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直播带全村走向富贵 第4章 梨子

小说:我靠直播带全村走向富贵 作者:满江树摇影 更新时间:2022-08-05 03:51: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说阿四婶,外边太热,咱先进去。”载苑苑回来的叔叔坐在驾驶位,大声对车窗外的外婆说。

  卢苑把外婆搀扶上副驾驶,这是车里唯一的客位。外婆推了推她:“你小姑娘细皮嫩肉的,来前面坐,我去后面”

  听罢,卢苑眼睛都红了。湿润差点就遮住了她的视野。没想到外婆会到村口接她,村口距离家里还有一大段距离,走起来也得十几二十分钟;也没想到外婆会给自己让位置,明明她才是最需要的。

  她帮外婆把车门关上,上车座后,找到伯伯买菜的马札椅,转身对外婆说:“我用这个就好啦。”

  车又启动了。外婆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对卢苑说:“苑苑你叫叔叔了吗?他是我们邻居家国荣叔叔。小时后还带你去小溪里玩。”

  国荣专注于路况,一边驾驶,一边和外婆说:“叫了,苑苑可礼貌了。”

  原来是国荣叔叔。难怪看着眼熟。他是外公家族里的亲戚,同一个宗祠,都姓鲍,和外公家往来亲密。说起来,他好像有一个女儿,记忆中,她还是个小不点,扎着两个冲天马尾辫,一直跟在自己后头,跑起步来辫子一晃一晃的。

  “国荣叔,您的女儿今年读几年级啦?”

  国荣听到卢苑问起自己女儿,眼角带着一丝宠溺,语气明显软和:“小茜今年高三,这不刚考完,在家玩。”

  外婆补充道:“你国荣叔还有个儿子呢!现在四岁。”

  “哟,四岁啦。那么大了。”

  卢苑发现,自己没回日升村的时间太长,记忆里都是老旧的东西,需要花一些时间来更新一下。

  “可不是嘛,国荣现在每天去城里卖菜,多赚点钱,交这两孩子读书。”

  俩孩子,一个要读大学,一个读幼儿园,都是急需钱的年纪。国荣天天开车两个小时去城里,出发前还要先割菜,不得三四点就起来。

  他比卢清泉还小,却因为常年在田地里干活,风吹日晒,肉眼看要比卢清泉年长不少。

  卢苑心里一沉,勤劳的劳动人民呐,手上的割痕和脸上的晒斑、黝黑的皮肤是他们劳动的象征。

  对日升村的感情又增加了。

  中午刚过,村里一片安静祥和,路过几声狗叫和鸡啼,剩下的就是无边的蝉鸣。空阔发白的天空下就是无尽蔓延的山,日升村在山腰上,无限接近于天空。正是因为如此,日升村的村民才会认为自己最快看到日出,村子也因此得名。

  听到自家汽车的停车声,国荣媳妇放下手中在择的白菜,快步从屋子里跑出来。她把手在围裙上擦两擦,整理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

  “阿四婶~来。”国荣媳妇打开客座的门,展开左手给外婆借力,把外婆搀扶下车。

  卢苑跳下车,抖搂自己的腿肉,又摸了摸自己硌疼的股肉。在车里坐马扎还是有些为难她一米六七的身高,脚怎么放都不舒坦,椅子也不够高。

  “国荣婶好。”卢苑还记得她,有时候她和小茜玩累了,就在她家里睡午觉。一个孩子醒来,就会把另一个孩子也叫醒。两人蹬蹬蹬跑去楼下找国荣婶,一般这时候她都在巷子里洗刷农具。看到孩子们下楼,她会起身到厨房,削桃子给她们吃,记忆中的桃子一瓣一瓣,粉嫩嫩、水灵灵的,可甜了。

  “苑苑,来。行李让国荣给你提上楼去。”看着卢苑要回车厢内拿行李,国荣媳妇连忙阻止。“我们去客厅坐着,歇息会。”

  跟着国荣媳妇进了自家门,卢苑发现家里的装修还是老样子,但又多了时间的沉淀。对比记忆,小瓷砖砌的墙面有些变旧,绿色的褪色了,白色的变黄了,灰的变浅了,养了十几年的绿萝爬满整墙。院子里的小池里面,还养着几尾鲤鱼。

  布局也一模一样,进门小院子,接着是小客厅,旁边就是外婆的房间,另一边是厨房、卫生间和杂物间。每一个房间门前都有竹帘,隔绝了外面的热气。

  进了客厅,也是那个模样。木椅、木沙发、老装饰画,还有各种小摆件。虽然旧,但看得出外婆经常擦拭物品。老式音响披上蕾丝布,桌子上一尘不染,茶几也整整齐齐,连舅舅结婚时的娃娃也都光洁如新。家里也还是没有电视。

  外婆也进来了,她从厨房拿了几颗梨子过来。放在搪瓷盆里,圆咕隆咚的梨互相碰撞,发出沉闷的声音,一看就是很有水分的梨。

  卢苑接过梨。大颗青梨的皮不涩,大口咬开,在嘴里爆开它清甜的汁水,顺着喉咙下去,瞬间化解了她几个小时路途的劳累。

  “这梨真好吃。”卢苑感叹。

  外婆也在吃梨。她的牙口不好,好几颗牙已经掉了,自己带了一把水果刀,一片一片片下来,再放进嘴里慢慢磨开水分。

  “好吃吧?这可是自家的梨。”国荣媳妇骄傲,声音也尖了不少。“自家梨的品质肯定好。外面的不知道打多少农药、催生膨大,这在日升村都是没有的事。”

  “哇,是国荣叔家种的吗?”

  国荣媳妇点头。

  外婆磨完半颗,得闲说道:“以前你舅舅也一起种。他出去的时候,几十棵树也都包给国荣了。”

  说到舅舅,卢苑也问出自己的疑惑。“舅舅是什么时候出去的?我昨个打电话给他,才知道他现在不在日升村。”

  “四五年了。带着他媳妇一起出去,想着要有孩子,去个大城市,孩子上学好。”

  “舅妈也生孩子了?”

  “是啊,三岁了,马上就要去幼儿园。”

  “他以前在种果树,那去城里找什么工作?”

  “销售。他在推销手机。”

  国荣媳妇说:“销售这活,就是干越多,赚越多。”

  外婆点点头,转而又叹口气,轻轻说道:“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没本事给他们找工作,也没本事安排他们,就让他们自己来吧。”

  “可不是吗?我家小茜也是,现在就等着看她能考到哪里去,要是不好读,回家一起种菜种树吧,我也不会说什么,没过几年,找个好人家嫁了。”

  卢苑听着,真不是个滋味。农村青壮年为了生活更好、孩子的教育资源更多,都纷纷外出打工。而家里就剩余老人看家,所以最近关于“空巢老人”的新闻越来越多了。有的因为工作繁忙,也会把孩子留在家里给长辈带,也有“留守儿童”的说法。

  她自己在大城市上学,也知道这种区域不平衡的教育资源差异是明显的,当初外婆狠心逼着卢清泉接收卢苑,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其实附近的村庄,这几年都有不小的变化,新学校、新工作条件都在支持下慢慢发展,孩子和青年外出的情况比上前几年,好上许多。可因为日升村更加偏僻深入,似乎还没有很明显的改变。

  “小茜呢?她现在在家吗?”卢苑想起童年的玩伴。

  “她在家睡大觉呢。”妈妈对自家孩子总是那么不留情面,国荣媳妇恨铁不成钢。“她现在考完了,天天玩,玩累了就回家睡。等她睡醒,我叫她过来找你。”

  卢苑笑了,点点头:“考完了就放松一下。”

  “她成绩差的,你妈妈和你就都厉害。”国荣媳妇一脸艳羡。“要是小茜有那么聪明就好了。”

  外婆本是放松的。听罢,有些不高兴,脸色僵硬,说话也冲:“学习好有什么用,找个烂人就什么都没了,把命都搭进去。”

  国荣媳妇自知说错话,连忙说:“这也是那个男的的错,所以我说要找个好人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