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婚 第60章 心结

小说:拒婚 作者:觅芽子 更新时间:2022-05-19 19:18: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闲灵老人站起来,抓过林倾的手给她把脉。无尘大师也上前给冰璟程看脉,两位老人各拉着一只手。不一会儿,他们对视了一眼,一起捋着胡子。

  “你俩的蛊毒已清,身体也调理得不错,很好,很好。”闲灵老人满意地点着头。其实灵疆的人好研究蛊虫,一方面是喜欢研究出稀奇的蛊虫,另一方面是喜欢解蛊。

  制蛊不易,解蛊更难。就像钟情蛊这种蛊虫,起码要养上十年,才能成功。而林倾跟冰璟程解蛊的时候,两个人都差点送了性命。

  现在这样还挺好,闲灵老人既多了解了一种罕见的蛊毒,又没有砸了自己的招牌,想想也是痛快啊!冰璟程跟林倾的身体已经康复了大半,这次解蛊的事基本已经告一段落。

  不过有点奇怪,冰璟程是习武之人,身体恢复快一些倒也正常。但林倾的复原速度,为什么也能那么快?闲灵老人捋着胡子,时不时看向林倾。

  想不通啊,难道是还魂草的效果?这还魂草只知道能“还魂”,没想到还有让人加速复原的奇效。所幸这草还没用完,正好明天可以试一试它的效果。

  确定身体状况之后,冰璟程着林倾回了木屋。

  阿水靠在门外,似是打盹。看见两人回来了,便打开冰璟程的房门。待冰璟程走到门前,阿水拱手行礼道:“主子。”冰璟程颔首,却带着林倾进了隔壁屋里。

  林倾的屋里,白盈跟白羽在榻上点了灯,两个人正摆弄着手里的花棚子。冰璟程进来,两人纷纷放下手里的东西,给他行礼。白盈腿上还包着纱布,林倾忙让她起来坐好。.九九^九)xs(.co^m

  “伤口还疼不疼?”林倾看着白盈问道。白盈动了动腿:“不疼,白盈一点都不疼。”林倾点点头:“嗯,现在我跟啊程都恢复记忆了,接下来就等你的伤势好转,我们就回家。”

  想想自己出门也有半个月,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两个丫鬟听到主子恢复了记忆,心里很是替他们高兴。但是白盈听了林倾的后半段话,却开心不起来了。

  哪有主子等下人的道理?白盈不想拖了大家的后腿,便说道:“白盈的伤已经好很多了,小姐不用在意白盈的伤。”林倾摆摆手:“那可不行,你的伤不好,赶路的时候出问题了怎么办?”

  白盈伤心地看着自己的腿,林倾上前安慰道:“我们也还得调理身体,不急着走,你就好好休养,别乱想些有的没的,知道吗?”白盈松了一口气:“谢小姐关心。”

  “好了,夜深了,睡觉吧!”林倾拍了拍白盈的肩膀,回到自己的床上。白羽继续绣着花样,给两人守夜。冰璟程跟着林倾回了床上坐着,林倾推了推他:“你先回去休息吧!”

  “嗯,那你早点休息。”冰璟程说完,转身回了房间。冰璟程一出门,林倾便坐了起来,小声地喊道:“白羽,白羽。”

  白羽停下手中的针线活,来到林倾跟前:“小姐,怎么了?”林倾撩开衣袖,露出白花花的手臂:“我被蚊子咬了一身的包,你帮我找点药擦擦,痒死我了。”

  果然,林倾的手臂上隆起好几个黄豆大的红包,硬硬鼓鼓的。白羽从身上掏出一个药盒:“这个药膏是玉灵儿给我的,说是灵疆蚊虫多,让我拿着以备不时之需。”

  说着,打开药盒给林倾抹上。这药膏有一股淡淡的药味,抹到身上凉得不得了。不过见效奇快,不一会儿大红包便消了下去。

  擦了药膏,林倾便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玉灵儿正探着头,凑近了看自己。林倾抓着被子,说道:“玉灵儿!”

  玉灵儿依旧瞪大了眼睛看她:“林倾,你真的记起来之前的事了?”林倾回道:“是啊,昨晚就记起来了。”玉灵儿摸着下巴,啧啧称奇:“你们两个恢复得真快!”

  白羽推开门,端了肉粥进来。看见玉灵儿也在,便说道:“玉灵儿,你怎么又爬窗户进来了。”玉灵儿朝她摆摆手:“这不是顺路嘛!”

  林倾起床,在玉灵儿的注目下穿好了衣服。“我说,你别一直盯着我看嘛!”林倾穿着鞋子看向玉灵儿说道。玉灵儿摇摇头:“我就看看,你别理我就行了。”

  “喂,”林倾站起来,叉着腰,“你看的是我,我能不在意吗?”“咳咳,好吧,”玉灵儿握拳放到嘴边遮挡,“真想好好研究一下你们两个。”

  林倾听到玉灵儿在嘀咕,便问道:“你说什么?”玉灵儿忙摆手:“没什么,没什么。”“灵儿!”树屋上,闲灵老人朝这边喊道。

  玉灵儿走到门外,看见闲灵老人在朝她招手,看样子是有事找她。于是回头又看了林倾一眼,才不舍地走了。林倾站到门口,看着她跑上了树屋。

  不一会儿,玉灵儿端着一碗药酒进来。吓得林倾捂着小心脏,连退几步。这药酒,该不会是给自己喝的吧?玉灵儿见林倾紧张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可不是给你喝的,当然你要是想喝的话”玉灵儿端着药酒步步逼近。林倾摇着头连连后退:“不想喝,不想喝。”玉灵儿转了个身,来到白盈身旁。

  白盈还在一旁偷笑着,却见玉灵儿端着药酒走过来。这药酒既然不是给小姐的,那就是给白盈脸色突然不好起来,像吃了颗苍蝇似的难看。

  “咳咳,”玉灵儿将药酒放在榻上,“这药酒不是用来喝的,当然你们要是想喝”白盈连连摇头拒绝:“不喝,玉灵儿,我才不想喝。”

  玉灵儿嘿嘿一笑,将白盈的纱布解开。昨晚红肿的地方,已经完全不见了。伤口上留下零星几个小小的痂。玉灵儿用竹签搅了搅药酒,原本浑浊的药酒一下子变得清澈起来。

  竹签从药酒的底部,捞出一片半透明的东西。玉灵儿将它往白盈的伤口处敷:“这是灵疆特有的寒天冻,能吸住药水,用它敷药事半功倍。”

  寒天冻软软的,紧贴在了白盈的腿上。也不知玉灵儿在看什么,反正她就一直很认真地盯着白盈的腿看。大概一炷香的时间,那半透明的东西便干了不少。

  玉灵儿将它取下来,浸到药酒里。同时也观察着白盈的伤口,然后再将吸饱药酒的寒天冻贴上。如此反复三四次,直到白盈的伤口已经看不见为止。

  “太神奇了!”玉灵儿放好药酒,摸上白盈的伤口。只见白盈的腿上已经找不到先前的伤口,皮肤也恢复光滑如初的状态。

  也不过才一刻

  钟的时间,这药酒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功效。林倾忍不住,也上前摸了摸:“咦,白盈的伤口居然不见了!”

  白盈动了动腿,腿部已经恢复了知觉,而且灵动自如。主仆俩好奇地往碗里看,这是什么药酒竟然如此神奇。

  玉灵儿“捋着胡子”说道:“这药酒与昨晚的基本无异,只是多了一味还魂草,闲灵想看看这还魂草是不是有奇效,果不其然,它能加速伤口愈合,这也就说明了,林倾为什么能那么快苏醒过来。”

  “哦,原来是这样,可是,这还魂草是你们灵疆的,你们之前不知道它的效果吗?”林倾问道。玉灵儿撇撇嘴:“这之前只是个传说罢了,要不是隔壁那位摘来,我们还真没见过这东西。”

  “隔壁那位,你是说啊程?”林倾有些吃惊。他们俩几乎同时解蛊,他什么时候去摘的还魂草?玉灵儿接过话:“可不是他,为了让你活下来,他连阎王洞都敢进!”showbyjs('灵犀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