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婚 第54章 回合

小说:拒婚 作者:觅芽子 更新时间:2022-05-19 19:18: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原来树上攀附着一条巨蟒,被冰璟程的动静弄醒了。巨蟒吐着信子,搜索空气中陌生的气味。冰璟程快速来到进洞的小道,耳边确已听见巨蟒吐舌的“咝咝”声。

  巨蟒从树上爬了下来,跟着气温追踪冰璟程。地上的白骨被掀了起来,巨莽晃着脑袋跟上来了。所幸巨蟒太过庞大,在小道里的行动老是被两边的墙壁挡住。

  但是巨蟒硬顶着墙壁开了一条道,紧紧追在冰璟程身后。冰璟程紧张地快速前移,终于跑出了洞口。然后一个飞身闪到树上,踏着树叶离开。巨蟒也冲出了洞口,露出了硕大的蛇头。

  但是它的身体却被卡在了山洞里,再也动弹不得。冰璟程飞快离去之后,不一会儿,灵族族长便出现在山洞前,望着洞口。巨蟒吐着信子,阴森森地盯着突然出现的族长。

  冰璟程为了逃命强行运功,这才将速度提高到最快,逃过了一劫。回到树屋的时候,天已微亮。冰璟程掏出怀里的还魂草,确认没有弄丢,然后才进了树屋。

  冰璟程回来之后,闲灵老人就收到了无尘大师个白眼。虽然有些心虚,但是也有些委屈。已经说了很危险了,他还去。那是他自己的选择,怪得了我吗?

  闲灵老人一边准备着解毒的东西,一边偷偷伤心。无尘大师给冰璟程上了药,然后又立刻给他运功疗伤。终于在清晨的时候,让他能休息一下,平复一些气血。

  林倾想去树屋找冰璟程,却被白盈拦了下来:“小姐,我们休息一会儿再去吧!”林倾奇怪地问道:“白盈,你今天有点怪怪的哦!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白盈忙摇头:“没有没有,小姐您不是刚吃饱嘛,多休息一会儿比较好。”冰璟程回来的时候,白盈跟白羽都是看见了的。所以冰璟程让她们不许告诉林倾,还得帮他拖延时间。

  现在看来,再拖下去林倾就得怀疑了。林倾没再问什么,往树屋去了。白盈紧紧跟在身后,不再多说什么。经过无尘大师的疗伤,冰璟程的伤势已经好了许多。

  林倾来到树屋的时候,冰璟程正在跟无尘大师下棋。“啊程!”林倾小声地喊道,看到冰璟程是在陪无尘大师下棋,林倾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刚才还以为冰璟程出事了呢!

  冰璟程抬起头来:“啊倾,你来了。”楼上传来一阵脚步声,玉灵儿突然出现在楼梯口:“林倾,上来。”林倾下意识地将手收回胸前,挡在胸口的位置。

  “现在就要开始了吗?”林倾问道。玉灵儿朝林倾招着手:“嗯,你的比较复杂,得先从你开始。”冰璟程站起来,在林倾的额头印下一个吻:“去吧!没事的。”

  林倾抱了抱冰璟程,才顺着楼梯上楼。原来阁楼不是卧室,而是个像实验室一样的地方,摆了许多器材。闲灵老人将热水不停地从厨房吊上来,然后倒入一个大木桶里。

  灰褐色的热水冒着热气,散发出一股怪异的药味。玉灵儿端来一碗汤药:“把这个喝了。”林倾乖乖地将药汁喝下,除了有点臭之外,味道并不苦。喝了药,林倾来到玉灵儿身边。.九九^九)xs(.co^m

  桌上放着许多药材,玉灵儿一样取一点,放入研钵中磨成粉。然后将药粉倒入木桶里,用一个木勺搅拌均匀。玉灵儿将墙上靠着的屏风拉出来,挡在木桶四周。

  将屏风摆好,玉灵儿用手试了下水温:“林倾,过来,把外面的衣服脱了,留下里衣,然后泡进去,水温有点烫,适应了就没事了。”林倾按照玉灵儿的话,泡进了木桶。

  水温比平时的略微烫一些,不过还能接受。很快,林倾便觉得自己浑身燥热,口干舌燥。玉灵儿将一大壶茶水放在木桶边:“渴了就喝水,尽量多喝点。”

  用热水泡澡,可以加速血液循环。玉灵儿给林倾喝的是特制的药茶,可以清除她体内的毒素,方便等下将蛊虫排出体内。林倾泡药浴的时候,冰璟程也开始解毒了。

  楼下,冰璟程在榻上打坐。吃下爱情草制的药丸后,无尘大师便在其身后运功,用内力加快药丸起效。一柱香的时间,冰璟程便开始感觉心脏处有东西在爬。

  蛊虫足足用了一刻钟,才爬到了肚子的位置。蛊虫的足像刀子般,行走在冰璟程的身体里。冰璟程忍耐着剧痛,聚精会神地感受着蛊虫的爬行。由于怕会影响到蛊虫的行动,不敢用力呼吸。

  冰璟程的手,一点点地跟着蛊虫移动,用来明示蛊虫现在的位置。待到胃部的时候,才停了下来。蛊虫在胃里会被胃酸腐蚀,不过胃酸只会让他发狂,杀不死它。

  此时冰璟程已经疼出了一身汗,阿水手里拿着替他擦汗的帕子。帕子擦了又擦,已经湿透。冰璟程接过闲灵老人递来的绝情花水,一口喝下。一股清凉顺着食道滑进身体,缓解了不少痛苦。

  现在绝情花水已经喝下,就等蛊虫被杀死了。又过了一刻钟,冰璟程的胃里一阵火烧一样地疼。应该是蛊虫在挣扎,所以导致它的细足刮到胃壁,引起了细小的创伤。

  冰璟程咬着牙齿,攥着拳头,忍受着身体深处传来的剧痛。另一边,林倾泡了一刻钟的澡之后,玉灵儿便将绝情花的汁液用内力,注入了林倾的体内。

  林倾泡得晕晕乎乎的,只觉得手上一疼,便晕过去了。时间慢慢流逝,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玉灵儿捞起了林倾泡在水里的手,再次给她把脉。闲灵老人在屏风后着急地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玉灵儿放下林倾的手,回道:“可以开始了。”接下来,就是至关重要的步骤了。闲灵老人拿起一把银质匕首,用火舔了两下刀面。然后将刀面浸入一碗不知名的液体中,再重新过一次火舌。

  闲灵老人来到屏风前,将匕首递了进去:“开始吧!”玉灵儿接过匕首:“嗯,开始了。”锋利的刀刃划破了林倾的手腕,鲜红的血液缓缓流出。林倾后来还挺庆幸自己当时晕过去了,感觉不到疼痛。

  这时,闲灵老人递进来一个碗。玉灵儿从碗里拿出一条薄薄的纱布,轻轻地盖住林倾手腕的伤口。玉灵儿紧张地说道:“看好时间!”闲灵老人早已点了一根香,用来计算时间。

  “半柱香了,还没出来么?”闲灵老人在屏风后走来走去,眼看着香烧到了一半。玉灵儿凝神定气地盯着伤口上的纱布,若是蛊虫出来了,纱布上就会有黑色的斑点。

  “还没有,我再帮她一把!”玉灵儿轻轻握住林倾的手,用内力过了一

  次林倾的手臂。鲜血因为注入了内力流速加快,纱布已经被染得通红。没有,蛊虫还是没有出来。

  再试一次,林倾必然会失血过多。可是如果不试,她就必死无疑。玉灵儿再次给林倾过了一遍内力,纱布上还是一片腥红。突然,在玉灵儿开始怀疑自己的时候,纱布上出现了一个小斑点。

  在一片腥红中,那黑色的斑点是那么的夺目。“出来了!出来了!”玉灵儿激动地将纱布抽开,蛊虫粘着在纱布上,被一起带离了林倾的身体。玉灵儿快速地点了林倾的穴道,为她保命。

  闲灵老人激动地撞开了屏风,却见玉灵儿面色苍白地站在桶边,帮林倾包扎伤口。闲灵老人刚想说话,玉灵儿便跪倒在木桶边:“闲灵,接下来只能麻烦你了!”showbyjs('灵犀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