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婚 狗粮

小说:拒婚 作者:觅芽子 更新时间:2022-05-19 19:18: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南南~”

  丰南依稀之间听到有人在叫她。

  她从昏昏沉沉的梦里醒过来,看到坐在他床边的段程也。

  “瞧你这个小懒猪,总算是醒了。”他轻轻弹了弹她的脑门,“太阳都晒到屁股了。”

  他把她的衣服拿过来,似是要证明给她看时候不早了一样微微拉开了一条窗帘缝。

  那温暖的阳光就从那道缝隙里倾斜而下,落在她房间的地板上

  丰南还未从刚刚的梦境中完全醒过来,他看到熟悉的脸一瞬间没有分清,抓住他的半边手,“也哥,六月十七号,你去了吗?”

  段程也看着她的脸有些苍白,他有些关心地半身俯下来,用手掌贴过他的脸,“六月十七?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六月十七,就是你在宁东镇遇到我的那一天。”

  段程也一愣,手掌揽过她的后脑勺,“傻瓜,我要是没去,我现在怎么会在这里呢?”

  她跟只猫一样钻进他怀里。

  “我做梦了,我在梦里跟小时候的你说,一定要在六月十七去找我。”

  她闻着他身上传来的柚木暗香,那是一种让人心安的味道:“你说梦里的你,会去找我嘛。”

  段程也似是被她这孩子气的问法可爱到了,他轻笑道:“当然会啊,不管在什么时候,我一定会去那里找到你,遇到你,然后守在你身边。”

  他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她。

  “好了,要不要起来,今天早上有一些红豆粥,要不要吃一点。”

  “红豆粥?”丰南仔细看了一下房间周围的陈设,没错啊,这是在她那栋楼下是工作室的房子里。

  她没有请阿姨,有些吃惊地看着他,“哪里来的红豆粥,外卖吗?”

  又接着问了一句:“还有哦,你怎么来了。”

  段程也一看她那个充满求知欲的表情,就知道今天这早饭是送到她心坎上了。

  他轻轻地叩了叩她的鼻梁。

  “我想着你爱吃,今天早上煮了带过来的,我有你钥匙,你忘了?”

  “啊?自己煮的?”丰南吃惊。

  段程也看她那张得能塞得下一个鸡蛋的嘴,就知道她不相信。

  “怎么,瞧不起我?”

  “还配了南瓜饼,怕你甜的吃腻了,也煎了几个饺子,快起来哦,我去厨房把东西摆出来。”

  段程也轻轻落在她脸上一吻,出了房间。

  丰南晃晃自己还有些晕乎乎的脑袋。

  梦里的场景还盘旋在自己脑海里。

  所以未来的段绅是故意拿了一个坏的相机,想要警告故去的段绅吗,而梦境的结尾,车祸的确发生了,在车上的,除了她以外,还有段绅。

  她深吸一口气,摇摇脑袋,忘却这个过去,闻到了小厨房里的味道,一骨碌地爬起来洗漱干净。

  进了洗漱室才发现,自己牙刷上的牙膏都被人挤好了。

  那蓝白色的牙膏条状干净利落地卧在他白色的软毛牙刷上,她听着厨房里的声音,一早上的阴霾都被驱散了。

  小厨房外面,长条的餐桌上段程也刚把碗筷摆出来就看到洗漱完毕出来的丰南。

  他拉开椅子,“过来坐。”

  丰南穿着家居拖鞋,坐到他已经放好碗筷并且拖出来的椅子上。

  段程也递过来一碗盛好的红豆粥,用勺子不断翻搅着散着热气:“这会应该温度正好,不烫不凉。”

  她把她那碗提早盛出来避免烫口的粥放到她面前,自己又从保温小饭煲里盛了一碗新的,坐在她对面。

  “尝尝。”段程也有些期待地看着她。

  丰南用勺子舀起一口,送进嘴里。

  那红豆香糯可口,想必是用了很久的慢火细炖熬出来的。

  “我没有另外加糖,是不是太淡?”

  丰南摇摇头,这红豆品质好,自带的回甘有着独特的味道。

  “很好喝。”

  丰南一勺一勺地往嘴里送,止不住地夸着。

  段程也看到丰南满意地点头,心里那块石头才落了地。

  他在家里试了很多次,总是做不成他想要的样子,不是水放的太少就是红豆不够软糯。

  这次煮之前温水浸泡了很久,又赶在她醒前的两个小时把粥炖下去,用明火煮到看不到明显的颗粒感之后,他才觉得应该是能拿出来见人了。

  所幸她爱。

  丰南抬眼看他。

  “也哥,你跟从前不一样了。”

  “哦?”段程也给她夹了一个南瓜饼,“那是哪里不一样?”

  “就……”丰南拿着勺子托着头,“变的更温柔了,也更体贴了。”

  “嗯。”他脸上倒没什么特殊的神色,倒是反问她,“那你有没有更爱我一点?”

  丰南笑笑不说话。

  段程也加问道:“喂,你快说,你有没有更爱我一点。”

  他穿了一件藏青偏黑的西装外套,头发一丝不苟地已经被打理好了。

  他见丰南不回话,走到她身后,手伸过她腋下就把她抱了起来,自己坐上了那个凳子,然后让人坐在自己的腿上呢。

  丰南不满地嘟囔道,“干什么呢,我吃饭呢。”

  “南南,我都要出差了,你就不能说一句好听的嘛?”

  他把下巴搭在他肩头,柔声带点小委屈地说道,“看在我今天乖乖学习做早饭的份上~”

  丰南吃饱了,放下手里的动作,转头问他,“说起这个事,我记得江伏说,昨晚上你就要去北城啊。”

  “嗯。”段程也安静地看着她的眸子,“可是我走了,今天早上就没人给你做早饭了。”

  丰南心里的小人有些开心。

  原来一个男人突然的甜蜜语真的会让人头晕目眩啊。

  她努力保持镇定,说的风淡云轻的。

  “那我可以去外面吃的。”

  段程也的手附在她的腰上,一用劲,将他们两个之间的距离拉的更近了。

  他语气里有些不高兴,“你去找找,外面哪有我这样精细的手艺。”

  段程也话锋一转,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转过身来,搭着丰南的肩膀,“只是南南,北城的新门店开业,那边的内部管理出了点问题,我得出几天差。”

  “接下来几天的早饭,我没有办法给你做了,不过,我已经定了城东那家你爱吃的早茶铺子,这些天他们都会派人送过来的。”

  “你要是想吃什么,直接告诉他们就好。”

  丰南点点头,眼里带着笑意,“好的,我知道了。”

  “你门前连个监控都没有,我不放心,下午我让人过来给你装上,有什么情况会直接给我打电话,这样我放心一些。”

  丰南耸耸肩:“不至于吧,谁没事来我家门口胡作非为。”

  段程也这会脸上的神色很严肃,“不行,这事你得听我的,门外装一个,我好安心。”

  丰南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知道在她的安全问题上,他一直看的很重。

  说到底,他还是怕她遇到曾经的那些事情,怕自己不在的时候没能保护好她。

  她知晓他的心事,乖巧点头,“好的。”

  “家里的电器不用的时候一定要把电源拔掉,还有啊,吹头发时候,湿着的手一定要擦干净,冰箱里的东西我早上都扔完了,下午让李阿姨给你送过来,要我说,你不如住江环,或者回段家老宅甚至沈家宅院都可以,那样比你一个人住我要放心一些……”

  “也哥……”丰南打断他,她懒懒地把腿伸到桌子底下,“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好啰嗦啊。”

  “比我爸还啰嗦。”她补了一句,起身伸着懒腰。

  段程也走过来,跟个牛皮糖似的粘人:“还不是你让我不省心。”

  他大手一揽,抓过了在客厅里动来动去不安分的人儿。

  段程也附在她耳边,“南南,等我回来,我们就办婚礼好吗?”

  “你不愿意去操心的酒宴随礼流程,我都已经备好了,等我回来,我们只需要去挑一套入的了你眼的婚纱,然后选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两个人一起去度蜜月,好吗?”

  在准备婚礼这个事情上,丰南承认,自己是投入的太少了。

  倒不是她自己不期待,而是因为段程也知道她的喜好,都帮她打点好了。

  就像他说的,他们就差还没有选好婚纱拍好婚纱照了。

  “去度蜜月吗?”丰南有些期待。

  段程也的眼里满是笑意:“是啊,我们可以出去一个月,两个月,甚至半年,一年,都可以。”

  “你什么时候玩累了想回家,我们就回家。”

  丰南仰着自己白皙的脸庞,微微皱着眉头,假意很惶恐地说道:“昂,那不行的,那岂不是不赚钱只花钱。”

  “听上去好烧钱哦。”

  “嗯,那我看看你能多烧钱。”他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多少钱都拿出来让你烧。”

  丰南轻推他,“不正经,花巧语。”

  他窄窄的眼皮下那对秋水含情的眼添了几丝柔光。

  “我真想把你装进我的行李箱里,带上飞机,不管你愿不愿意,都打包带走。”

  丰南面朝着他,帮他整理着领带,半哄着她:“乖,你安心工作,也就几个城市的距离,想我了,直接给我打电话就好。”

  他端正身子方便她更好的摆正他的领带,只是有些陶醉的感受着这种亲近的距离。

  “隔着几个城市的距离呢,你让我怎么安心工作。”

  他抓过她的手,那种温热的触感让他有些留恋。

  丰南抬了抬那只他送的腕表,“不早了,也哥,你该走了。”

  段程也点头,带上蓝牙耳机,下楼上了一直等在楼下的司机的车。

  “走了,你回去吧,有事给我打电话。”

  “好。”丰南摆手与他告别。

  未了,他还添了一句,“没事也要给我打电话。”

  “好了,知道了,我很忙的。”丰南赶着人往车上走。

  告别之后,等车子真的开远了,丰南心里竟然有些空落落的。

  这是他们重新在一起后的第一次分别。

  别说还真有点舍不得。

  虽然刚刚一直是段程也在叮嘱他,在表达他的不舍,乍一看还有些啰嗦。

  但是等到他真的走了吧,还真有些怀念他的“爹式”教育。

  算了,还是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做吧。

  接下来两天都是周末,丰南有足够的时间休息。

  她先是回了沈家看了一趟沈奶奶,又回了一趟江环把画室里的东西清理了一遍,等到了晚上的时候又陪着段爷爷去看庙会里搭好的戏台子唱大戏。

  一天下来,尽数精彩都发给了段程也。

  他回消息很快,基本上都是丰南发出去几秒钟的样子,他就有了回复。

  若不是她看到江伏朋友圈关于这次新开区域线门店会议现场的图片分享,丰南都以为段程也啥事没有就一天到晚拿着手机回消息呢。

  她看到朋友圈里气质斐然的段程也,联想到他一张冷漠扑克脸地听着一帮人相继报告却又私下里偷偷给她回消息叫她小可爱,在开会的关键时刻还在听她讨论天线宝宝到底是男是女的话题的样子,就觉得很想笑。

  她躲在被窝里,想给他发消息,一看时间又很晚了,又觉得有些不合适。

  毕竟江伏说他们这次的行程安排的很紧,估计累了睡了。

  她辗转反复之后还是决定拿起手机,就发一条微信消息吧,等他明天醒了,看到之后心情就会很好的。

  丰南蒙着被子在漆黑的被窝里,亮着手机灯,敲下几个字。

  “小可爱想你了。”

  发完她就迅速把手机丢到一旁,心里扑通扑通地跳的离谱。

  怪腻歪的呀,一点都不像她自己!

  怎么会扭捏地说出这样的话来!

  丰南发完之后又后悔了,她一个鲤鱼打滚翻身起来,抓过手机想要撤回,手机就传来消息的声音。

  她一看,完了。

  就如她猜想的那样,对方不仅回了,还回了条语音。

  丰南抑制住自己有些错乱的心情,小心翼翼地拿着听筒在自己耳边播发。

  那头,低压着的男性嗓音带点性感的笑意。

  “嗯?想哥哥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丰南直接把手机一甩,蒙着被子在被窝里癫狂,这谁受得了。

  简直就是妖孽。

  为什么隔着距离之后,连他的声音都变得那么好听和性感,随便说一句就要把自己身体里的少女心炸醒。

  她假装淡定地没回消息,心里的人却兴奋的不想睡觉。

  这该死的撩拨!

  *

  第二天,丰南顶着个大黑眼圈跟方盖约了一个蛮有情调的地方喝下午茶。

  方盖说路上遇到熟人,要晚一点才到。

  丰南只好在约好的地方等她,她习惯记录生活,等方盖的过程中漫无目的地打量着周围的景色,随意地拍了几张环境的照片发了一个朋友圈。

  过了许久,方盖才姗姗来迟。

  方盖画了精致的妆,穿一套小香风裙装,开始走温婉小女人风格。

  她面色红润,一看就是有爱情滋润的女人。

  丰南没好气,“这又是为了哪个男人延缓你姐妹我的局。”

  “哟。”方盖听出她语气里的不满,“您这语气里似是有些嫉妒,怎么,孤单寂寞冷了?”

  丰南笑着直接想用菜单拍过来,“谁孤单寂寞冷!”

  方盖撇撇嘴翻着菜单,余光瞥见丰南眼下淡淡的黑淤,“这是咋了,昨晚上做贼去了?”

  “别说了。”丰南托着头,“我大概是患上了相思病。”

  “想谁啊?”方盖没当回事随口问。

  “还能有谁?”丰南换了个姿势还是一脸惆怅。

  “哟,难得啊姐妹。”方盖饶有兴趣地合上了菜单,“你和段程也重新在一起之后,我可是从来没有主动听你说过你想他。”

  “不是从来都是他在你屁股后面粘着你的嘛。”

  方盖打趣她。

  “原来你也有心啊,知道想念人家的好了?”

  丰南双手托着腮帮子,“就很奇怪嘛。”

  “一点小事就想要跟他分享,他回消息我就很开心,每天都盼着他回来,想着他对我絮絮叨叨的,还想偷偷让江伏给我拍他的照片,哪怕看着照片也会咧嘴笑。”

  丰南带着点苦恼地跟小姐妹诉说心思:“要是再听到他的声音,我就一晚上都甜到睡不着。”

  方盖一脸受到了伤害的样子:“啧啧啧,你瞧瞧你,满身都是恋爱的酸臭味。”

  “你呀,就是小别胜新婚,想他了。”

  “是啊。”丰南目光随意地落在那绿植密布的门外。

  “我就是想他了。”

  “巴不得他现在就出现在我面前。”

  话音刚落,她就看到门口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高挑的身形,挺括合身的西装,浓密的剑眉下深邃的眼睛朝这边看来。

  她对上他带着笑意的眼,有些不可置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

  而后,面对越来越近的人,她从椅子上起来,惊喜地问道

  “段程也,你怎么回来了?”

  段程也站在她的面前,

  他张开怀抱,挑眉笑着。

  “知道你想哥哥了,这就赶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