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婚 第8章 离不开他

小说:拒婚 作者:觅芽子 更新时间:2022-05-19 19:18: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两人默不作声地出到院子。阿水挂在树上,看到冰璟程出来便一个翻身落地。冰璟程看向阿水:“我们送林小姐回石阡庵,然后就回水月阁。”

  阿水看向冰璟程身后的林倾,林倾正盯着冰璟程的背影发呆。不太清楚这两个人发生了什么,但是阿水觉得自己最好还是闭嘴为妙。三人一前一后地出了院子,经过菜地,来到了山洞下。

  阿水在山洞下一番捣鼓,山洞旁居然出现了一扇石门。阿水得意地说:“这里面的升降机无尘大师研究了足足三年,是近日才做好的,刚才我跟大师已经坐过了,感觉还不错。”

  冰璟程没接话,而是看了林倾一眼。林倾兴致缺缺,满脑子都是自己中蛊的事。虽然自己很想给冰璟程一个开心的微笑,但是一想到这可能是蛊虫搞的鬼。林倾整个人都蔫了,有一种怀疑人生的感觉。

  没人接阿水的话茬,气氛还是那么压抑。带着冰璟程跟林倾进了石室,三人上了升降梯。这升降梯布置精致,还配了软垫长椅。林倾跟冰璟程齐坐在垫子上,倒是阿水还站着。

  林倾看看冰璟程,又看看阿水:“阿水,你怎么不坐下?”阿水摆弄着机关:“林小姐说笑了,哪有下人跟主子同坐的。”升降机在缓缓上升,林倾盯着四周的栏杆发呆:这是个有升降机的古代。

  不一会儿,升降机顿了一下。阿水率先走出升降机,拨弄着墙上的机关。头顶仍是一片暗土,显然这里还不是地面上。又一道石门打开,三人顺着楼梯向上走。

  楼梯里面有些闷热,绕了两圈才到达顶部。再次穿过一道石门,扑面而来的清新让人瞬间神清气爽。没想到出入口居然设在一个隐蔽的山洞里。

  出了山洞林倾才发现这里很熟悉,居然就在温泉池的背面,难怪刚才在楼梯里那么热。冰璟程将林倾一直送到尼姑庵后门,阿水在不远处等冰璟程。“

  你走吧,”林倾回头,“我到了。”冰璟程从怀里掏出琥珀瓶,倒出一颗药丸。将药丸递给林倾,说道:“先把药吃了。”林倾接过药丸,指尖的触碰竟有种触电的感觉。

  林倾快速地收回了手,吃下手里的药丸。一股夹杂着微甜的苦涩,在口腔中蔓延开来。林倾抬头看了冰璟程一眼,转身要离开。

  “等一下,”冰璟程一把抓过林倾的手,又立即松开,“戌正的时候我在温泉那等你,我们好好聊一聊。”“好。”林倾顿了顿身子,然后便头也不回地消失在门后。

  冰璟程看着林倾进门,看着门一点点合上。但是却知道,她并没有离开。因为冰璟程清楚地感觉到,门后并没有传来离开的脚步声。

  “当,当,当”

  林倾的确没有离开,而是靠在门后发呆。沉重的钟声让林倾猛然回过神来。一阵细小的脚步声逐渐靠近,林倾下意识地望去。

  原来是清平找自己来了,清平发现自己一整天都不在庵里了吗?小跑到林倾面前,清平捂着胸口缓气。看着林倾说道:“啊倾,原来你在这儿啊,你才大病初愈,就不要乱走动了”

  一见面,清平就劈头给自己一通说教。除了哥哥之外,也就清平会这样关心自己了。林倾心里涌现出一股感动,眼睛有些湿润。这种感觉,肯定不是蛊虫的作祟。

  蛊虫只能让中蛊之人相爱,并不会影响中蛊之人对除爱情之外的亲情和友情的感觉。所以这是自己与清平的友情,是自己真实的感觉。

  “好了,晚饭时间到了,我们去用饭吧。”说完,清平拉着林倾往膳厅走。林倾偷偷抹了下眼睛,挽上清平的手走了。门后,冰璟程自是听到了清平的话。小说更新最快电脑端s.xs.

  “啊倾。”冰璟程念了一遍,自己其实还不知道这位姑娘叫什么名字。晚上一定要好好聊聊,不管有没有中蛊,自己侵犯她这件事已成事实,自己是一定要对此负责的。

  吃过晚饭,清平陪林倾回房休息。一回到房里,林倾就坐在床上发呆。清平摸了摸林倾的脑门,问道:“啊倾,你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找慧仁师太。”

  林倾摇摇头,回道:“没事,就是身子有些乏了”。看着身旁一脸关心的清平,林倾突然说道:“清平,我们是朋友吧?”清平认真地回答道:“我们不是吗?”

  林倾开心地拥抱清平,说道:“是!”清平轻轻拍着林倾的背,笑道:“啊倾,你今天是怎么了?”两人对视相笑,一种闺蜜间的默契油然而生。

  这时,门外走进来两位小尼姑。来石阡庵的女子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修行,一种是省过。自己就是被二娘罚来这里省过的,通常待1-3个月。

  而这两位小尼姑,其实是被家里人送来修行的。一个叫清乐,一个叫清灵。一些人家会将女儿送来庵里修行,这样的女子三年后便可由家人接回去还俗。

  其实说是来修行,目的也不过就是想让女儿嫁个好人家。也不知何时起,坊间便有传闻。说是修行过的女子,会比较容易受到一些皇亲贵族的喜爱。

  当然会这样做的家庭,社会地位都是很一般。为了攀高枝让女儿来尼姑庵修行,想想也是挺拼的。而且因为有这种想法的人家太多,想进石阡庵还得看佛缘。

  也就是说,清乐、清灵可是经过庵里的考核才进来的。至于林倾,是被送来省过的。这倒是个不好的名声,所以林倾才能轻易进来。

  这个房间里,也就只有清平情况不明。因为清平不乐意提起自己来尼姑庵的缘由,所以大家也都没追问。总的来说,四个女孩相处还挺融洽的。

  清乐跟清灵嬉笑着进了房里,一进门便看见林倾跟清平抱在一起。便齐声问道:“你们在做什么?”林倾摆摆头,回道:“没什么,倒是你们两,说说笑笑地,可是有什么好事?”

  清乐挨着林倾坐下,接过话:“可不是好事么,过几天庵里就要举行‘拈阄射利’的活动,到时候可热闹了,清平你说是不是?”

  清平点点头:“对啊,啊倾,你来之前刚好举办过一次了,这次你可以好好体验下,真的很热闹哦!跟庙会似的,会有很多人来呢!”林倾对这个活动充满好奇,一扫之前的阴霾。

  大家在房里坐了一会儿,便相邀一起去泡澡了。四个女孩缓缓走着,欣赏着这个被夕阳笼罩着的世界。附近的树林里,一双眼睛在盯着她们。

  准确地说,是盯着林倾身旁的清平。他就那样直直

  直地站着,视线随着清平而缓缓移动。清平一直都知道有人在盯着他,而那个人叫君昭铧。showbyjs('灵犀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