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第44章 艮岳

小说:悍将 作者:水怀珠 更新时间:2022-05-19 17:1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惠比寿规规矩矩的正坐在骆媛媛的身边,那副无时无刻不正襟危坐的样子让她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只是俗话说得好,情人眼里出西施嘛,她对他有好感,那么不管他做了什么,在她眼里都是可**的,相反,要是她讨厌他,那就算他什么也不做,都会让她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一想到这里,骆媛媛忍不住笑着说道,“说实话,一开始,我觉得惠比寿大人很不好相处,因为总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也不常说话,感觉有些阴沉呢。”

  少女身边的神祇身体霎时微微僵住了。

  “不过,后来跟惠比寿大人相处久了,才发现大人其实真的非常温柔,上课的时候,就算我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不管询问多少遍,大人总是非常耐心,从没有生气过。”

  “而且啊,”她说着,转头望向了正坐在身边,身体虽然微微放松了一些,白皙的脸庞却慢慢涨红了的惠比寿,皱起鼻子做了一个咧嘴一笑的鬼脸,“惠比寿大人虽然不是第一眼就特别出挑的类型,但是却非常耐看呢,越看就越觉得很好看,而且又成熟又稳重,总让人觉得……非常安心和可靠。”

  察觉到她的视线,惠比寿也转头望了她一眼,但又很快移开了视线,他耳朵发红,却还努力的面无表情,装作一本正经的道谢,“……谢谢。”

  骆媛媛顿时“噗”的笑了出来,“只有谢谢吗?礼尚往来,惠比寿大人也夸夸我嘛。”

  “你……”听她这么说,有些古板的神祇立刻就上当了,他认真的回答道:“今后想必一定会成为一位非常优秀的神祇,为人类带来幸福的。”

  少女捧着下巴,笑颜如花,眉眼弯弯的望着他,她知道在惠比寿的思维中,夸奖一位神祇一定能为人类带来幸福,是夸人最好的话了,但对于骆媛媛来说,她并不在乎这个,“为人类带来幸福的神祇……就像惠比寿大人一样吗?”

  惠比寿耳朵绯红的正视着前方,却说:“我还差得远呢。”

  其实惠比寿和骆媛媛之间能聊的话题并不多,但尽管有时候交谈几句,有时候只各自沉默,却也不觉得尴尬和难堪。

  后来慢慢的,骆媛媛一个人发呆的时间越来越少,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惠比寿的神器们要找自己的主人,他不是在为骆媛媛上课,讲解,检查作业,就是在她身边,陪着她一起神游。

  随着呆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骆媛媛也在闲聊中,从惠比寿那知道了许多以前所不知道的事情——关于神祇,神器,神使和妖怪的一些她以前完全不懂的常识,还有一些禁忌之地,比如黄泉——而似乎是越来越习惯和骆媛媛呆在一起,或者说越来越有应对的经验,惠比寿脸红的时候越来越少,在她偶尔的调戏中也越来越淡定和习惯。

  再又一次心血来潮的调戏无果后,骆媛媛有些挫败的望着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惠比寿大人不好玩了。”

  他们比之前已经熟悉很多了,这意味着骆媛媛已经不必每时每刻都必须保持端庄的礼仪了——那虽然意味着尊重,但同时也意味着疏远——因此她才可以用这样可以算作有些失礼,但非常亲密的语气抱怨着说话。

  惠比寿虽然活了许久,但直到碰到骆媛媛,才刚刚算是情窦初开,因此在面对她的时候,这位大神总是不自觉的感到有些紧张和无措,在被她这么抱怨了之后,他下意识的露出了有些无奈和好笑的神色,而他望着她的眼神,是骆媛媛非常熟悉的纵容和宠**。

  “我不好玩了,”惠比寿顿了顿,只是他虽然想要用开玩笑的语气说话,却因为性格关系,也显得极为认真。他有些紧张的反问道,“那要怎么办?”

  这导致这句玩笑话,说的就像是调戏一样。

  骆媛媛不说话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也以玩笑的语气转开了视线,“没关系啦,反正我也不嫌弃你呀。”

  又是一时无话。

  随着他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接近,之前那种淡薄的粉色气息也变得越来越浓郁和凝炼起来,有时候某种不可说的情愫,稍不注意,就可能流泻而出,破绽大露。只是骆媛媛的理智清楚的明白,她现在上没着落下没根基的状态,不管怎么想,都不是谈恋**的好时候,但感情这种事情,就算明白,有时候却很难控制——骆媛媛觉得有好几次她都快控制不住了——如果惠比寿表达的再明显一点,没准她就答应了。

  感谢这年头就算是男人也很矜持!总算让骆媛媛勉强守住了自己的理智。

  但这样紧绷着,却反而让他们之间形成了一种令人焦躁不安的张力,他们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如果哪一方稍微冲动了一点点,那种脆弱的平静表现,都将瞬间崩溃。

  比起这年头的女性,骆媛媛在感情方面显然更主动,主动的更有攻击性——她本来就不是什么草食系女生——有好几次骆媛媛都在想,啊啊啊管那么多做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今天有人今天推嘛!

  好在就在她每天都对着秀色可餐的大神,快要把持不住的时候,毘沙门终于来了。她的到来打破了惠比寿和骆媛媛之间的两人世界,稀释缓和了那种炙热而冲动的情愫,让骆媛媛大大的松了口气。

  毘沙门登门告诉了惠比寿一个消息,“草摩家这一代的‘猫’快要病死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骆媛媛也坐在一旁,只是却听不明白。惠比寿知道这对于骆媛媛来说犹如暗语一般的话是什么意思,但他却好像并没有明白毘沙门的意思,因此眉目间有些疑惑,“我知道这件事。”

  所以……?

  听出了他的潜台词,毘沙门望了骆媛媛一眼,又想起了草摩家那只“猫”的可怜命运,神色间便有些沉重的叹了口气,“……阿媛虽然并非攻击性神祇,但一件神器也没有,外出未免也太过危险,所以我想……”

  惠比寿立刻反应了过来,“你想让草摩家的那只‘猫’成为阿媛的神器?”

  虽然说神器在被神祇赐予名字之前,都只是普通的灵魂,但骆媛媛见到的神器基本上都是人类的灵魂,所以这时她有些惊讶的问道,“动物的灵魂也可以成为神器吗?”

  猫?

  她虽然很喜欢狗,不过猫……其实她是不怎么在意啦。

  只是后来在毘沙门和惠比寿的解说下,骆媛媛才知道,草摩家的猫其实也是一位人类。不过虽然是人类,但惠比寿和毘沙门似乎都理所当然的觉得,称呼他为猫并无任何不妥——因为草摩是个很特别的姓氏——各种意义上的特别。

  据说草摩家的家主跟天皇一样,虽然是人,但有着神的名号。

  而在草摩家中,会有十三位族人,一旦被异性拥抱,就会变成动物——其中十二位动物和十二生肖一一对应,多出的那一个,就是猫。

  尽管草摩家的人坚持自己的家主是神祇,但他们却把能变身成十二生肖的族人视为被诅咒了的存在,尤其是“猫”。

  那是最为被厌弃和憎恶的存在——因为其他族人就算变身,变身后的样子也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动物模样,只有猫——他更像是一种纯粹的怪物。

  不过能在惠比寿和毘沙门这样的神祇心中留下印象,草摩家或许真的跟神祇有些什么关系也说不定,只是看他们的族人被诅咒折腾的如此痛苦,要么就是这位神明当初下凡后变异了,要么就是犯了错被流放惩罚了?

  但那不是骆媛媛关心的重点,在惠比寿和毘沙门商量了许久之后,第二天,骆媛媛终于再一次的踏出了神国,进入了久违的人类世界——草摩家。

  草摩家好像在人类中算得上是颇为有名望的富裕贵族,房子精致华贵,惠比寿和毘沙门陪在骆媛媛的身边,无比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走过,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注意得到——就算是神祇,在这方面也跟那些死去灵魂一样,都是无法被“此世之人”所轻易看见的“彼岸之人”。

  每到这时,骆媛媛就忍不住的想——要是她还活着就好了,要是她还能被人看见就好了,要是她还没有死——还是人类就好了。

  她一路乖巧安静的跟在惠比寿和毘沙门的身后,在接触到了人类之后,又忍不住开始思绪纷飞起来,直到毘沙门突然停了下来,骆媛媛才回过神来。

  “就是这里。”

  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座和刚才一路看到的精致房屋完全不同的破落草屋,明明草摩家看起来那么气派光鲜,却居然有个这样偏僻阴暗的让人惊讶的地方。

  带路的毘沙门和惠比寿对视一眼,一起轻轻的叹了口气,让开了身子。

  毘沙门虽然是个很温柔的人,但她拯救无助的灵魂,却也谨守着和人类的距离,“此世之人”和“彼岸之人”之间的界限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跨越的,就连惠比寿——尽管他是守护人类的福神,但对于草摩家,似乎也感到非常无奈。

  他们望着她,骆媛媛便上前轻轻的推开了那扇窄小的木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很黑,没有窗户,临近夏天,无比的闷热,又不透风,盈满了一股令人反胃的熏人臭气,骆媛媛果断的屏住了呼吸。她等了好一会儿,眼睛才终于适应了屋内的黑暗,骆媛媛便呆在原地用视线上下打量着这座茅屋,最终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蜷缩着瘦小身影,除此之外,这屋里再也没有其他任何事物的存在了。

  说起来,骆媛媛是来将他收为自己的神器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来等他死亡的。

  他快要死了。

  骆媛媛忍不住朝他轻轻的走了过去,只见那个瘦小的身影眼睛紧闭的躺在地上,瘦骨伶仃,全身脏的看不出本来面目,衣服破破烂烂,几乎完全无法蔽体。

  她呆呆的望着他,然后慢慢的蹲了下去。

  怪不得毘沙门和惠比寿说起“猫”来的时候,神色中总是带着怜悯,骆媛媛看着眼前的小男孩,突然觉得心里不知怎么的感到非常难受——按照惠比寿的说法,这个孩子一出生就在母亲的怀抱中变成了“猫怪”,然后便被自己的家庭所抛弃,很小的时候就被关在了这里。

  他甚至没有名字,除了隔一段时间来送一次饭的草摩家人,他的生命里几乎全部都是这座茅屋的黑暗。

  地上那小小身影原本就非常微弱的呼吸没有让骆媛媛等待很久,不一会儿,就彻底的断绝了。小说更新最快手机端:sm.xs.

  我会对他很好很好的。

  骆媛媛这么想着,心中那种难受的感觉才消散了许多。她看着面前那失去了温度的尸体,咬了咬牙,站起身来,抬起了手。

  “……汝无归所,复未安息。吾名媛姬,赐汝留处。获持讳名,止于此地。假名命汝,为吾仆从。名以训读,器以音读,从此尊名,其皿以音,谨听吾命,化吾神器。”

  “名为白,器为白……!”

  骆媛媛感到有些紧张,这毕竟是她第一次实际操作神器咒术,但好在她话音刚落,一道白光闪过,一位不过十一,二岁的少年便顺利的出现在了她的身前。

  他看起来那么陌生,穿着白色和服,纤细的手腕处铭刻着刚刚被赐予的名字——白。但在缔结了契约之后,冥冥之中有某种联系,又让她觉得他无比的熟悉。

  白站在原地,皮肤苍白,一头褐色的长发,像是毛色为姜黄色的猫的毛发。他一脸懵懂的仰望着眼前的少女,琥珀色的眼睛又大又亮,看起来又软又甜,瘦瘦小小的站在那里,遗忘了生前全部的事情。

  ——也忘记了他曾许下的愿望。

  毘沙门是从土地神那里知道了他的愿望的,在神祇之间转移愿望是件很常见的事情,有时候是因为被托付的神祇太忙,有时候是因为另外的神祇能够更好的完成愿望——草摩家的猫许下了愿望——他不想再成为草摩家的猫。

  但是草摩家的诅咒就连神祇也不会轻易干涉,十二生肖和猫世代轮回,诞生于草摩家也是神祇都无法改变的事情,只是虽然无法更改,他们却可以将他死亡之后,轮回之前的时间延长一些。

  “跟我走吧。”骆媛媛有点小心翼翼的露出一个温柔的笑脸,朝他伸出了手,“小白。”

  因为主人是个起名无能废,事出突然只能想到这么个名字的神器望着她,望了好一会儿,然后一头扑进了她的怀里。showbyjs('[综]我的前任是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