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第53章 夜谈

小说:悍将 作者:水怀珠 更新时间:2022-05-19 17:1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最终骆媛媛也只能告诉他:“……对不起,你会找到更好的女孩的。”

  ……

  骆媛媛不是那种会让过去绊住自己的人,她一向觉得,与其浪费时间缅怀于毫无作用的感伤之中,还不如尽快的让自己高兴幸福起来,因此在和惠比寿分开之后,她只沉重了一会儿,就迅速的整理好了心情,回到了麻仓家。

  在看见麻仓家仍然点着烛火的时候,骆媛媛微微一愣,然后才突然想起杀生丸可能还在等她没有休息,麻仓叶王也有可能正忍受着灵视重新恢复效力的骚扰,便连忙加快了脚步,朝着屋内跑去。果然,她才刚刚跑到门口,大概是她身上那莫名的灵视屏蔽能力发挥了效用,让麻仓叶王感觉到她已经到了附近,便从屋内推开了门。

  月光下的青年容貌秀雅,长身玉立,芝兰玉树一般的立在门口,朝她望了过来。

  他神色似笑非笑,一看就知道不大高兴,不过看起来除了心情有些不好之外,倒也没什么大碍,骆媛媛便只冲他一笑,然后转而询问道,“我回来啦,杀生丸呢?”

  麻仓叶王的心情顿时就明显更差了,他原本就似笑非笑的表情中,笑的成分又稀释了不少,这位年轻的阴阳师瞥了她一眼,语气凉薄的回答道:“不是就在你后面吗?”

  骆媛媛转头一看,真的在身后发现了那个白色的身影,说实话,在这样的夜色中,回头猝不及防的突然看见一个白影实在是一件很考验胆量的事情,骆媛媛跑了过去,忍不住带着些恼怒的仰起头看着他嗔道:“你怎么站在我后面?我都找不到你!”

  杀生丸比她高,此刻便微微的低头,垂眸望着她,他金色的眼眸在夜色中显得幽深晦暗,其中蕴含着某种情绪,落在骆媛媛的身上时,有若实质一般让她感到沉重,她装作若无其事一般笑了起来避开了他的眼睛,为了努力缓解自己感到的负担感,便也不等他回答,就为了缓和她所感受到的那种沉重而径直要求道,“以后你都要站在我能看得见的地方,知不知道?”

  她知道自己在恋**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态度,因此状态切换的毫无违和痕迹,不知为什么,她对他感到一种歉疚,或许是因为她失去了记忆,就像是将他一个人抛下了那样,但他那种默默隐忍独自背负着什么的模样,却反而比流露出受到了伤害的模样更让她感到难以面对,就仿佛像是某种无声无的指责,让她下意识的就想要避开,甚至觉得——失忆又不是她的错!她为什么要受到这种惩罚一样的无形责问!?

  骆媛媛逆反心态一上来,就倔强的装傻起来,好像她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感觉不到一样,但她顿了顿,逃避着移开了视线好一会儿,却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又将抬起眼眸,对上了杀生丸的眼睛,然后上前一步抱住了他。

  “不准这么看着我。”她窝在他的怀里,然后又委屈又恼怒的伸手去遮他的眼睛,而在感到对方的睫毛控制不住的在她掌心微微颤抖了几下之后,她一手捂着他的眼睛,另一只手拉住了他的衣襟,当做借力,某种冲动让她心中发狠的踮起脚朝着他的嘴唇吻去。

  骆媛媛很少会亏待自己,你看,她刚刚和惠比寿分手了——虽然他们也没有正式在一起过——心中说不郁闷是不可能的,但她却能很快的准备好投入到和杀生丸的恋**之中,这对于许多人来说好像有些不可思议,但对于骆媛媛来说,她从不允许伤心痛苦这种情绪停留太久。

  人生在世,如一场大梦,每过一分一秒,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就少一分一秒,哪能浪费在让自己痛苦的事情上?生命总共也只有那么长,伤心的时间多了,高兴的时间也就少了,既然分手是注定的事情,就算再伤心也不可能再在一起,那么有空去伤心,还不如尽快的让自己更加快乐幸福起来,甚至为了补偿那一点悲伤,甚至要让自己更加更加快乐幸福才行。

  杀生丸显然也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他虽然笨拙,却努力的回应着她,很快便抢占了主导地位,开始引导着骆媛媛,让她仰着头迎合他的亲吻,直到听到不远处传来了麻仓叶王的一声极为刻意的,提示此处还有人的咳嗽声时,骆媛媛才抑制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离开了杀生丸的嘴唇,心情顿时又变好了起来。

  与此相反的是,对于她退离的事情,杀生丸颇为不满的皱起了眉头,而抬头冷冷的望向了她身后的阴阳师,窝在他怀里的骆媛媛跟着一起回头瞥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背过了身去的麻仓叶王,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又觉得他的反应很有意思的笑了起来。

  总之,从那以后,缘结神媛姬的身边,多了一位白犬神使,而麻仓叶王这位京都最伟大的阴阳师,显然也可算作麾下又添一员大将,而实力大增,但与此同时,负面的流也不胫而走——缘结神和她的神使相恋了。

  ……怎么说呢,其实神祇和自己的神使,甚至神器之间暗生情愫,相互倾慕的也并不是没有,但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神祇会这么明显的,光明正大的表露出来,大多数神祇在明面上,就算有喜欢的对象,表面关系也还会是神祇和从属的上下级关系,但骆媛媛和杀生丸却完全没有一丝遮掩和伪装的意思,他们理直气壮的用一切举动昭告了天下——他们是恋人。

  如果要类比的话,大概就类似于欧洲那边的情人模式?贵族们和符合自己身份地位与利益的人没有任何感情的联姻,然后相互寻找自己的情人,但不管有多么的喜欢自己的情人,也是绝不会拿到台面上说的,按照中国古代的说法是什么来着?——没规矩。

  但骆媛媛只管自己高兴,会在乎这种事情才怪,至于杀生丸?那就更别说了。

  因而对于这件事情,不管是神祇还是妖怪,都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这应该算是他们遇到的第一起这样的事件,一时间都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才好。

  妖怪这边觉得杀生丸这样的大妖怪去做神使,简直太丢妖怪的风骨和脸面了,虽然他之前杀的一大票妖怪们不要不要的,但对于妖怪们来说,神使就相当于是跪舔神祇一般的存在,这更让他们不能接受,但……如果那个神祇生前身为人类的时候,就和他相**了的话……如果她就是他为之深入冥界,失魂落魄的那个人的话——妖怪们对于和人相**这种事情,总是很傲娇的,一面嘲笑他们,一面心里又隐隐的羡慕,此刻见他们终于相聚在了一起,虽然不可能明面上感叹祝福什么,但心里为了这样一个算得上柳暗花明的重逢结局,一时间也难以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而神祇那边就更复杂了,神祇们高高在上,蔑视妖怪,和妖怪在一起的神祇,怎么也躲不开自甘堕落的标签,但问题就在于,和自家神器神使暧昧不已的神祇也很多,甚至许多神祇都能够理解这种心情,对于他们居然敢于公开的事情,还颇感佩服,还有他们的故事——生前便以人和妖的身份相**,死后依然不离不弃,相伴相依——这样的情形,就算是神祇——或者说正因为是神祇,反而更没法说出什么指责的话来。

  但妖怪不可能承认和人类相恋是一件值得祝福的事情——和神祇相**就更别提了——他们向来认为自愿成为一位神祇的神使是一件很耻辱的事情,有身份的大妖怪是绝不会这么做的,而神祇们也不可能就这么平淡的接受了一位神明和自己神使相恋的事情。神使和神器,说穿了不过只是神祇的仆人和奴隶,天皇家的公主嫁给臣子都是“下嫁”,嫁完了都不算是皇族了,那神祇和自己的仆人在一起又算什么?这简直太丢人了!

  于是在这种心里能够理解和祝福,表面上却决不能表示支持的诡异情绪下,神祇和妖怪们无声了很长一段时间后,统一决定了——对这件事情避而不谈,对两位当事人视而不见。

  骆媛媛知道自己被神祇们孤立了之后,倒也没觉得怎样。既然神祇最要紧的是人类的愿力,那么只要抓好自己的信徒就够了,被排挤无非就是神祇聚会的时候不会有人来邀请她,但她本来就只认识惠比寿和毘沙门两位神祇,去不去聚会根本就无所谓。

  她和杀生丸的故事不知怎么的被流传出去了后,骆媛媛一点也不关心妖怪和神祇怎么想——他们又不是她的目标人群——她盯着人类那边的动静,稍微的调控了一下舆论,瞬间就又是一大波愿力涌来。

  这种超越了生死的缘分,从某种程度来说,正好大大宣传了一遍她缘结神的身份,而被口口相传了许多次后,人们自动一遍遍的在脑中润色,终于脑补出了一个极度凄美动人的**情故事,这完全符合当下那些对月吟诗,对花流泪的祈求缘分的信徒们的心思,而这种缠绵悱恻,凄楚虐心,惊心动魄,轰轰烈烈,破镜重圆的故事,放在千百年后都是热点元素,何况在这里?一大群贵族小姐和妇人瞬间彻底拜服在了骆媛媛的裙摆之下。

  在一天傍晚,麻仓叶王和骆媛媛对坐在庭院中的回廊上下着五子棋的时候,年轻的阴阳师将他从各个途径得来的这些情报一一讲给了她听。

  “这大概算是,有利有弊?”而从他那里得知了这些情况之后,骆媛媛有些愣愣的眨了眨眼睛,然后突然思维发散想起了什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麻仓大人,我突然觉得你好像我的经纪人啊。”.xs.co(m)

  她之前就觉得造神和造星很像,此刻就更像是经纪人在向明星通报情况了,但除了她之外,在场显然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明白她的意思,因此骆媛媛毫不意外的看见了麻仓叶王扬了扬眉毛,流露出一丝询问的意义,她觉得解释起来实在太麻烦了,便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在意,“没什么啦,就是觉得叶王好像我的助手啊。”

  自从熟了之后,骆媛媛就完全不管尊称敬语这样的事情了,麻仓大人,叶王,叶王大人,觉得哪个顺口就叫哪个的乱叫一气,麻仓叶王被她带着,对她的称呼也混乱了起来,一开始叫她媛姬大人,后来叫她媛姬,现在有时候叫她媛姬,有时候就直接叫阿媛。

  “你倒是看得开。”麻仓叶王没有管她的玩笑,只轻轻的叹了口气,“被所有神祇无视和排斥在外可不是什么好事。”

  “也不是所有啊。”但骆媛媛却很无所谓的笑了起来,她努力寻找着棋盘上黑色棋子的空隙,“我不是还有毘沙门嘛?”

  “是啊。”麻仓叶王跟着她一起笑了笑,但语气却完全没有他的笑容那么美好,“如果没有毘沙门大人,大概你连三天后众神有个聚会这个消息都不会知道。”showbyjs('[综]我的前任是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