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婚 番外-解她心结

小说:拒婚 作者:觅芽子 更新时间:2022-05-19 19:18: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按照地址,这热闹的广场后面那一片藏于闹市之中的小片二三层小宅院就是他们最后要去的地方。

  那低低窄窄的栅栏后面,是一片被理的平平整整的青草地。

  一个大约十来岁的男孩子,留着卷卷的棕栗色头发,手上抱着个比他头还大的足球,那双蓝色的瞳孔尤为漂亮。

  一旁的长耳小猎犬见到男孩手里抱着的球,兴奋地冲上来,没曾想到太用力,那球一骨碌地滚动了栅栏外面。

  顺着那马路外,滚到了丰南脚下。

  丰南捡起那地上的球,站在原地打量着那男孩子。

  那男孩子从院子里跑出来,站在栅栏的对面,刚刚想说对不起,看到眼前的这个人的时候,也用打量的眼神看着她。

  许久,他歪着头,用标准的中文说道,“你是我姐姐啊!”

  他不是用的是疑问句,而是用的是肯定句。

  好像他已经完全确定了丰南就是他姐姐一样。

  他嚷嚷着跑回屋子,用意大利语说了一遍,又用英文说了一遍。

  “妈,姐姐到了!你做好饭了吗?”

  段程也和丰南站在那院子外,只见那小孩跑进去的的那个门后,出来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女人。

  她身上围着一条浅蓝色的围裙,穿了一条白色的阔腿裤,温顺地落在她的家居鞋上。

  身形修长,站在那里,有着东方女子的温婉大气。

  眼尾虽有些皱纹,但岁月并没有全部带走这个中年女人的美貌。

  丰慧珍半解开围裙的手凝在半空,她的眼神直直地看着眼前这个跟记忆中又有所差异的姑娘。

  她微微失神,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忙不迭地把两人往屋子里迎。

  丰南走进屋子里,发现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摆放整齐,客厅茶几下摆放着一个田园式的明亮色系地毯,搭配着带点碎花的落地窗帘。

  那用透明玻璃隔开的厨房里,一体式烤箱蒸炉油烟机就占据了厨房的一大半,那橱柜上面摆放的白玉陶瓷茶具彰显着这个屋子的女主人的品味。

  丰南猜想,一定是丰慧珍爱下厨,她男朋友,不,她老公,特地给她打造了这么大的一个空间。

  丰慧珍从厨房里的储物柜里拿出一罐红茶,拿到长桌前面,“小段,红茶可以吗?”

  段程也接过丰慧珍沏茶的水壶,“阿姨,我自己来吧。”

  丰慧珍手上的茶壶被段程也拿了过去之后,她有些无措的把手往自己的围裙上揩了揩,然后,坐在了丰南的对面。

  丰南双手捧着桌上的那盏茶,抿着嘴唇,低头不语。

  丰慧珍吸了口气,试探地问道,“南南,这一路过来,辛不辛苦?”

  “还可以。”丰南礼貌地回应着他。

  “奥,你们一定是饿了吧,等锅里的鱼汤好了,我们就开饭。”

  一旁的小男孩抱着个球,微微扯了扯丰慧珍的衣角,用意大利语小声说道:“妈,姐姐为什么不理我?”

  段程也看着那抱着球的男孩子,抬了抬下巴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外面玩球。”

  “好啊!”那男孩子抱着球,拉着人就往外走。

  等到段程也带着那小男孩走远了,丰慧珍才坐了过来,她挽起丰南的手,握在掌心里摩挲着。

  她的语气柔柔的,像是三月里催的柳条吐芽的阳光。

  “南南,你奶奶说你来过很多次欧洲,为什么都不来看看我。”

  丰南从她手里抽回,“也没见您回国来看过我。”

  丰慧珍握着她的手感觉一空,她只得把手收回来,放回自己的围裙边,“是妈妈对不起你。”

  “古斯还小,我带着他回国不太方便,把他留在这儿,又怕他爸爸照顾不好他。”

  “是我不好,我没有回来看你。”

  丰南看着那玻璃杯里漂浮着的茶叶,抿了抿嘴,“妈,我今天来,是带着也哥过来看看您,您是我妈,带他来看你是基本礼貌。”

  “也算是我给您的一个交代。”

  “至于我们两个的事情,我觉得按照现在的模式就挺好的,你在这里陪着古斯和他的爸爸,我在那里陪我自己的爸爸和奶奶。”

  丰南说这番话的时候,神情异常平静,那些久别重逢在她心里并未激荡出半分水花。

  倒是这种面容平静、神色无异样带来的疏离感在一瞬间就把想要重拾过去的情感的丰慧珍推出去老远。

  她摩挲着自己指尖上的茧子。

  “南南,我知道你怨我,怨我离开你,怨我丢下你。”

  “我这些年来,也一直在回忆过去的事情。”

  “以前是我从来只顾及自己的情绪,我知道你从小就很懂事。”

  “你永远在想,妈妈开不开心,妈妈幸不幸福。”

  丰慧珍一旁的发梢从耳边掉落,她吸了吸鼻子,把有些激动的情绪收了收。

  “是妈妈不好,从来没有问过你开不开心。”

  “离开沈家的时候是这样,要跟王齐国他们一起生活的时候是这样,连我来了意大利……”

  “是我不好,我从来就没有问过你,你的想法,你的意见。”

  “我从来都觉得你是我的孩子,在你没有成年之前,我要用最大的努力给你最好的生活。”

  “所以我一直按照我觉得是更好的生活的那种方式带着你,却没有想到半世颠沛流离,却让你成为最难过的那个人。”

  丰慧珍越说越难过,眼里的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她本就容易泛红的眉眼中落下。

  丰南抬头。

  她再怎么样注意保养,岁月还是在悄无声息中给她留下了痕迹。

  她那头记忆中乌黑的头发里竟也开始夹杂了银色的发丝。

  无论她是温柔地笑还是像现在这样五官里处处都显着难过,那微微耷拉的双眼皮和眼尾上的皱纹还是在提醒丰南。

  她老了。

  她说她的人生,是半世颠沛流离。

  中年之后,才过上了安稳的相夫教子的生活。

  其实她不在意当时她离开沈家,她也不在意她自己对婚姻的选择,哪怕她后来出国,来了意大利开启了新的人生。

  她也从来没有怨过她为什么就丢下她一个人了。

  她永远都是自己朝着太阳去过她自己的人生。

  只是在她心里过不去的,还是那些童年里的记忆。

  是丰慧珍留给她的那些记忆,就是所有孩子在成长的记忆里,最深刻的那些关于母亲的爱。

  或许丰南更不能接受的,是她一次次把这些爱分享和转移吧。

  给她新的家庭,新的孩子。

  丰南记得很清楚,她跟王齐国经常因为自己吵架。

  王齐国因为她的存在,就借此可以有理由说她就是带着个拖油瓶,要不是王齐国好心,她丰慧珍就是双破鞋。

  王齐国喝起酒来就扯着丰慧珍头发指着丰南骂:

  “拖着这么大个费钱玩意,谁愿意跟你过日子。”

  “我他妈就跟个慈善家一样。”

  所以丰慧珍后来打算去国外生活的时候。

  丰南半分想跟去的心思都没有。

  丰南知道,只要她在。

  有人就能戳着她的脊梁骨骂丰慧珍,她是个二婚带着孩子没人要的婆娘。

  她在她那个年纪的婚恋市场上,就因为丰南的存在,就贬值到只有被他人挑选的份。

  她不能再跟着她了。

  或许她,只是她过去人生的一个拖油瓶吧。

  丰南揣测丰慧珍看到她时,是不是心里能想到的,就是她过去错乱的人生和失败的婚姻而已。

  十三岁的丰南接受了沈奶奶和沈世黎的建议,回了沈家。

  沈奶奶和沈世黎对她很好,但是她在黑夜里的时候仍然会想起丰慧珍。

  她在那个看似富丽堂皇的沈家庄园里一个人默默地期盼着快点长大。

  只要她快点长大,她就不需要再有监护人了。

  那人生来去自由,都能自己选。

  只是丰慧珍真的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后,丰南的心里却又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释然。

  人真的复杂又多变,你看她明明能理解过去发生的很多事情,理解丰慧珍和沈世黎破碎的婚姻,理解丰慧珍带着她急需想找到一个靠谱男人依靠时的焦急心态,也能及理解她在后半辈子仍然能够保持初心地再去找自己所谓的真爱。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她都能理解。

  只是站在是她女儿的角度,她却又有些嫉妒。

  甚至那个阳光无辜的小古斯叫自己姐姐的时候,她都只是当做没听见。

  她不知道怎么看他,怎么能克制自己不嫉妒他。

  丰南不太善于应对这个局面,这个时候刚好,外面传来一个男人洪亮的声音。

  从门口进来一个穿着休闲样式服装的中年男人,他下巴上有着密密扎扎的胡须根,手上还领着一瓶葡萄酒,还未进门,那爽朗的笑声就先行传了进来。

  丰慧珍揩去眼泪,“是古斯的爸爸回来了。”

  古斯爸爸一进门,就看到了屋里那个身形窈窕,跟丰慧珍有几分相像的女人。

  他忙把葡萄酒放下,走上前笑着拥抱她,用不是非常标准的普通话说道:“南南。”

  丰南倒也习惯欧洲人这样热烈的迎接方式。

  古斯爸爸发现丰南听得懂意大利语之后,除了在厨房帮忙以后,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她交流。

  他的确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幽默、大方、热情又体贴。

  丰南知道为什么丰慧珍会看上他。

  她想要的那种被完全宠在心里的爱情,能够在这里生长和蔓延的爱情,从这个男人这里得到了。

  古斯爸爸开始帮厨后,丰南觉得自己站在那里,有些当电灯泡了,她出来坐在后院的摇椅上,沐浴着临近中午的阳光。

  那草坪上,段程也敷衍地跟古斯玩球,见到丰南出来了,他把刚刚抢到的球随便一丢,那长耳猎犬就叫嚣着跟古斯去抢了。

  段程也走过来,陪她坐在摇椅上,没说话。

  段程也端着咖啡问:“跟你想象的一样吗?”

  “嗯。”丰南点头,“一样。”

  “生活平淡又美好,丈夫幽默体贴,孩子懂事可爱。”

  两人有着些许的沉默,还是段程也先打破了这番安静。

  “我们吃完饭就走吗?”

  “嗯,吃完饭就走。”

  “古斯。”段程也朝那小男孩挥手。

  那小男孩没顾得上抱球,飞快地跑过来。

  “你不是说要给你姐姐看样东西吗?”

  小家伙一抹脑袋,“对。”

  他侧个头对着丰南说:“姐姐你可以跟我来一下吗?”

  丰南疑惑地看了一眼段程也,又对上小古斯期待的眼神。

  她到底还是没忍心拒绝他。

  古斯带丰南绕过前院的门口,带来了后院东南角一个小小的空地,那空地上种了很多很多的向日葵,此时正其刷刷地朝着阳光的方向盛开。

  小古斯朝着那向日葵喊道,“你看到了嘛,姐姐,那是你的花!”

  “我的花?”

  “是呀。”

  古斯拉着丰南,“往前走。”

  等到他们越过那小片向日葵之后,丰南才发现,那群花束后面还有一个小房子。

  那是一个造型别致的单间小院,藏在那些花束后面。

  “那是你的房间,那是你的花。”

  “我的房间?”丰南重复了一句。

  “是呀,妈妈说你最喜欢向日葵了,我们搬来这里的第一天,她就带着我在这里种了向日葵。”

  “你掀开窗帘就可以看到很多很多的向日葵,那是古斯和妈妈一起种的。”

  “向日葵会发芽,会开花,会结果。”

  “然后妈妈说姐姐也会来跟我们一起生活。”

  古斯托着脑袋蹲在那田垄上,回头看着丰南,眼里全是恳切和希冀。

  “姐姐,你今天是不是就是来跟我们一起生活的。”

  他浅色的眸子里面满是期待。

  丰南摸了摸古斯那头跟鸟窝一样毫不打理的卷毛,摇了摇头。

  “姐姐不来跟你们一起生活。”

  “这样嘛。”他眼里的光淡了下去。

  他盯着自己鞋沿上的泥,思忖了一会,又抬头,白皙的脸上有几分担忧。

  他有些犹豫地开了口,终是没瞒住自己的担忧:“那……那妈妈会跟你回中国吗?”

  丰南还是摇了摇头,她也蹲下来,那阳光从她头顶上朝气蓬勃的向日葵中间倾数洒下,落在她的头顶,形成一圈光晕。

  “不,她在这跟你一起生活。”

  古斯微微松了一口气,继而又有几分踌躇,追着问:“那你会难过吗,会想妈妈嘛?”

  “我不会。”丰南站起来,背过身子。

  “妈妈留给你了。”

  她说的风轻云淡。

  “我长大了,不需要妈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