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婚 番外——回不了家

小说:拒婚 作者:觅芽子 更新时间:2022-05-19 19:18: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段程也倒是真心来带她做spa的。

  丰南跟着理疗师上了顶楼,在盥洗区换了衣服之后,跟着理疗师来到了做spa的房间。

  房间里点着淡淡的熏香,周围环境幽静雅致,让人一进去就觉得整个人放松下来。

  丰南听到段程也跟服务员说定的是两人间。

  不出意外的,丰南一进去,却发现段程也已经在里面了。

  他坐在那窗边的沙发上,背靠着后面用手刷着手机屏幕,听到声响,抬眼。

  “来了。”

  丰南看着他西装革履的样子,问到,“也哥,你怎么不换衣服?”

  段程也勾勾唇:“我不做。”

  丰南坐了下来:“你不做?为什么?”

  段程也朝着那负责他的理疗师抱歉一笑,又扭头对丰南说:“你知道的,除了你以外,我不习惯别人碰我。”

  丰南看着那两个在角落里默默不说话的两个女理疗师,问到。

  “你们这里有男理疗师吗?”

  对方还未回答,段程也就打断,“男人更不行。我不做,我看你做。”

  丰南有心打趣他,“谁给你叫的,我给我自己叫的。”

  “你敢。”段程也停下来摁手机的动作,侧过头看着丰南,“他哪个手指头碰的你,我就把他哪个手指头剁下来。”

  那原来已经开始预热按.摩的小姐姐听到这话,吓的动作都有些僵硬。

  丰南躺在理疗床上,笑着跟那小姐姐解释:“他吃干醋呢,别理他。”

  理疗师开始压背、热敷,一个过程下来怎么样都快一个半小时了,丰南都做的快睡着了。

  道不知段程也哪里来的这么大耐性。

  他要么就是坐在那里回着消息,要么就是站起来接了几个电话。

  有些不太方便男士在场的流程的时候,他还真自觉地走了出去等。

  等到做完了以后,丰南才换了衣服走了出来,段程也站在外面等她,有些微微自豪地说。“我就说这家手艺还不错吧。”

  “你又没做过,你怎么知道。”

  “瞧你说的,我打听过了,这家酒店的spa很出名的,顺便充了金卡,你以后可以常来。”

  他又补充了一句:“可不准叫小哥哥来,也不准叫小哥哥按。”

  丰南笑着挽上他的手,“那你下次还陪我来吗?”

  “当然,随时陪你来。”

  两人要走的时候,听到后面有人追着喊。

  “段先生!”

  段程也和丰南回头。

  “果然是段先生,您好,我是客房服务部的谢经理。”

  “您好。”段程也礼貌地跟他握手。

  谢经理看了一眼丰南,“不知道段先生和这位小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了,今天两位对我们的服务还算满意不?”

  丰南大概是懂了,于怀表业来来往往这么多客户,这谢经理若是能搭上段程也把后续的酒店合作协议拿下来,也算上是个大单子了。

  “还不错。”段程也面无表情地微微颔首。

  “能让段先生和这位小姐满意就好,对了,段先生,我们酒店在顶楼新打造了一间套房。”谢经理递上一张黑金色镶边的房卡。

  “若是段先生不嫌弃——”谢经理微微笑着。

  “不妨上去休息休息,作为第一个入住的客人,也好再给我们一些建议。”

  他微微弯着半个身子,手上抵着那一张黑金色的房卡。

  段程也看了一眼他的名牌,从他手上接过,“那就谢谢这位谢经理来了。”

  “应该的,希望日后段先生能成为我们的常客。”

  那谢经理很会看眼色,他看着段程也带着个漂亮姑娘来,投其所好地把房卡拿过来,又看段程也眼里没什么拒绝的意思,便知这一番锦上添花是添到了他心里。

  他自觉退下。

  段程也转过来,指尖捻着那房卡,神色无异样,“累吗,要去休息一下吗?”

  丰南看段程也说的认真,没多想,只是认真地摇摇头,“我刚刚做spa的时候睡着了,现在很精神。”

  为了证明她的确很精神,她还大步地往前走,把段程也落下来半段路。

  丰南没有发现段程也在后面复杂的神色,只是回头喊着他,“走了。”

  等电梯到了楼下的时候,丰南牵着段程也,却发现他的步子尤为迟缓。

  “怎么了也哥?”

  段程也支支吾吾:“我东西找不到了。”

  \"什么东西找不到了?\"

  “什么东西找不到了呢……”段程也自自语,胡乱在口袋里摸了一通,触摸到自己那个有些凉意的车钥匙。

  “车钥匙,车钥匙找不到了。”段程也一脸笃定。

  “怎么会呢?”丰南认真地想了想,“是不是刚刚落在理疗室了?”

  她有些着急的要往回去找。

  段程也捱着她的肩,“不找了,捡到了自然会给我打电话。”

  “这样吗?”

  段程也眼见两人即将走出门,“南南…我们不能开车走了,天色也很晚了…”

  他话还没说完,丰南就一脸认真地想着办法。

  “那要不我们打车走?车子等到明天再让江伏找到备用钥匙后来开走?”

  段程也还想说些什么,丰南就已经拿起手机正要拉着他往外走。

  他有些懊恼地跟着走。

  心里的小算盘没打赢。

  只是刚走到酒店大厅外的空地上,这天就不偏不倚地下起了一阵大雨。

  只剩灯光漫散的黑夜里,突如其来落下的雨打破了这微凉的夜色。

  这雨来的迅速又猛烈,半分让人反应的时间都不给。

  段程也搂过她的肩头就往回跑。

  无奈,两人又回到了酒店大厅楼下,想要等一会再走,可眼见这雨半分要停下的样子没有。

  段程也刚刚虽护着她,但奈何雨势来的凶猛,她还是湿了半个肩头。

  眼前的姑娘微微抬着头,眼里有几分着急,她看着天空中随着路灯倾盆而下的大雨,有几分担忧地看着手机。

  他从她手里拿过手机,站在她面前,挡过那漫天大雨,对上丰南微微讶异的表情。

  那黑夜里的雾气染上他微微荡漾的眼眸底色,像是春夜里透过窗户的微光。

  “别打车了,我们不回家了。”

  酒店五十几层的高楼上,对外望去的是这个城市最旋霓的夜色。

  那鳞次栉比的高楼闪烁着灯光组成的星座图案,依次亮起串成夜色里最璀璨的一场绽放。

  丰南坐在落地窗旁边,她湿漉的头发恢复了微微有些自然卷的样子,像棕栗色的海藻一样缱绻地卧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修长纤细的一双腿从浴袍开叉低处伸出,低低地摆放沙发上。

  她手里托着浅浅的半杯红酒,有些懒散地望着窗外,眼里没有什么情绪。

  段程也开门,一进来就看到她对着窗外发呆的样子。

  她听到声响,回头。

  那眼里不似往常那么清澈,眯着的杏眼微微上挑,眉眼含水,却在此刻因为半眯却显得更为迷离。

  那半湿的发丝还有几丝落在她的嘴角。

  白皙的肤色把她那未上妆的唇色显得尤为动人。

  莞尔一笑。

  “你回来了,也哥。”

  段程也微微叹了叹,她还真是媚而不自知。

  “衣服让他们去烘干了。”

  他走上前,“南南,别感冒了,去泡个澡。”

  “昂,我好懒啊。”丰南抿了一口酒。

  段程也走到他面前。

  他倾身而下,挡过那落地灯的光。

  他将她一手挂在自己脖子上,一手又拦过她的腰,手上微微一用力,原来在沙发里的姑娘就被他抱了起来。

  “小懒猫。”

  他抱着怀里的人儿进了浴室。

  这个酒店的浴室很大,浴室里有一个下沉式浴缸,大小都赶得上三分之一个私人游泳池了。

  段程也将人放下,用手试了试水温。

  “快进去吧,我给你去拿红酒。”

  说完,转身出了门。

  丰南随手拿起一旁架子上的遥控板,百无聊赖地选了随机播放的音乐mv。

  她脱了浴袍,足尖带点红晕,一步步踏入浴缸。

  她慢慢适应了水带来的浮力,把凌乱的长发随意地扎了起来,露出流畅的脖颈线。

  闭上眼,感受到水的温度在她周身渲染、蔓延。

  倏而,她听到那红酒杯放置在架子上摩擦发出的微微声响。

  她知道段程也进来了,在她身后。

  或许是太久未见。

  段程也觉得自己只是远远地看着她流畅立体的肩颈线和雪白背上的蝴蝶骨,就无法控制自己再能无动于衷。

  一阵水花的声音。

  丰南睁开了眼睛的一瞬间,却看到了段程也靠的很近的五官。

  他常常的睫毛在眼下落拓出一片阴影,就这样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连浴缸里的水花都避之不及地给他让道。

  那清澈的水里,她能看到两人所有的一切。

  她的脸越来越红,有些不知所措地睁着眼睛。

  段程也稳住自己的身体,他用手微微挪过她的脸,让她的眼睛对上他。

  “宝贝,看着我。”

  那语气里带着几分藏不住的控制欲。

  他有些滚烫的体温传递到她身体里。

  丰南觉得自己快要透不过气来,她从原来的不适应到开始觉得自己慢慢被点燃,到最后甚至还有些欲罢不能。

  她身上所有的触觉神经都在为这一场碰撞而欢呼。

  许是段程也太久没有见她。

  她低低的呢喃对他来说真是一场致命的掠夺。

  他的动作不似往前那么轻柔。

  若是之前他还尚存几分理智,想着只要她在他身边,哪怕只是和衣而眠他也觉得够了。

  而现在,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侵入他的脑海,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他想她。

  他想要那种拥抱的感觉,想要那种拥有的感觉,想要那种旋霓的冲动。

  那所有的欲.望在身体里炸裂开来带来的上升和坠落感。

  让他着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