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直播带全村走向富贵 第5章 单薄

小说:我靠直播带全村走向富贵 作者:满江树摇影 更新时间:2022-08-05 03:51: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妈妈的病和她的英年早逝一直都是外婆的禁忌。她那乖巧、聪明的女儿,她最引以为傲的女儿,考上名牌大学e大,甚至可能会成为全村第一个研究生,却在最美好的年纪郁郁寡欢、香消玉殒。

  这想必在村子里也有不少传闻。

  卢苑想起妈妈最后在医院的日子。那正是卢苑初三的暑假,初升高考试后,她每天都会陪在病房里照顾妈妈。

  一天午后,卢苑给妈妈削苹果,正训练自己一刀连续不断地削完整颗苹果。

  病床升起一定的高度,妈妈垫着枕头,微微卧坐,看着卢苑的手上的刀,说要给她讲故事。

  她用虚弱的语气,用虚构的名字,跟卢苑回忆自己的一生,说起彼特和安迪相知、相恋、相爱、结婚、生子、破裂,说起安迪还未完成的学术梦想,和安迪的童年。句句在说别人,又字字在说自己。

  那天,卢苑的苹果皮断得稀碎。

  可能是有什么咒语,妈妈从小失去父亲,所以更渴望和异性的亲密关系;而自己,从小缺少父爱,也对感情十分向往,却都被狠狠地伤了心。

  夜晚,卢苑洗去赶路带来的浑身粘腻,躺在床上。她打了个哈欠,眼泪从眼角流下,早上太早起床了,现在堪堪八点就困意上心。

  她两手支撑在头发下作枕头,望着新的天花板。小学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小矮子,在这个房间的各处角落玩耍,缠着妈妈陪自己玩。现在的她看来,房间不大,甚至两个人住一定有些捉襟见肘。

  窗外是昆虫的鸣叫声,还有街坊小孩的打闹声,伴随阵阵夜色从窗外传进来。这就是天然的数学课,听着“吱吱呀呀””呼呼哈嘿“的叫声,她的上下眼皮止不住打架,蠢蠢欲睡。

  不过还是惦记着自己的美妆视频,她撑起身子。

  卢苑现在的房间是妈妈以前住的屋子,到处都能看出妈妈装饰的喜好。妈妈喜欢格子布料,拉了一米绿格子做窗帘,还把窗框漆成白色。窗前就是梳妆的桌子,也是妈妈的书桌,铺着黄色的格子布。原本放在桌面的书都被外婆收进箱子里。剩下妈妈最喜欢的一束假花,橙红色的多头玫瑰,插在透明的花瓶里。

  这些外婆都保留着。

  卢苑自认为比妈妈过得糙,现在重看妈妈的房间,果真如此。自叹不如,她有一个直觉,如果妈妈成为一位视频博主,一定能比自己有更多粉丝。

  她从行李箱里拿出自己的化妆镜、化妆灯等设备,再拿出化妆包,把里面的盒子瓶子一一摆在桌面。把摄像机架在桌面上,调整拍摄角度。

  这次准备化个清新校园妆。

  用妆前乳把黑眼圈遮住后,她均匀肤色,涂上薄薄一层粉底。画上细蓉蓉的野生眉,用眼线笔在内双的眼皮褶里拉出小小一段眼线,增加眼睛的有神。她用裸色的眼影,再画上小卧蚕,不加太多修饰,不用大面积眼影和又长又翘的假睫毛,也不刷修容。

  来个点睛之笔,她在眼下点了一颗痣。

  校园妆的思路在于保留纯粹感,留下小瑕疵更加真实、灵性。

  看着镜中的自己,卢苑仿佛看到学生时代的妈妈对自己微笑。那是她在妈妈的学生证上偷偷看到的,戴着眼镜,一脸自信而青春无限的妈妈,眼神中充满对未来的把握。

  化完停止录视频,把相机固定在三脚架上,连上蓝牙按钮,开始拍照,摆上看书、远眺等动作,修片。再把成品照片和视频结合起来,剪辑、加字幕,新一期视频就做好了。一共耗时一个半小时。

  新视频一发出,刷新就有三个评论。她的粉丝粘性还可以,在毕业后这段时间里,她更新频率降低成每周两次,还能再增加1万粉丝。

  她在意粉丝对新布景的意见,点开新评论。

  id‘和哈哈哈’:“卢蒂什么时候要再开直播?好久没看到活的卢蒂了!”

  id‘我只做我本身’:“新风格好清新啊(赞jpg)”

  id‘一米阳光’:“直播加一!”

  毕业前,卢苑开过一次直播。当时直播自己化毕业妆,连同一会拍毕业照的时候也在直播,粉丝们和她一起体验了云拍毕业照,算是很有说服力的一个妆容,当时吸了几百个新粉。边化妆边和观众聊天,感觉还不错。

  卢苑也来了兴致,在评论区问直播时想选择什么妆容,并约定直播时间。

  “嗯……什么时候好呢?”无意识中,卢苑翘起二郎腿,右手放开鼠标,撑在下巴。又想起这个动作会导致大小脸、脊柱侧弯,赶紧放开。她思考时的小动作太多了。

  看一下多出来的十几条粉丝的回复,她笑了。

  id‘多少樱桃’:“择日不如撞日,那就现在吧。(确信jpg)”

  算了,靠不上她们。卢苑自己定好时间,还要做一些准备,后天晚上吧。

  新化的妆容马上卸掉有些可惜。以前卢苑会顶着新妆容去外面逛逛,买买衣服、吃点烤串、烤肠或者凉拌。但是现在在村里什么都没有。她决定下楼给外婆看看。

  外婆正坐在巷子里和国荣媳妇说话。夏天晚上村里大家都喜欢早早洗完澡,出来吹晚风、聊聊天,有的还会去村里的娱乐中心唱戏、唱歌,可以除去一身的暑热,也在白天的农活之余有些娱乐。

  坐在竹椅上,外婆本凑近耳朵听国荣媳妇说话,听到卢苑叫她,抬起头。

  看到卢苑,外婆愣了,张开嘴巴久久没有说话。

  国荣媳妇也发现:“苑苑化妆后真像你妈妈。”

  外婆的眼睛微微湿润,手颤抖。她伸手要抚摸卢苑的脸。卢苑见状,蹲下来,和坐在小竹凳上的外婆齐平。

  外婆粗糙的手抚上她的脸,痒痒的,也抚在她的心头。

  国荣媳妇看不下去了,老太太这也太煽情,赶紧换个话题。

  “明天你外婆生日,你可以给她化得美美的。”

  “外婆明天生日!我回来得太是时候了。”

  快十点,已经很晚,国荣媳妇让她们回去,外婆该休息了。卢苑扶着外婆从竹椅起身,进屋,外婆拉住她,带到自己的床前。

  “苑苑,你真像你妈妈。尤其是化妆后。”

  卢苑的心有些抽痛。明明只是化了新妆,想给外婆看看,却像是撕掉了她心上的结痂。那么多年来,外婆恐怕没有从这件事里面走出来过。

  其实自己……早已有些麻木。

  外婆的眼里留下了泪水。“我很高兴,又看到了鲍卿。”

  这一晚,外婆回忆往事。从妈妈的出生、牙牙学语、在外婆种庄稼的时候在田埂里玩耍、到妈妈外出读书、拿奖、升学,到带卢清泉回家、抱着苑苑回家……外婆的回忆里,是更立体、更全面的妈妈。

  比起她只和妈妈待过十几年,作为女儿一直享受着妈妈的照顾,外婆独身把妈妈带大,她对妈妈的感情更加浓烈,是真正的浓于血。

  卢苑以前还觉得失去妈妈的自己非常可怜,可是现在,她觉得那样想只是为自己考虑,很自私。壁灯在房间里投射昏暗的光,失去女儿的外婆身形单薄,脊背微弯,影子似乎一戳就破。

  她一把抱住外婆。

  回房间,她把妆卸掉,没有心情收拾桌上的东西,一跳跃进被窝,蜷缩在床上。

  “我是不是把事情搞砸了?”

  她心里揣揣不安,没来由地感觉对不起妈妈和外婆。不敌困意,她缓缓睡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