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赔没商量 第12章 军令状

小说:理赔没商量 作者:沐暮mo 更新时间:2022-07-16 20:59: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喂,钱薇,我劝你还是放弃索赔吧,我们今天内部开会了,对你来说不太有利。”倪风开完会回到自己办公室,第一时间就打给了钱薇,“我可以帮你安排人办理退保,损失的那部分钱,我可以自己补给你,全当是看在这么多年老同学份儿上,我再帮你一次。”

  “倪风,我家里真的没有钱了,你看在老同学的份儿上,就帮我拿到理赔款吧,李真的需要钱,我……”电话那头传来几声更咽,“你也知道,现在肺癌的治疗费用很高,后续花费还不知道要多少钱,这里理赔款就是李的命啊。”

  “是啊,倪风,咱们在大学时同吃同睡,关系那么好,你救救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我不想死,我求你了……”李接过了电话,苦苦哀求起来。

  钱薇的哭泣声从电话里断断续续传来,李还在苦苦哀求着,倪风放下手机,片刻后,挂断了电话……

  他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可是他无能为力,这趟浑水,他不能再蹚下去了。

  温知夏是跟倪风前后脚回到办公室的,她一进办公室就看到了梅丽办公桌上的花瓶里,插着几多蔫了的向日葵。

  梅丽正在拿着手机发消息,看到温知夏后,笑了笑。

  温知夏朝她点了点头,朝最里面自己的办公间走去,可是走了几步,又转头回到了梅丽办公桌前。

  “我听大家都叫你美丽姐,以后我也这样叫你吧。”温知夏说到。

  梅丽放下手机,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温知夏突然转回来说了这么一句话,她正要客气一下,就听到温知夏又开了口。

  “但是,美丽姐,你早上说的不对。作为专业的理赔人,你不该有用钱平息事态的想法,理赔人员还是要认真求实,如果一味抱着用钱平事的态度,和稀泥,是做不好理赔工作的。”

  温知夏知道个人的力量再大,也不如团队的整体凝聚力。虽然有佛爷和宁向晨的帮忙,她也需要一个“老人”让他们更快地熟悉和融入现在的局面,所以她需要美丽姐,更需要她能跟他们统一思想,方向一致。

  可惜,梅丽并不是初入职场的小菜鸟。她在友爱工作了十多年,也换过不同的领导,更何况,要不是总部突然插一脚,温知夏这个位置,本来应该是她的。她本来就一肚子怨气和委屈,被温知夏突然这样一说,立刻爆发了。

  “温经理,我在理赔工作很多年了,该怎么工作不用您再操心了。您也不需要搞这套下马威,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阻碍不了你什么。”

  梅丽拿起水杯,推开椅子,踩着高跟鞋气哄哄地走向了茶水间。

  温知夏有几分错愕,不知道梅丽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脾气,她挑了挑眉,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点了一个帅气的男生头像,发了一条语音。

  “宁向晨,我看你还是快点来上班吧……”

  梅丽气呼呼地冲进茶水间,正好李总的秘书也进来了。看到梅丽,立刻“呀”了一声。

  “美丽姐,你这是怎么了?谁把你气成这样。”

  “没事。”看到李总秘书,梅丽也收了收脸上的情绪,勉强扯了一个牵强的笑容。

  李总的秘书想了想,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叹了口气,又往前走了几步,靠近梅丽低声地说:“美丽姐,你这次只是运气不好,被空降兵抢了位置。其实,李总对你印象很好的。不过,你也不用灰心,还有机会的。”

  “什么机会?”梅丽立刻捕捉到了关键字,“妹妹,这话怎么说?”

  李总秘书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后,压低了声音,将会议室发生的军令状的事情告诉给了梅丽。

  “真的?!”梅丽的脸色立刻转好了。

  “当然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呢。所以说,三个月后,这个位置没准儿还是美丽姐你的。”

  “哎呀,真是谢谢妹妹了。”梅丽亲昵地挽住李总秘书的手臂,凑近仔细看了看她的脸,“妹妹换了新眼影吧,我说今天这么更好看了。我跟你说,前几天我看到新出的一个口红色号,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做的。我已经下单了,过几天就能到,你注意查收一下快递哦。”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又让美丽姐破费了。”李总秘书笑眯眯地握了握梅丽的手。

  “客气什么啊,咱都是自家姐妹,不用这么客气。”

  二人继续寒暄了几句,李总秘书还有别的事就借故走了。梅丽急忙拿出手机,打开淘宝,匆匆地选了一款新口红,下了单。随后接了热水,神色轻松地哼着小曲,走回了办公室。

  下班时间一到,梅丽拎着手提包踩着点走出了办公室。紧接着温知夏也结束了自己在友爱的第一天工作。

  二人一前一后出了办公楼,办公楼前停着一辆白色带细闪的跑车,一个帅气新潮的墨镜帅哥靠在车头的位置,手上还捧着一束娇艳的七彩玫瑰。

  从办公楼里出去的人都不由地被他吸引了目光,梅丽也看了过去,发现这个墨镜帅哥十分眼熟,很像昨日跟在温知夏身边的男子。

  “小summer,祝贺你第一天上班顺利。”宁向晨摘掉墨镜,将手中的花递到了温知夏面前。

  “这是什么花,跟孔雀似的。”温知夏嫌弃地接过这花里胡哨的玫瑰花。

  “喂,这可是厄瓜多尔七彩玫瑰,什么孔雀,小summer你也太没有品味了。”宁向晨十分不满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被嫌弃。

  “我觉得,是挺像孔雀的。”佛爷优哉游哉地拎着一只手把壶,从墙角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佛爷,刚刚挑花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啊。”宁向晨轻轻锤了一下佛爷的胸口。

  “我以为你是买给自己。”佛爷拿起手把壶嘬了一口茶水,“嘿嘿”笑了笑,“这花挺像你的。”

  “我去,佛爷你……”

  宁向晨还要还嘴,温知夏先推起跑车的车门,坐上了后排。

  “好了,快走吧,我都饿了。”温知夏催促着二人快走,才上班第一天,她可不想被当成孔雀一样围观。可是有宁向晨这个骚包队友,不拉风也挺难的。

  佛爷和宁向晨也先后依次上了车,宁向晨一脚油门,闪亮的跑车就驶出了友爱保险公司的大门,朝着市中心的方向奔去。

  在市中心的步行街旁是历史悠久的人民公园,经过多年的建设和维护,人民公园俨然成为繁华商圈中的一抹幽然绿洲,葱葱绿林中,小桥流水伴着鸟语花香,令人心旷神怡。

  在这层层叠翠的幽深处,伫立着一座白墙黑顶的古香古色的六层小楼,大门口处横卧着一块古朴圆润的大石,上面用朱砂龙飞凤舞地写着“倾宸”两个大字。

  这就是当地最豪华的私人会馆——倾宸会馆。

  宁向晨的跑车开到公园侧面的内部通道,闸机就自动开门了,跑车沿着石板路,直接开到了会馆门前唯一的停车位上。

  三人刚下车,会馆的服务生就上前问好致意,然后将三人引到了六楼他们的专属套房。

  套房里的晚餐刚好上齐,四凉四热八道小菜,外加一道排骨莲藕汤,热腾腾的香气,让温知夏顿时放松了下来。

  “我今天立了个军令状。”温知夏吃了半饱之后,缓缓将今日会议室里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了佛爷和宁向晨。

  “我靠!他们居然敢欺负你!”宁向晨才听了一半就拍起了桌子,“不干了,咱们明天就走,这破经理谁爱当就当。”

  “淡定点,别冲动。”佛爷拍了拍宁向晨的手,“空降兵被质疑很正常。现在就看知夏到友爱的目的是什么。”

  “佛爷,你什么意思?”宁向晨坐回了椅子上,瞪着眼睛看着佛爷。

  “只是,你是想干好工作,还是想查清楚当年的事?”佛爷看向温知夏。

  温知夏想了想,“我肯定不会放弃查当年的事,但是我也不能辜负于总的信任。于总已经查到公司有内鬼,那我就一定要帮他把内鬼揪出来。三个月的时间虽然有点紧,但是也足够我做完自己想做的事。再说,我也不能一直让你们呆在友爱帮我啊,事情早日查清,你们就可以早离开了。”

  “少来这套虚的,咱们之间不需要谈什么帮不帮的。我和佛爷也是心甘情愿陪你来的。再说,友爱给的工资也不少,比我家那乱糟糟的公司强多了。佛爷,也有五险一金,以后老了还有养老金,就算打光棍没儿子也有人养老了。”宁向晨大咧咧地说着,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别贫嘴了,知夏心里有数。咱们还是先解决眼下这件棘手的案子吧。”佛爷主动将话题转到李的案子上,三个人一直商议讨论,一直到后半夜,三人才从套房里出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熟客都知道,倾宸的六楼是不对外开放的。可是没人知道,倾宸的六楼,除了这个专属套房外,其余三件房间也都是为他们三人量身设计的专属住房。

  s..book628522768944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理赔没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