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 番外7(主角)

小说:臣服 作者:南林豆豆 更新时间:2022-05-19 17:18: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十三四岁的林淮安某次去老宅时,曾无意瞥见院子里有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小姑娘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样子,穿一件粉色蓬蓬裙,头上扎着蝴蝶结,在小别院里追小狗玩。

  那时母亲和父亲的关系早就降到冰点,这里不再是他的家,蒋镰瑜是这里的女主人。

  所以少年对这院子里的一切都充满厌恶,他今天过来,只是因为母亲病重,想要父亲过去看一眼。

  跟老林总不欢而散,林淮安要离开时,鬼使神差又来到了小别院那里。

  他知道这是谁。

  蒋镰瑜把这姑娘带回来之后就扔给了老陈,所幸老陈为人忠厚,看小姑娘精致的模样,老陈对这个女儿,养的很精细。

  林淮安从裤兜里拿出一块糖,对那小姑娘招手:“给你糖吃不吃?”

  他曾听佣人说过,这姑娘曾经高热烧坏了脑子,估计聪明不到哪里去,果然,单纯简单的小陈墨过来了,她试探着接过糖,笑容温暖甜蜜,毫无戒备:“谢谢大哥哥。”

  傻孩子还挺有礼貌。

  林淮安忽然生出种想法,他伸出手来:“大哥哥带你出去玩好吗?”

  小陈墨没有离开过这里,很向往外面的世界,她正要跟着他走,外面传来声音,有人过来了。

  少年站起身来欲离开,触及小姑娘软乎乎的期盼目光,他玩笑道:“你在这里等我,我以后会来带你走。”

  于是小陈墨眼巴巴等了好几年。

  可那个说要带她走的少年,许久都没来。

  ***

  林淮安高中时,曾被当时的校花强势追求,十七八岁的少年身体抽了条,他高高瘦瘦,人长的也帅气,不笑时有些阴鹜的脸色,反而被追捧为酷。

  高中嘛,谈恋爱的不少,有光明正大谈的,也有背着老师偷偷摸摸搞地下的,林淮安当时想,虽然不喜欢校花,但是对方挺漂亮,要不试试?

  还没来得及接受校花追求,林母过世了。

  林淮安不需要找证据,都知道这事跟蒋镰瑜脱不了关系,他跑去化学实验室里调了个玩意儿,想报复回来。

  到了老宅,蒋镰瑜不在。

  他趁着没人注意偷偷将那玩意儿放进了蒋镰瑜房间的水杯里,从楼梯上下来时,迎面碰上了十岁的小陈墨。

  她还是很好看,比起高中的校花也不遑多让,小陈墨捧着一个湿抹布,小心翼翼往楼上跑,说是要去找老陈。

  林淮安过来之前在学校里跟人打了架,脸上还挂着彩,他不自觉握住拳头看她。

  小姑娘已经不记得他了,只是看到这个陌生的男孩,眼里有几分茫然,再看到他脸上伤痕,她惊讶了下,说:“你等等,我给你拿药。”

  林淮安紧紧攥着的拳头松开了。

  他本来打算料理了蒋镰瑜就去警察局自首,可这小姑娘让他知道,这世上还有人在乎他,在乎他的生死,也在乎他的伤。

  林淮安没应她,一路跑回蒋镰瑜房间,将整个房间砸的稀巴烂,包括那个掺了东西的水杯。

  老宅众人只当少爷回来闹脾气。

  回到学校,校花又来告白,林淮安满身戾气,冷笑着掐住对方脖子,玩味似的问:“真爱还是假爱啊?”

  那时的校园恋爱很纯粹,校花完全是看上了对方皮相,没想到会闹这一出,挣扎着从他手里离开,慌不择路跑了,从此再也没提过这事。

  后来,林淮安没再对感情动过任何心思,偶尔午夜梦回,倒总是想起小陈墨穿着粉色蓬蓬裙的样子。

  再后来,老林总过世,他来拿回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一切,蒋镰瑜说,娶了老陈的傻姑娘冲冲喜吧,林淮安脑海中倏然浮现陈墨幼时天真的笑颜,以及葬礼那晚,看见她站在小别院里晒衣服的清透侧脸,他低下头,掩盖所有情绪:“好。”

  他这辈子,早就无望,能有她作伴,这最后一程也不会太寂寥,却没想,到最后折了一颗真心。

  ***

  林淮安醒来时才早上六点钟,他这一夜昏昏沉沉,梦到了很多,再睁开眼睛,看到她沉静睡在身侧,觉得心都满了。

  他伸手将人揽到怀里,陈墨未曾挣扎,还下意识嘟嘟嘴索吻,像个孩子。

  林淮安低头亲了亲她,再次闭上眼睛。

  彻底睡醒后陈墨已经起床了,林淮安清了清嗓子,正要起身,她进来了,手里还端着杯热水:“淮安,你已经退烧了,现在还难受吗?”

  林淮安摇摇头,就着她手喝了那杯热水。

  陈墨托腮坐在旁边看着:“今年的流感好严重哦,小树苗学校好多小朋友都被传染了,没想到他回家又传染了你,我却安然无恙,淮安,我现在身体是不是好棒。”

  林淮安不反驳她,只是跟这位极度宠爱孩子的妈妈探讨:“以后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流感疫苗该打还是要打,哪有男孩子害怕打针的?”

  小学生们最好动,整天混在一起跑来跑去的玩,太容易被感染了。

  陈墨想了想:“那也要给你打。”

  林淮安顿了顿:“行。”

  成为小学生的小树苗比起小时候又顽皮了一点,刚开学的时候就因为揪女同学辫子的事情被请了家长,到后来又仗着妈妈的宠爱坚决不打疫苗,结果把流感带回了家。

  林淮安长了教训,这次之后,马上拎着他去医院打针。

  父子俩几乎是一样的姿势,在护士扎针的时候都别过眼去,陈墨在旁边幸灾乐祸给他们拍照片:“你们都害怕啊,我就不怕哦,但是我不用打。”

  打针的那俩人无奈叹了口气,竟然还挺同步。

  ***

  陈墨很惊讶,林朝暮和许星月谈恋爱的事情,她竟然是最后知道的,许妈妈许爸爸都知道的比她早,她惊呆了,去找林淮安质问:“小树苗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喜欢女孩子的?”

  林淮安回忆了一下:“四五岁的时候吧。”

  陈墨:……

  知道了儿子有女朋友,而且这女朋友竟然还是自己早就很喜欢的许星月,陈墨没忍住去学校里找那俩人。

  她去的那天林朝暮带队出去参加比赛了,陈墨只能去找许星月。

  室友们见过许妈妈,记得对方不长这个样子啊,可是外面那个很好看的女人偏说是星月的妈妈。

  许星月也纳闷,跟着室友出去,然后就对上了正兴奋的陈墨。

  陈墨笑起来:“大家好,我是许星月未来的婆婆!”

  这种成为了婆婆的感觉好棒啊!

  晚上林朝暮回来,陈墨带着俩小朋友回家吃饭,许星月莫名有种见公婆的感觉,整个人紧张兮兮的,结果到了之后并没有想象中的严肃气氛,林淮安话虽然不多,但到底是温和的,总是坐在轮椅上,眼神像黏在陈墨身上一样。

  陈墨就不用说了,她太喜欢许星月,已经开始跟小情侣讨论什么时候结婚比较好的问题了,彼时小情侣都才是大一的学生,听到这问题没忍住闹了大红脸。

  最后还是林朝暮脸皮厚:“妈,娶媳妇儿的是我,您就不用比我还着急了吧,咱们得守法啊,我年纪没到呢。”

  陈墨恍然大悟,嘲笑起来:“哈哈哈你未来四年都结不了婚,我跟你爸可是见面第二天就领证了的。”

  林淮安在旁边但笑不语。

  ***

  林朝暮在大学毕业晚会结束后高调求婚许星月,用他自己的话说,七年爱情终于开花结果,许星月不承认,说他们是上大学之后才开始谈恋爱的,只有四年。

  陈墨就在旁边赞同:“星月说的对。”

  林淮安不语,看着妻子、儿子、未来儿媳妇一起笑闹。

  后来林朝暮举行婚礼时来跟父亲取经,得到了林淮安真传——把她放在心上。

  小孙女出生以后,林淮安就退了休,林朝暮管理公司有模有样的,他也懒得再去多插手生意上的事情,由着儿子去闯,遇到大问题了,偶尔才搭把手。

  平时的生活,就是跟陈墨一起带小孙女。

  都说隔代亲,小孙女长的就像陈墨,一双小鹿眼滴流滴流转,林淮安看着这孩子,内心柔软的一塌糊涂。

  陈墨也喜欢孩子,可是她只喜欢孩子笑着玩闹的时候,遇上小宝宝哭到不能自已,她就转过头求助林淮安:“怎么办?”

  然后把烂摊子全部留给他。

  林淮安恍然,当初带小树苗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

  时光倏然而过,他们的小孙女都要长大了。

  多年来唯一没变的,就是陪伴在身边的人。

  ***

  林淮安的身体出过一次问题,他毫无征兆的晕倒,在icu里住了半个月才醒来,醒来那天,陈墨扑在病床上哭:“呜呜呜你吓死我了!”

  他伸手握住她的,经历过生死之后更加坦然:“小树,别怕。”

  你还在,我怎么舍得走。

  你是我要放在心尖上一辈子的人呐,我得好好活着,好好陪你。

  很多很多年以后,已经成为知名漫画家的小孙女接受采访时表示:“我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他们很相爱,对,《蜘蛛人先生》最后的结局篇是我奶奶生前完成的,他们像故事里一样,相爱到了最后,这是我见过最浪漫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