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婚 第58章 心结

小说:拒婚 作者:觅芽子 更新时间:2022-05-19 19:18: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走了?”林倾站起来,“我还有事找他。”白盈也站了起来:“小姐,我陪你。”玉灵儿抬头的时候,主仆俩已经跑进了树林里。

  留下自己,跟手中的明月珠。这两个人,林子里可是到处设有机关的。居然就这样急匆匆地走了,也不怕出事。玉灵儿拿着明月珠,追了上去。

  主仆俩人在树林里走着,白盈在前面开路。突然,白盈“啊”了一声。原来是她踩到陷阱,被吊到了树上。白盈倒吊着,迅速掏出匕首,挺起身子将绳子割断。

  玉灵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别!”可是白盈已经割断了绳子,掉入陷阱下的坑里了。小说更新最快电脑端s.xs.

  坑不深,只到人的膝盖处。但是里面种了灵疆葎草,这是关键。这草茎和叶柄上有细倒钩,一旦勾住人或动物,便很难将它拉扯开。

  强行拉扯会造成撕裂性的伤口,但是如果不尽快处理,伤口便会开始红肿。玉灵儿大喊道:“白盈,不要动!”然后冲了过来,将明月珠塞回林倾的手里。

  小腿传来一阵刺痛,白盈以为自己摔断腿。刚想站起来看看,便听见了玉灵儿的喊声。白盈跌坐在坑里,身下压着几棵小草。

  玉灵儿趴到了坑边,掏出小刀割断草茎。不一会儿,缠住白盈小腿的葎草都割断了。玉灵儿站起来,将白盈轻轻地提了出来。

  白盈倒在地上,小腿处的疼痛越来越强烈。林倾除了给她擦擦汗,根本帮不上什么忙。玉灵儿将白盈腿上的叶子慢慢拨开扔掉,然后掏出一瓶药粉倒在了伤口上。

  伤口已经红肿,被划伤的地方冒了血出来。药粉附着在渗血处,白盈疼得直抽气。林倾只得帮她吹吹伤口,让她不至于那么疼。

  玉灵儿撒了药粉,抽出一张素白的帕子,给白盈包扎伤口。如此伤口便算是简单地包扎完毕,玉灵儿点了白盈小腿上的几个穴道。

  “这药粉只能止血消炎,我现在就背你回树屋上药。”说完,玉灵儿便将白盈背到身上。林倾紧紧跟在玉灵儿身后,生怕自己也踩到个什么机关,给大家添麻烦。

  回到树屋,玉灵儿将白盈放到榻上。被玉灵儿点穴之后,白盈的腿只觉得麻麻的,感觉不到任何的痛。林倾给她倒了杯水:“刚才出了那么多汗,来,喝口水。”

  白盈接过茶杯,感激地喝着茶。白羽在木屋外跟阿水聊天,俩人一起看到白盈被玉灵儿背了回来,便一起来到树屋。玉灵儿去楼上拿药,林倾用帕子给白盈擦汗。

  白羽看了眼白盈腿上的帕子,忙问道:“小姐,白盈这是怎么了?”林倾自责道:“都怪我,急着要进林子,害白盈踩到了林子里的机关,让她受伤。”

  白盈忙抢过话:“不关小姐的事,我们都不知道林子里有机关,是白盈自己不够小心,才导致自己受伤,小姐不必自责。”

  林倾叹了口气,一脸惭愧地说道:“瞧,受伤了还帮着我说话呢!”阿水蹲在白盈面前,看着她的小腿,心疼地问道:“还疼不疼?”

  为了不影响到伤口,白盈的裙子已经被撕了一截,露出了白花花的细腿。白盈忙用手挡住自己的腿:“你别看。”阿水激动地说道:“你都受伤了,我看一下怎么了,把手拿开。”

  白盈羞得满脸红晕,伸手一把推向阿水:“不许看,男女授受不亲!”原本紧张的气氛,被两人一闹,突然之间缓和了不少。

  林倾站到白羽身旁,两人会意一笑。阿水也不躲,抓住白盈的手回道:“怕什么,大不了我娶你!”这下白盈红晕的脸颊,更是“噌”地一下红过猴子屁股了。

  白盈难为情地看了看林倾和白羽,羞怒地回道:“谁要你娶,我才不嫁给你。”玉灵儿从楼上下来,手里拿了个大碗:“我不管你们谁要娶,谁要嫁,麻烦先让我给她上药。”

  说着,将阿水挤开。拆掉了包裹着白盈小腿的帕子。小腿仍旧一片红肿,不过血已经止住了,凝结在伤口处。玉灵儿从碗里拿出纱布,擦拭着伤口。

  不一会儿,红肿奇迹般地慢慢消退。伤口处的血块也被洗掉,鲜血又渐渐冒了出来。白盈感觉不到痛,但是阿水有些心疼啊!

  一副欲又止的的样子,恨不得亲自帮白盈上药。用药水冲刷了几遍,伤口处竟然慢慢止住了血。洗过伤口,玉灵儿拿出干净的纱布,重新包扎伤口。

  “不用上药了吗?”林倾疑惑地问道。玉灵儿缠绕着纱布,回道:“不用了,这就是药,明天就不疼了。”阿水关心地问道:“明天就好了吗?”

  玉灵儿给纱布打了个结,回道:“明天只是不疼而已,好没好还得看身体的复原能力,也就这两三天之内,应该就可以好了。”

  白羽扶着白盈回屋里休息,林倾和阿水跟在两人身后。阿水有些闷闷不乐,刚才他主动提出要背白盈回来,不过被白盈一口拒绝了。

  林倾拍了拍阿水的肩膀:“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喜欢我们家白盈?”阿水紧张地看着林倾,内心纠结。林倾是白盈签了卖身契的主子,她的婚姻自然是林倾做主。

  可是林倾会让自己娶白盈吗?白盈这段时间对她无微不至,自己都是看得见的。如果自己娶了白盈,那就意味着白盈以后就不能一直做她的丫鬟了。林倾,舍得吗?

  阿水舔了舔嘴唇,跪了下来:“小的是喜欢白盈,如果有哪里冒犯了主子,还请主子原谅!”林倾扶起阿水:“我就问问,别紧张,喜欢就喜欢呗,又没要你怎么样。”

  两人身后响起了两声咳嗽,冰璟程不知是何时出现的。林倾指了指冰璟程,跟阿水说道:“你先去看看白盈吧,我有话跟他说。”

  阿水进了木屋,屋外就剩下林倾和冰璟程两人。“呃,”林倾掏出怀里的信封,“我在溪边捡到了这个,是你掉的吧?”冰璟程的心咯噔了一下,原来这封信被林倾捡了,难怪自己会找不到。

  “是我的。”冰璟程伸手拿过信封。

  林倾手一扬,没给他:“这封信是你写的?”

  “嗯。”

  “里面写的都是真的?”

  “嗯。”

  “我之前真的跟你热恋过?”

  “嗯。”

  “你现在还记得这些事?”

  “嗯,嗯?不记得了。”

  “好吧,”林倾耸耸肩,“那我就物归原主好了。”冰璟程再次伸

  手,岂料又被林倾躲开了。玉灵儿在树屋上一直看着,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声一出,冰璟程锐利的双眼砍向玉灵儿。玉灵儿接收到冰璟程不爽的目光,跳到了门里面。再探头出来的时候,两人已经不见了。

  冰璟程带着林倾,直接踏着枝头飞远了。林倾紧张地挂在冰璟程的身上,生怕自己摔下去变成肉饼。好一会儿两人才落地,林倾抬手捂着狂跳的心脏。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四周好像很安静,月光柔柔地映在两人的脸上。这个场景,也似曾相识。这四周有点暗,林倾将明月珠拿出来。

  明月珠一出,四周突然想起一片叫声。蟋蟀尖锐的叫声突然传来,震耳欲聋。林倾忍不住捂死了耳朵,这是得有多少蟋蟀才能叫成这样。

  冰璟程皱了皱眉头,又带着林倾跃过树林,来到瀑布边。湍急的河水翻过岩壁,直落下大水池。又因下坠途中受到凹凸不平的岩壁阻挡,到池里的时候声势小了不少。

  在月光的照耀下,笼着水汽的瀑布有一种朦胧的美感。水汽弥漫在池子四周,也渐渐笼罩住林倾两人。林倾看了看四周,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showbyjs('灵犀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