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直播带全村走向富贵 第1章 正忙

小说:我靠直播带全村走向富贵 作者:满江树摇影 更新时间:2022-08-05 03:51: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您好,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sorry!thesubscriberyoudialedisbusynow,please……”

  周六晚上八点,卢苑终于结束一周的加班。走进电梯,她拨打男朋友崇艾的电话,毫无感情的电子音又一次在耳边响起。

  没拨通。

  不等它播放完,卢苑把手机从耳边拿开,面无表情。按下一楼键。

  这一周以来,这句电子音她听过成千上万次。

  卢苑和男友大二时在一起,到现在已有四年,异地相处一年。

  一年前,大学毕业,两人约定好一起留在d城发展。为此,她放弃了家乡的offer,在d城重新投了两个月简历,终于找到一家称心的公司。就在她签完三方合同后,男朋友却突然不辞而别,回到自己的家乡。在她的不断追问下,他说家里人在c城为他安排了一份工作。

  从此他们就开始了网恋,隔着屏幕用文字聊天,少数时候能用视频来代替现实的见面。

  这一年来,卢苑深感异地恋的不便。

  他的工作忙,经常加班,回消息的次数比在学校时少了许多,又经常用以加班为由拒绝她的视频。特别想他时,卢苑只能依靠回看聊天记录来缓解思念。

  本想着这个月辞职,去c城重新找工作,能够和他同城。

  可是这周起,卢苑联系不上他了。他的电话、社交账号都没有回应,发出去的消息像丢出去的漂流瓶,毫无音讯,没想到在异常发达的网络世界,还能有找不到人的时候。自己似乎被隔离在他的世界之外。

  一开始,卢苑非常担心男友是否出事,连续拨打电话,迟迟未接。不得已时,卢苑找到了男友的几个好哥们,备注好添加理由,却也得不到回应。这时,她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他们好像是故意躲着她的。

  因为加班,卢苑没来得及自己做晚餐。边走边出神,她在回家路上随意拐进一家便利店,买了速食鸡排便当,凑活着填饱肚子。

  墙壁上的时钟显示九点半,微波炉发出“叮”一声响,便当热好了。接过店员递来的腾腾热气,她坐在便利店临街的座位上,掰开筷子打算开始吃。

  突然灵光一闪,她想起男友有微博账号。她拿起手机,打开许久未用的微博,搜索到男朋友的账号。看到最新动态,她的眼睛就被突如其来的眼泪糊住。

  前天,男朋友公布新的恋情,不仅圈出新对象的账号,还发了新人的合照。

  照片上的两人亲密依偎,十指相握。她曾经熟悉的男生侧身,闭眼亲吻女生的脸颊,他的身边,女生甜蜜地露齿笑,那副单纯的样子就和自己曾经一样。她的笑容是多么的刺眼。

  这条公开博底下的评论区都在祝福她的男友,如果她不是受害者,看到照片上幸福的两人,她可能也会祝福。可惜现在她只有心痛。

  不能叫他男朋友了,现在是前男友。

  用力抑制住从心里泛上来的层层悲伤,卢苑点进前男友现女友的账号。这个扮相可爱的女生从去年十二月开始发布和男友的日常,从男友追她,到一起去游乐场、去饮品店、去朋友聚会,到在一起,到今天见家长,一共六个多月。哦对,又忘了,是前男友。

  看着时间线,卢苑用力回想。在前男友追这个女生的时候,自己正规划着去c城和他一起住;在前男友去游乐场的时候,她还在因为男友没有回复她,小心翼翼地询问他是不是加班累了;在前男友确定新关系的时候,她正为了确认他的安全,到处找他朋友的联系方式。

  现在知道了,她的男朋友没有事。有事的是她,原来一切都是她在一厢情愿。

  卢苑抽气,心一沉,想关掉手机屏幕,却使不上劲,关了两次。动了动右手指,缓慢地夹起一片鸡排,伸向微微张开的嘴巴。

  没来得及把鸡排放进嘴里,第一滴眼泪就滴进了饭里。她放下了筷子,实在是没有力气吃饭。

  有第一颗眼泪的带领,其他眼泪扑簌扑簌都滴了下来。视线已经完全看不清,她双手抱住头,埋在肘关节里小声呜呜哭泣。

  直到被店员轻晃手臂叫醒,卢苑才发现自己干了一件蠢事:在便利店的沿街透明窗前哭着睡着。抬起头,她揉了揉自己泪眼模糊的眼睛,它已经被-干涸的眼泪糊住。看清时,她发现经过的路人投来问询的眼神,脸微红。

  看到卢苑无碍,身旁的店员没有提起流泪的事情,很贴心:“需要再热一下便当吗?”

  “啊?”她这才发现自己手边的便当已经冷掉。“哦……不用了,我带回家就好。”

  店员点点头:“你的眼睛有点肿,家里有冰块吗?可以拿点冰块敷一下。”

  谢过店员的好意,卢苑买了一杯冰,外加一罐啤酒,提着便当回家。

  差点忘记自己这周还没录美妆视频。

  大学入学时,为了记录自己学习化妆的过程,卢苑开始在视频网站上发布化妆视频。几年坚持下来,她的化妆技术、摄影技术都有很大进步,已经是小有名气的美妆博主了。

  一开始做这个自媒体账号时,她的前男友还曾强烈反对,和她大吵了一架。他认为女生不要在网上随意发布自己的照片和视频,美其名曰“不安全”。他冷酷刺耳的话语在耳边响起,而他现女友的照片突然出现在脑海里,卢苑冷笑,以前怎么没发现他有那么双标。

  怕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打开房门,屋内昏暗。卢苑停下关门的手,盯着早上出门忘记关的窗户,风正簌簌地往客厅吹,白窗帘一鼓一鼓地,发出扑棱扑棱的声音,一整个家显得十分安静。伸手打开玄关的灯。

  现在才感觉到,自己对住了一年的家也没什么归属感。

  今天就地取材,录一个“哭后应急妆容”。她把便当放在茶几上,走到化妆镜前,架设好灯光和摄像头,调整角度,撕开冰块的包装就开始录制。

  闭上眼睛,冰凉的触感让她更加清醒。冰块敷在眼睛上,一开始有些冻,冷得眼皮轻微颤抖。等体温把冰块全数温暖,冰块的存在已经没有威胁。就像她现在已经没有很伤心了一样,甚至有想要把冰水抹遍全脸的冲动。

  记着流程,她开始敷面膜、用隔离把眼下的些许红肿遮住、抹粉底液、涂遮瑕膏,再画上消肿的眼影。应急妆容的思路很清晰,一切步骤都是为了遮盖流泪的迹象,再画上有精气神的妆。

  化妆完毕,她换上新的衣服,对镜头扯出职业微笑。

  录制完成,她关上摄像机,打开电脑剪辑刚录好的素材。剪完后即刻发布,她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租借的家空空荡荡,除了她以外都是无生命体,没有宠物、没有植物。没有多少家具,没有摆设,好像,自己随时都可以提包离开。

  盯着台灯照不到的黢黑角落出神,不一会她起身开始收拾。脑子里很混沌,她只有不停地做,不停地干,才能忘记他。

  深夜,她终于停了下来。把家里的东西都收拾进行李箱里,起身洗去满身的汗水。出来后,把便当放进蒸笼里加热,她跌坐在地毯上,“啪嗒”一声打开啤酒,拿起电脑编辑辞职邮件。编辑完,一键发送,又跟房东提出退租。她的便当也可以吃了。

  吃完身体温暖起来,她也困了。

  躺在床上,窗外晴朗无星,窗内噩梦连连,睡梦间,她的睫毛还在颤抖。换了几个姿势,她把自己蜷缩起来,双手抱住膝盖,呼吸才逐渐恢复平稳,堪堪睡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