?”

  “不是,要待蛮久的。”

  村长看到另一个人,找他有事,表示自己先走开。

  外婆乘机问卢苑:“你回来我也还没问你,你现在有工作吗?”

  “我辞掉了。外婆,我先在这待一段时间。而且我有一些兼职,不会没收入的。”卢苑不知道该怎么和外婆解释自己的美妆视频,只能这样泛泛而谈。

  在外婆嗔怪的眼神下,卢苑有些遭不住了:“哎呀外婆,我保证很快去找工作。”

  工作这件事先放一边,和卢清泉的约定还八字没一撇呢。六十万,这不是普通上班族一年能赚到的钱。卢苑知道自己必须另辟蹊径,可还没主意。

  卢苑出神,跟着外婆坐到桌席中。

  外婆今年81岁,以前在村里做妇女主任,退休后大家也很敬重她。看外婆进座席,旁边的一个矮胖的男人站起身,帮外婆拉出椅子。

  “老四婶,来坐。”

  外婆问他:“你们家今年收成如何?销路通吗?”

  闻言,他面露难色:“今年收成很多,梨子、桃子,还有一些西瓜。但找不到买家。”

  从外婆和他的谈话中,卢苑了解到,原来刚才外婆和村长在说的是今年村里的农产品滞销问题。

  “不止你们家会,村长说有好几家出现这种情况。”

  “今年很多地方收成好,以前来我们这拿货的几家,今年都不来了。”

  听到外婆说这些,另外几人也围上来,原本他们只是在一旁坐着,聊聊天

  外婆虽然是个小个子,年老后愈显矮小单薄,在大家的包围下,给卢苑的感觉是高大的地位形象。

  “阿四婶你就好啦,外孙女那么大了,儿子去城里干活,小女儿也嫁了,家里都没人务农。自然不用担心这些。”一个面中刻薄的瘦高女人开口,她的声音尖细,和她的外貌很匹配。

  矮胖男人听了很不舒服:“陈湛茹你怎么说话呢?”

  “我在说事实,你就说说是不是吧。阿四婶家的地在几年前就包给鲍国荣,她拿着每年的固定租金就可以了,现在不愁这些的。”陈湛茹最气不过阿四婶多管闲事,明明和自己没有关系,总是要插一脚。

  国荣媳妇本就在旁边,听到陈湛茹提自家,也站出来:“阿四婶平时也很关心我们的收成,她这一辈子都为我们村做了多少贡献,大家可是有目共睹。”

  “好啦好啦,你们在吵什么呢?你们滞销的事情才重要,我都要进棺材了,不缺你们几声赞美。今天我生日,大家看在我的面子上,乐呵乐呵。”

  全程看下来,卢苑紧张得大气不敢喘,看来大家平时也有不愉快。和大城市“回家就关门”的生活习惯不同,住在村里的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个个彼此熟悉,因为产业相似,又容易有利益冲突。

  而且,似乎这个瘦高的阿姨和外婆有些过节,她一开始1的语气就带冲,说话像鞭炮的。

  卢苑挽起外婆的手。老年人的皮肤松弛,软塌塌的,垂在骨头下面,摸起来很好玩。外婆轻轻地拍了拍卢苑的正作恶的手,并不阻止。

  像是挑准了时间,这时候,打下手的阿姨端三盘菜进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大家纷纷坐回自己的座位,等待上菜。终于又有了宴会的感觉。

  小茜坐在卢苑旁边,凑近她的耳朵,眉飞色舞:“端菜的这个阿姨是厨师的妈妈。他们一家是村里唯一一家专门负责宴会的。听说厨师去外面学过的,他做的菜可好吃了。”

  她说得卢苑也很期待。

  第一道菜是卤味拼盘,第二道菜是长寿面,第三道菜是白灼草虾,第四道菜是应季汤羹……都是传统的日升村口味,和c城的菜相比,多了麻辣和香油的味道,很合卢苑的胃口。

  妈妈有时候也会尝试烧日升村的菜,可惜她的厨艺和学习能力相比,一个在地下,一个在天上,要不是烧糊了,就是没煮熟。和妈妈一起住的时候,卢苑就学会做饭,从初中开始承担家里的煮饭业务。

  这也成为卢清泉吵架时,攻击妈妈的一个理由。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