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婚 第27章 相逢

小说:拒婚 作者:觅芽子 更新时间:2022-05-19 19:18: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回家第三天,比起前两天的惊心动魄,今天实在是太风和日丽了。林倾起床后,又被林父叫去吃早饭。刘氏看了看林倾身后的白羽,说道:“倾儿要是还缺丫鬟尽管跟娘说,娘给你挑好的。”

  下之意,就是说自己挑的不好咯?林倾挑挑眉:“谢二娘关心,倾儿买的丫鬟别的不说,就一点倾儿很满意,她们俩都会些拳脚,以后倾儿出门逛街就有保障了。”

  刘氏听了,一脸伤心地说道:“倾儿还在怪娘没有照看好你吗?都是娘的错,是娘没有看好你,让你受苦了,都怪娘不好!”说着,还抽出帕子,擦了擦眼泪。

  林倾见了,忙解释:“二娘误会了,倾儿没有责怪二娘的意思,是倾儿自己站得太靠街心了,才让贼人轻易得逞,二娘无需难过,倾儿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刘氏忙收起帕子,应道:“倾儿不怪娘,娘就放心了。”林倾坐下来,安静地吃完了早饭。林父才“随口”说道:“对了,你回来已经两天了,在石阡庵得的宝物打算什么时候交给家里?”

  林倾想了想,回道:“嗯,也对,这东西还得给父亲保管才好,倾儿等下就回菊园,将宝物拿给父亲。”林父点点头,去了书房。林倾也回了菊园,拿上金饭碗去书房。

  书房里,有个人正在跟林父商量铺子里的事。林倾将锦盒放在书桌上,打开。锦盒里是一只精致的小金碗,镶了用银压成的回形纹边。碗的四面还压了福字。

  碗旁边是一双金筷子,跟一个金汤勺。除了这几样,还配了一个白玉做的莲花筷架。林倾将锦盒交给林父,想了想说:“父亲,倾儿的书房里没有放什么书,可否让倾儿在书房挑几本回菊园?”

  林父点点头,让林倾去书房了。什么四书五经,诸子百家等等都有。但是这满屋子的书,竟有九成是新的,看样子这些书也不过是些摆设罢了。商人嘛,摆几本书充充样子,也是常有的事。

  林倾正挑着书,便听见那人跟林父说道:“老爷,咱家的首饰店开业一年以来,生意都不是很好,而且我们已经做了好几次调整,价格已经接近平本了,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林父叹了口气,也正为难着。林倾随手拿了一本《京城梦华录》,便出了书房。看到林父愁眉苦脸的,便问:“父亲可是有什么烦恼,倾儿愿意替父亲分担。”

  那人看了一眼林倾,问道:“想必这位就是大小姐?”林倾点点头:“正是,您是?”那人回道:“在下是林氏分店“金凤钗”的掌柜,姓赵。”林倾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原来是赵掌柜。”

  林父看了眼林倾,说道:“倾儿你先回园,为父跟掌柜还有事要商量。”林倾意味深长地看了赵掌柜一眼,赵掌柜不悦地说道:“大小姐有什么话可以直说。”

  林倾站起来,说道:“父亲刚刚跟赵掌柜说的话倾儿都听见了,倾儿这里有一计,不知父亲可否愿意一听?”林父有些好奇,回道:“你说说看。”林倾便说:“我们与其继续降低首饰价格,还不如直接送首饰。”

  赵掌柜随即嗤了一声,说道:“大小姐,你这是要白白送银子给别人花啊?咱不赚钱啦?嘿,还真会想,大小姐,我们开的是首饰店,不是救济堂!”林倾笑了笑,说:“赵掌柜别急,我还没说完呢!”

  林父也一头雾水,不知道林倾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林倾接着说:“我们可以设定一个购买额度,比如买够10两银子的首饰,我们就送一个雕花妆奁。”

  赵掌柜听了更是哈哈大笑道:“买首饰都会送一个首饰盒,大小姐该不会没亲自去买过首饰吧?”林倾也不恼,接着说:“买首饰送的首饰盒太过普通,许多妇人家都会另外买一个漂亮的妆奁,而我们送的就是这种妆奁。”

  现在,林父终于听出了一些林倾的想法。不过这样一来,赚的可就少了。林倾看出了父亲的顾虑,接着解释道:“这样一来,我们的首饰不仅不降价,反而还得升价,所以稳赚不亏。”ぷ小@説首發.xs.cΘmm.xs.cΘm

  赵掌柜嫌弃地看着林倾,说道:“降价都卖不出去,升价了还能卖出去?大小姐,看来你也不懂做生意嘛!”林倾不去理会这位赵掌柜,只看向林父:“父亲意下如何,可否让倾儿一试?”

  林父摸着下巴,沉思着。其实自己也认为林倾的方法不太可行,但是直觉告诉自己,这似乎也值得一试。良久,林父拍了拍桌子,跟林倾说:“为父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若是方法奏效,为父重赏!”

  林倾得了父亲的同意,很是高兴。接近林家产业的第一步,已经迈出去了。但是林倾并没有去过林家的首饰店,所以林倾决定下午的时候去一趟,了解了解店里的真实情况。

  午休起床后,林倾便带着彩蝶和白羽出门,留下了欢喜和白盈看园。刘氏连着两次都没能杀了自己,不知道接下来她会怎么做。留下白盈,可以帮着留意刘氏的举动。

  坐在轿子,摇摇晃晃来到了街市。就地理位置来说,能在街市开的店,人流肯定是有的。进了店,林倾第一眼便觉得这家店的装潢不可以。空有华丽的布置,却没有丝毫女性应有的柔美。

  在店里逛了两圈,店里的首饰款式大多重复。要知道,造型再好看,看多了也是会腻的。而且质量上也是参差不齐,所以进店看的人多,买的人少。这样看来,也难怪店里的生意会不好了。

  店里逛了一圈,林倾却没见到赵掌柜的踪影。去账房里看,只一位细瘦的账房先生在管账。林倾报上身份,将父亲给的信物亮了出来。账房先生看了,便不再阻拦林倾看帐。

  虽然林倾不是很懂看,但是账目上有好几处明显的纰漏。林倾放下账本,问道:“赵掌柜去哪里了?”账房先生犹豫了一下,正想说,门外便进来了赵掌柜。

  赵掌柜此时已经醉醺醺的,浑身酒气。一进账房便直接躺榻上睡觉了,嘴里还喊着什么“小虹儿”。林倾生气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赵掌柜刚才去哪了,为什么不在店里守着?”

  管账先生瞟了赵掌柜一眼,紧张地回道:“掌柜的,他,他应该是去了彩绣楼。”林倾接着问道:“彩绣楼是什么地方?”管账先生为难地看着林倾,小声地答道:“就是,就是喝花酒的地方。”

  “岂有此理,”林倾心里早就猜了个大概,“现在店里还在营业,赵掌柜怎么能擅自离守,他一直是这样吗?”“这,”管

  账先生回道,“小人来店里的半年期间,掌柜他的确是天天如此。”

  林倾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来人啊,给我把这位赵掌柜扔到店外去,我现在就将赵掌柜给辞了。”店里的伙计在账房外面面相觑,赵掌柜其实是刘氏的人,这位大小姐真能做得了主吗?

  “怎么,你们的工作不想要了?”林倾又喊道,“还是你们跟赵掌柜一样,偷了店里的钱去喝花酒,所以才不好意思动手?”伙计听了,连忙否认:“没有没有,大小姐误会了。”

  林倾想了一下,让彩蝶回林宅找父亲来店里出面。两个伙计将赵掌柜抬出到店门口,林倾觉得不雅观,让他们抬远一点。这赵掌柜不知喝了多少酒,已经睡死过去。showbyjs('灵犀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