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婚 第29章 相逢

小说:拒婚 作者:觅芽子 更新时间:2022-05-19 19:18: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自从金凤钗出事后,林父便都待在了书房内,没再去过牡丹园。林父待在书房里,将林家的店铺都理了一遍。这才发现,只要是经刘氏手里接管的,没有一间的业绩是出色的。

  但是分店却越开越多,而自己以前并没留意,总以为分店多是件好事。现在算下来,其实刘氏是将大店拆成了许多小店。林父有些搞不懂,刘氏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开那么多分店?

  现在林家的店铺遍布京城,但是做得大的就自己管的那几个。自己那么信任刘氏,难道却换得个所托非人了吗?再说穆宇飞,自从退了林倾的婚约后,就没再来过林宅。

  他不是喜欢芸儿吗?为什么不来给芸儿提亲?穆家的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林父一阵头晕脑胀,现在,还有什么事是自己知道的?清楚的?为什么自己觉得眼前一片迷茫?

  林倾放假的第一天,舒舒服服地睡了个懒觉。用过早饭,林倾便了去书房,打算跟父亲汇报一下自己的成绩。走去书房的路上,林倾总感觉怪怪的,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来到书房的时候,管家正端着父亲吃剩的早点出门。管家见到林倾似乎有些吃惊,居然招呼都不打便走了。推开房门,林倾便看见父亲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太阳柔和地打在他的头发上,给人一种沧桑之感。可是他不是刚吃过早饭吗?怎么那么快就又睡着了?林倾疑惑地推了推父亲,发现父亲没什么反应。

  又摸了摸父亲脖子上的大动脉,还在跳,顿时松了一口气。林倾喊了几声林父,他还是没什么反应。没办法了,林倾只好往林父的胳膊上用力一掐。

  连掐了两下,林父才醒过来。林倾轻轻揉着自己的手指,又心疼地吹了吹。林父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睁着眼睛一动不动。

  林倾看道死气沉沉的父亲,顿时吓了一跳:“白羽,你快看看,我父亲这是怎么了?”林倾急忙说道。白羽上前给林父把脉,看眼球,然后回道:“小姐,老爷好像是中毒了!”

  “什么,”林倾着急地问道,“我父亲中了什么毒?”白羽摇摇头,回道:“奴婢仅能诊断小病小痛,小姐还是把老爷送到梨花堂让孙大夫诊治吧!”

  “好,白盈,你快去准备轿子。”林倾担忧地拍了拍父亲的脸。白盈出门不一会儿就回来了,然后带回了一个惊人的消息。现在林宅里,除了书房里的四个人,其他人都不见了!

  林倾诧异地问道:“怎么回事,彩蝶跟欢喜刚才不是都还在吗?”白盈摇摇头,回道:“现在已经不在了,宅子里就只剩下咱们四人了。”

  “绫罗,霓裳,”林倾叫出了暗卫,“你们刚才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绫罗回道:“我跟霓裳只负责主子的安危,其他的事我们不多关注。”

  霓裳接着说:“不过,从两天前,我们便感觉到林宅的人在渐渐往外转移了,主子可先去医馆,待属下将林宅彻查一番再回复主子。”

  林倾也管不了那么多,便让白盈出门雇了轿子,带着林父赶去梨花堂。绫罗还是在暗处保护,留下霓裳独自检查林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梨花堂里,掌柜的一见林父的神情,便知道病情不简单,忙将林父安顿到厢房中。白羽也很快就找来了孙大夫,孙大夫虽然不乐意地进了厢房,但是看到林父的病态后,便突然有了精神。

  厢房里,大家都敛声屏气地等着孙大夫诊断的结果。良久,孙大夫才捋着胡子说道:“这位病人是中了**散。”林倾忙问:“**散是什么?”

  孙大夫最讨厌别人打断自己说话,当即白了林倾一眼,接着说:“**散能使人神情恍惚,意志涣散,连服七日便会让人在不知不觉中睡死过去。”

  “那”林倾还没问出话来,便被又孙大夫瞪了一眼。这小姑娘真是的,就不能好好听自己把话说完嘛!孙大夫又接着说道:“就病人目前的情况来看,老朽还能救得回来。”

  “你别问,”孙大夫再次打断林倾的问话,接着说,“这解药也不难找,梨花堂刚好有,就是这个天山雪莲有点贵而已,好了,你现在有什么问的就问吧!”

  “就只要天山雪莲这一味药吗?不加点其它药引什么的?”林倾问道。孙大夫翻着药箱:“天山雪莲虽然能解毒,但是这个毒太损身体,就算解了毒也要休养个十年五年,身体才能完全康复。”

  林倾听明白了,父亲的身体一时半会儿是恢复不好的。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努力筹钱给父亲买药。父亲是林倾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弟弟唯一的亲人。所以,自己决对不会让父亲有事的!

  林倾在孙大夫面前跪了下来,一边叩首一边说道:“林倾恳请孙大夫救我父亲,多少钱我都给,林大夫尽管开好药,林倾就将家父的命交到孙大夫手上了。”

  孙大夫点点头,将林父扶到床上后,便出去抓药。林倾还在想宅子里的事情,这时,霓裳突然抓了个人进来。那人就是刚才给父亲送早饭的管家,仔细一看,他根本不是管家!

  霓裳将那人交给林倾,回道:“禀主子,这人是在牡丹园抓到的,当时他正准备从牡丹园的密道逃走,属下已经封住他的穴道,他现在动不了。”

  林倾看了看地上的人,说道:“把他绑到椅子上去。”霓裳将人绑到角落里,然后就隐身了。林倾的双眼一直盯着椅子上的人,足足盯了五分钟。

  那人先是一脸的不屑,然后是怀疑,接着是紧张。最后他只要一对上林倾的眼睛便浑身打颤,十分恐惧。

  林倾轻哼了一声,跟白羽说道:“找个隐蔽的屋子,先关他两天,把屋子里面都点上灯,越亮越好,还有不许他睡觉。”

  白羽领了命令,便去准备了。坐在房里,林倾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见到冰璟程。以前冰璟程总是能给自己提前准备好很多事,只要有他在,自己总是什么都不用担心。

  之前还一直觉得冰璟程太过贴心,当自己是小孩子,什么都帮自己弄好。现在冰璟程不在了,林倾才知道,自己真的什么都不懂。

  他现在会在哪里呢?桃花斋,还是水月阁?应该是在水月阁吧!如果是在桃花斋,冰璟程肯定会来找自己的。原来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渐渐依赖上冰璟程了。

  静静地呆着,林倾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刘氏跟林芸去哪里了?那么多下人,怎么会一个不

  剩都走了?父亲为什么会被下毒?是谁下的毒?等等,似乎还漏了一个人!

  林煌武!林煌武是在学院住的,一个月只能回家三天。所以自己只是在石阡庵的时候见过他,对他没什么印象。林煌武是不是也失踪了?

  林倾想着,便说道:“白盈,你立刻去一趟兰亭轩书院,看看林煌武在不在书院,要是在的话你就把他带回来。”白盈领了命令便出门了,现在厢房里就剩下林父和林倾两人。

  林倾支着额头,自己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突然变成了这样。现在父亲中毒,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林倾突然觉得自己好孤独,心底涌出一股无助的感觉。.xs.co(m)

  厢房的门被人推开,是白盈回来了。白盈神情凝重,看样子林煌武也是不见了。白盈上前回禀:“回主子,林煌武也不见了,不过属下在林煌武的枕头底下发现了这个。”showbyjs('灵犀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