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第69章 警告

小说:悍将 作者:水怀珠 更新时间:2022-05-19 17:1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蠃蚌并不傻,他一看这个场景,就知道了这个少年很可能就是传说中,那个引诱了骆媛媛的吸血鬼。

  作为生在日本长在日本的本土土著,蠃蚌对于这种长着西洋面孔的外来物种并没有多少好感。

  在他眼里,他们都长得怪模怪样,却不知道为什么,年轻人都疯狂的喜欢这种长相。

  就连母亲大人都……

  不,就连阿媛都被迷惑了。

  但是虽然并不喜欢对方,此刻蠃蚌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吸血鬼和本土神怪一向井水不犯河水,蠃蚌并不想在吸血鬼面前透露出在他们已经派人抹去了相关记忆后,自己还知道对方的身份的事情,这可能会引起吸血鬼的注意和调查,从而暴露出他神祇的身份——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去接触骆媛媛,这是蠃蚌绝对不能忍受的事情——既然已经断开了关系,那就最好再也不要有任何关联了。

  这么想着,他倒是可以装出一副颇为茫然的模样出来了,“这是……?”

  黑主优姬便立刻有点紧张的掩饰道,“唔,因为阿媛很久都没有来上课,很多同学都很担心,所以……嗯,蓝堂君大概是来问问的吧。”这个少女显然并不擅长说谎,她结结巴巴的努力想要笑得自然一些,“因,因为阿媛在学校里很受欢迎的哦!”

  蠃蚌当然不会对此深究下去,他跟这个吸血鬼身后下达命令的人想的一模一样,就是尽量让他们再也不会接触到,因此他从善如流的微微笑了起来,“是嘛,阿媛很受欢迎吗?”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中满是一种理所当然的骄傲,这一点黑主优姬并不觉得意外,因为从骆媛媛平时的一举一动中,她就看得出来那个少女必然是一直被娇宠着长大的。

  蓝堂英这时也终于回过了神来,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像是终于接受了黑主优姬所说的普通同学的身份,而低低的向蠃蚌开口搭话道,“阿媛……不,铃木同学她,她现在还好吗?”

  他也许觉得自己应该伪装的很好,然而外人却一眼就能看得出那种低落和忧郁,那是一段苦涩的恋**中特有的悲切模样。

  蠃蚌……对此非常熟悉。

  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产生什么同病相怜的友好心理,而只是冷淡的回答道:“谢谢关心,她很好。”

  “我,我听说她要转学了……”

  黑主优姬从没见过一向张扬的蓝堂英如此低落和暗淡的模样,她忍不住的觉得他有些可怜,因此她站在一边,虽然知道应该出声制止他,却没有说话的沉默着。

  而蠃蚌的回答是:“是啊。我作为阿媛的监护人,觉得她应该去一个离家近一些的学校,不用寄宿,可以每天回家,这样的话,如果哪天她像现在这样生病了,我也可以及时照顾好她。”

  这实在是个无懈可击的理由,更别提这个理由出自骆媛媛的监护人口中了,简直名正顺的谁也无法找到反驳的理由,更何况,蓝堂英也的确没有任何可以反驳的理由。他低着头站在那里,好半天没有说话,简直就像是一只被人抛弃了的折耳猫。

  黑主优姬看着这一幕,虽然想要帮忙,却也知道这件事情玖兰枢亲自下了命令,她不好插手。她知道玖兰枢下达这个命令的理由,也能够理解,更何况,她也不愿意违背他的意愿,因此现在保持了这么长时间沉默,已经算是做出了最大的帮助了。

  最终她也只好温声的对蓝堂英劝道,“蓝堂君,你该回去了……”

  蓝堂英低低的应了一声,“嗯。”

  然而他侧过了身子,为他们让开了道路,却并没有动弹。

  蠃蚌对此不置可否,只是黑主优姬带着他继续向前走去的时候,经过蓝堂英后,总是忍不住的回头张望,显得非常担心。

  她……其实是知道骆媛媛和蓝堂英恋**的事情的。

  在被其他吸血鬼察觉之前,她就知道了。

  而她一直都在为他们保守秘密。

  因为骆媛媛对她说,“你不想知道人类和吸血鬼能走到什么地步吗?”

  那时候,那个少女充满了诱惑的劝说着她,“你喜欢着玖兰学长的,对吧?”

  于是在他们悄悄的约会的时候,黑主优姬拽着零特意避开过他们不少次,也曾很多次借着单独巡逻的名义悄悄的去看过。

  他们的约会一开始是在晚上比较多,但后来大概是因为骆媛媛晚上从宿舍偷溜出来,没过多久又要溜回去太过麻烦,而且吸血鬼都在夜间活动太过危险,慢慢的就变成了几乎全是白天的时候。

  但不论白天还是夜晚,黑主优姬都见过。

  他们曾经在夜色中的阴影中接吻,低低的交谈着,然后发出欢笑,她看到过骆媛媛曾经好奇的伸出手指,去摸索吸血鬼的犬牙,也看过她对他做恶作剧,笑着抱住他去咬他的脖子。

  有时候那些情人间的亲密动作,和那些只有在人类和吸血鬼的**情中才会发生的事情,让她时常有些恍惚,恍惚中就像是——那是她和玖兰学长在一起后的样子。

  但是发生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一定会留下痕迹。因为白天总是出去约会,到了晚上上课的时候,蓝堂英就显得越来越困倦,最后终于被发现了他的秘密。

  而在骆媛媛被叫去校长室消除记忆之前,她还对黑主优姬笑着说,“我觉得玖兰学长对你很特别,他肯定也是喜欢你的。所以说不定你可以去向他表白哦。”

  但是随着骆媛媛被抹去了记忆,黑主优姬觉得……她的梦境也随之破碎了。

  “我觉得玖兰学长也是喜欢你的。”

  “你去表白我觉得他肯定不会拒绝的哦。”

  这些话让她陷入了一个美梦,梦中她和玖兰学长做着一切她见过骆媛媛和蓝堂英做过的事情,那么的甜蜜和美好。

  但那天放学的时候,骆媛媛就以身体不适为由请假回家,然后再也没有回学校过。

  所以说……那甚至都不算是梦境,而只是一个错觉吧。

  人类和吸血鬼……根本就没有可能。

  然而这么想着,黑主优姬却停下了脚步。她歉意的朝着蠃蚌鞠了一躬,“对不起,请稍微等我一下。”便转身朝着蓝堂英的方向跑了过去。

  蓝堂英依然消沉的站在远处,黑主优姬犹豫了一下,还是咬了咬牙,走了过去,在他耳边低低的说道,“她转去了并盛。”

  说完之后,她也没有抬头去看蓝堂英的反应如何,便又连忙转身离开了。

  ……

  比起黑主学院,并盛中学实在算不上什么名门高校,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转学手续办的非常顺利。

  蠃蚌从黑主学院将骆媛媛的东西拿回来没过多久,她就得到了并盛中学的入学通知。

  既然有熟人在学校里,骆媛媛当然不会客气,在上学的前一天就跟泽田纲吉商量好了,为了不让她在陌生的新环境里感到压力,他作为好朋友,必须从一开始就要陪在她的身边才行。

  本来就不会拒绝别人的泽田纲吉只好一边笑着无奈的说“真拿你没办法啦”,一边开心的答应了下来。

  而第二天,因为前一天就和骆媛媛约好了一起去上学,一大早泽田纲吉就从床上匆匆的爬了起来,他的婴儿家庭教师对此表示,如果他训练的时候也能这么自觉起得这么早,他的体能应该会比现在好上十倍不止。

  但是泽田纲吉完全没有心思理会这些——算起来,虽然他们的联系从没有断过,但一直都是靠着手机,自从那次温泉旅游回来后,他们已经有大半年都没有见过面了——这让他在隔了这么久后,和骆媛媛再次相见的时,感觉到有些紧张。

  当山本武和狱寺隼人来找他的时候,泽田纲吉已经在门口翘首以待了好久了。

  “什么啊,那个女人居然敢让十代目等这么久!”

  作为泽田纲吉现在最好的朋友——虽然其中一个固执的认为自己的身份只是部下——狱寺隼人和山本武显然都知道关于骆媛媛要转学到并盛的消息,区别只在于山本武是认识骆媛媛的,而狱寺隼人从没见过她。

  听见狱寺隼人的抱怨,泽田纲吉连忙摆手辩解道,“不是啦,是我自己出来的太早了!”

  他话音刚落,就有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从转角处响起,很快,一道纤细的身影就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中。

  那是个容貌美丽的少女,因为年纪不大,娇美的五官还带着青涩的稚嫩,显得更加清纯动人,她好像还不大习惯身上并盛的制服,因而微微皱着眉头,低着头时不时揪一下袖子。而当她抬起头来,看见了等在这边的泽田纲吉时,便立刻绽放出了极为灿烂的笑容。

  “兔子纲——!”

  随着少女清甜温软的声音兴奋的响起,她迈开长腿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泽田纲吉,亲昵的挂在了他身上。“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可**嗷。”

  泽田纲吉的身高不高,所以少女抱着他的腰,只要微微弯下身子,下巴就能非常合适的放在他的肩膀之上。她开心的眯起了眼睛,蹭了蹭少年软软的耳朵,“抱歉抱歉,等很久了吗~亲**的~”

  “没有等很久啦!不过不要再这样蹭我了!”当着山本武和狱寺隼人的面,泽田纲吉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而微微涨红了脸,有些尴尬,“我都已经是初中生了……”

  但骆媛媛抱着他的腰,凑近了他的颈窝里抽了抽鼻子,笑着说,“可是纲吉身上还是有股很好闻的味道啊。”

  看着他们的互动,山本武笑着挠了挠头,“铃木桑和阿纲的感情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好呢。”

  骆媛媛便毫不客气的抱紧了怀中的泽田纲吉,笑容灿烂,“因为我和阿纲是一辈子的好闺蜜嘛!”

  “闺蜜什么的……”泽田纲吉弱弱的抱怨了一声。“我是男孩子啊……”

  而在和老同学叙完旧后,骆媛媛才将视线转向了一旁皱着眉头的银发少年身上,她看了一眼他的银发,便对上了那双漂亮的绿色眼睛,笑着说道:“你好。你就是狱寺隼人对不对?阿纲跟我说你是他上了初中后交到的最好的朋友之一哦。”.九九^九)xs(.co^m

  就这么一句话,对方的脸色就立刻多云转晴起来。

  这种反应让骆媛媛忍不住小声的凑在泽田纲吉耳边问道,“……这个人是不是暗恋你啊?”

  泽田纲吉:“并没有啦!!”

  ...showbyjs('[综]我的前任是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