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暧昧 第72章番外:苏千寻[13]

小说:烟火暧昧 作者:慕拉 更新时间:2022-05-19 18:2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2章番外:苏千寻[13]

  番外苏千寻

  13

  苏千寻在床边坐下,伸手戳戳闭着眼睛装死的纪琰,紧追不舍地问:“哎,你说清楚,你是不是背着我做过什么?”

  纪琰不答,一动不动,脸已经红得不行。

  苏千寻盯着,想了想,继续用手指戳他胳膊,然后再戳他腰际。

  纪琰没太多弱点,就是怕痒。

  苏千寻一碰他那,他就敏感地蹙紧眉头。

  苏千寻没停,他忍受不住,很快就缩成虾米状求饶:“别——别——”

  “那你回答我,到底有没有。”

  苏千寻还想碰纪琰,哪知忽然被他捉住双手,一个反身压在了身下。

  纪琰睁着眼,因为生病,皮肤有些苍白。

  头发柔软搭在额前,呼吸有点儿发烫。

  他表情认真,制止着苏千寻:“苏千寻,我是个正常男人,有些事你懂就好了,你这样一直问我,我怎么回答。”

  苏千寻感受到纪琰近在咫尺的呼吸,心神略微恍惚。

  她清清嗓子,说:“我就随便问问。”

  纪琰挺无奈,等发觉自己和苏千寻的距离过近且姿势不大对后,就稍微起身,拉开一点距离。

  苏千寻看着纪琰,明白他是碍于现在两人的关系而刻意保持距离。

  她也跟着从床上坐起来,目光紧随着他,问:“你……还很喜欢我?”

  纪琰半阖着眸,喉结微动。

  几分思考过后,他说:“不是还很喜欢,是一直都……”

  他停顿,笑了笑:“你今天怎么总喜欢问这些问题。”

  苏千寻也笑了:“我也不知道。”

  可能是因为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独处过了。

  他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别提谈话。

  苏千寻起身,整理一下衣服,准备离开这。

  “开水已经装在保温壶里,你记得晚上之前喝完。

  好好睡一觉,我走了。”

  纪琰点着头:“我送你出去。”

  “不用了,你睡吧。”

  “苏千寻——”

  纪琰叫住苏千寻,欲又止。

  苏千寻看着他,知道他有话要说,就开口:“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扭扭捏捏了。”

  纪琰露出个笑,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小心翼翼扭扭捏捏。

  大概是很怕自己又说话不经脑子伤害到苏千寻吧。

  他想了想,问她:“现在还单身吗?”

  苏千寻好笑地看着他,回:“我要是有男朋友,还会孤男寡女跟你在这里?”

  这就是单身的意思了。

  纪琰又问:“那你……有想过再开始一段感情吗?”

  苏千寻脸上的笑意止住,轻轻摇了摇头。

  “没有。”

  “为什么?”

  “没为什么,就是觉得,我大概再遇不上像你这么爱我的人。”

  而她,也不会再像九年前那样毫无保留地去爱一个人。

  纪琰定在原地,苏千寻友好跟他告别,像极了跟老朋友再见。

  年中的时候,裴烟一家回来海城。

  三叔的女儿裴兮如要结婚了,他们特意过来参加婚礼。

  裴兮如的婚纱由苏千寻亲手设计缝制,裴兮如是裴烟妹妹,也算她半个妹妹。

  裴烟带着小五月过来苏千寻工作室,苏千寻刚刚忙完。

  小五月又白又可爱,苏千寻一看到就忍不住去抱她,掐着她脸上软肉,爱不释手。

  小五月还用小奶音喊她“姨姨”,她更爱得不行。

  裴烟看着玩闹在一块的两人,笑着提了句:“兮如都结婚了。”

  苏千寻一下就听出外之意,抱着小五月哼哼:“他们谈了那么多年,结婚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你现在,就准备一个人过?”

  “一个人挺好的。”

  “放屁。

  以前你在国外,天天说自己孤单寂寞冷。”

  “那我现在不在国外了呀。”

  裴烟:“……”

  这个苏千寻,还真会偷换概念。

  苏千寻抱着小五月在裴烟前边的椅子坐下,给她递了一个小饼干,然后对裴烟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现在真的没什么想法,我一想到要跟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认识、了解、交往再结婚,我就觉得好累好漫长。”

  “那你有考虑过跟纪琰重新在一块吗?”

  苏千寻愣了下,夸张地说:“你开什么玩笑,我都跟他掰了这么久了。”

  裴烟有点认真:“当时你跟他分手,是个正确的决定,你一个人过得很好。

  不过现在过去这么久,大家都变了,我不知道你的想法有没有变化。”

  苏千寻沉默一会,然后叹气:“以后再说吧,我和他可能都有了不同的变化,但是谁知道后面还会不会再重蹈覆辙。”

  怎么说都是马上奔三的人了,没有那么多勇气去赌。

  当时分手,就是因为性格不和,各方面不合适。

  哪能说几年过去,一下就变合适了。

  裴烟支持苏千寻所有的决定,但她还是忍不住说:“以前我很不看好他,可是后来,我觉得他挺爱你的。

  每个人都有幼稚任性冲动的时候吧,或许等你们都成熟了,还会有机会重来。

  这个世界那么大,能遇上一个爱对方胜过自己的人,太难了。”

  苏千寻陷入思考。

  是啊,世界那么大,她……也就只对纪琰动过心。

  裴兮如婚礼过后,裴烟要回京市。

  临走前,她约苏千寻吃饭,霍清寒恰好喊了纪琰。

  他们的两个孩子留在家里给裴修和霍松雨,一个舅舅一个叔叔,对着两个小宝贝总是一脸慈母笑,正好交给他们带一晚上。

  没有孩子在身边闹腾,四个人的晚餐还挺安静。

  他们这一桌在餐厅的露台上,外边是一望无际的江河,江流声在夜色之中格外清晰。

  因为是临别一餐,他们点了一瓶红酒。

  裴烟喝了点,苏千寻也喝了点,另外两个大男人却没动。

  霍清寒说,他和裴烟中间总有个人要清醒,一会要开车,回去后还要照顾两个小孩。

  纪琰只说自己戒酒了,很久都没碰。

  谁能想到以前天天晚上泡吧夜店嗨的两个人,现在滴酒不沾。

  一餐饭结束,霍清寒和裴烟先走,因为裴修打电话过来,家里两个小的在大闹天宫,他和霍松雨已经控制不住了。

  霍清寒和裴烟走后,苏千寻在原位坐了会,吹吹夜风,醒脑。

  纪琰离开了,又回来,不知从哪拿来的一件外套,披在了苏千寻肩膀上。

  已经是初夏的天,可夜里风凉,苏千寻穿的又少,纪琰怕她着凉。

  苏千寻有点诧异纪琰去而复返,再低头看看肩膀上这件外套——

  “你哪里拿来的?”

  纪琰在原来位置坐下,云淡风轻地说:“去车上拿的。”

  “你刚刚离开,就是为了去拿衣服给我?”

  “不然……你以为我是直接走了么。”

  苏千寻坦诚地点头,纪琰无奈皱眉:“我是这种丢下你就走的人?”

  随后他又关心地问:“你还没醉吧,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没关系,我可以找代驾。”

  纪琰定一会,说:“我最近换了份工作。”

  苏千寻:?

  纪琰:“我当了代驾。

  怎么样,要不要照顾一下我的生意?”

  苏千寻:“……”

  她忍不住笑了。

  什么鬼。

  纪琰熟稔地帮苏千寻拉好外套,真诚地说:“走吧,我送你回去,不然我不放心。”

  既然他坚持,苏千寻也不再拒绝。

  但是他们没有马上走,这次多停留了一会。

  对岸霓虹微闪,灯火通亮。

  苏千寻望着对岸,目光放远,像是漫不经心地说:“你的生日快到了吧。”

  纪琰眼里闪过意外。

  “你还记得?”

  “我记忆力没那么差,这个还是记得的。

  上次我生日你送我蛋糕,这次,换我送你个礼物吧。”

  苏千寻慢慢把视线转到纪琰脸上,虽然是喝了点酒,可她神思清明,没有醉,也没有微醺。

  她问他:“三十岁了,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吗?”

  纪琰一动不动地看着苏千寻:“我想要,你就送?”

  “看情况,你要是想要天上的月亮,那我就摘不下来了。”

  纪琰双唇蓦地抿起弧度,眼带笑意地说:“我不要天上月亮,我拿来没什么用。

  其实我也没什么想要的,不缺什么。

  真要说起来,可能就是缺个老婆吧。”

  苏千寻不由自主的僵住。

  纪琰专注地看着她:“我三十了,不再是想要类似于游戏机这种礼物的男孩了。”

  唯一想要的,就是眼前的她。

  但他没继续说下去,他觉得她能懂。

  苏千寻确实懂。

  她忽然间想起很多过去的事。

  纪琰给了她爱情的美好,她也在纪琰身上攒够了失望,体会到了痛彻心扉,最后疲惫心累。

  但是无法否认,这么多年,纪琰一直在她心里。

  “纪琰,你觉得我们会重蹈覆辙吗?”

  纪琰考虑了一下,给出诚实的回答:“我不知道。”

  苏千寻笑了笑:“我也不知道。”

  两个人很有默契,对未来的事,都不确定,不敢过早下定论。

  不过纪琰又说:“但我知道,我会一直这么爱你。”

  苏千寻没有应他这句话,就浅浅笑着,看着他。

  过了会,她说:“你有点贪心,人家都是先缺女朋友,你直接缺老婆了。”

  “想要个老婆,这体现了我身为一个男人的负责以及成家的决心。”

  “放你的狗屁。”

  “你醉了吧,请你文明点。”

  “你哪里看出来我醉了?”

  “你一喝多就飙脏话。”

  “我不喝多也飙,就骂你。”

  纪琰妥协,略带宠溺地看着苏千寻:“行吧,你尽管骂。”

  苏千寻动动嘴角,放弃了:“我才不骂你,我是个文明人。”

  她拉开椅子站起来,问纪琰:“代驾师傅,走不走?”

  纪琰跟着起来。

  “走。

  代驾师傅保准把你安全送到家。”

  苏千寻站在看着他那笑,夜风吹乱了她头发,她抬手顺了一下,瞳孔里的光微微亮。

  仿佛一下回到九年前,第一次见眼前这个男人的时候。

  九年,他们都有了很大的变化,可又好像都没变。

  这样的夜色中,苏千寻问纪琰:“哎,你收到了没有?”

  纪琰略微不明,望着她:“什么?”

  ——“你的生日礼物啊,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