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第37章 逛街

小说:悍将 作者:水怀珠 更新时间:2022-05-19 17:1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如果做不到的话,”神无安静的说道,“奈落会帮你的。”

  骆媛媛一点也不想知道奈落的帮忙方式,但她却也不想答应神无,说自己会做到,因此只硬邦邦的回答道。“……我不需要他的帮忙。”

  “最多还有七天,”但神无并不被她的话语所影响,她平静的继续说了下去,“你身上的伪装咒术就要失效了,在那之前……你得将天生牙拿回来。”

  骆媛媛沉默的整个人都沉进了水里,好像这样就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不知道了一样,等她闭着眼睛在水里闭气闭了好一会儿再冒出水面时,溪对岸的神无已经失去了踪影。

  七天。

  骆媛媛深深的吸了口气,她垂着眼睛看着水面上映出的自己的倒影,有风吹过,让她露在水面之上的身体感到颇为寒冷,但她面无表情。

  她知道她必须做出选择,一味的逃避永远都只能惶惶不可终日。

  是重新回到属于死者的冰冷世界,时时刻刻战战兢兢的活在黑暗的裂缝之中,稍不注意,就将被拖入深渊,还是重返人间,尽情享受属于人类的七情六欲?

  ——但这个问题事实上并不需要思考多久,骆媛媛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她转身就朝着岸上走去,尽管已经下定了决心,做出了决定,心下大定,却始终有些沉重,她披上里衣,随意的系好外袍,无心整理,就穿上木屐,朝着杀生丸的方向走去。

  杀生丸在她洗澡的时候,总是在一定的距离之外守护着她,即使并不能看见她,他也依然背对着溪流的方向,只默默的散发出属于自己的气息,将周围的一片地方都笼罩在其中,以防有人在骆媛媛洗澡的时候闯入。

  他这次没等多久,就听见了身后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骆媛媛穿着白色的里衣,只松松垮垮的披着一件外袍就走了过来,她手中握着湿漉漉的长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表情有些恍惚。

  这让银发的犬妖皱起了眉头——越是相处,他就越是感到人类的柔弱,越是感到人类的柔弱,他就越是小心翼翼——越是珍贵的东西就越是脆弱,就越是需要小心呵护,再说,就算你喜欢上的是一块石头,你也舍不得它掉在地上。

  他迎了上去将她的外袍衣襟拉紧,垂下眼睛取走了她挂在手臂上的腰带,有些不悦:“怎么不穿好衣服?”

  骆媛媛这才回过神来,只是她还没有说话,杀生丸就已经将腰带环上了她的腰际。她便干脆沉默不语,低着头看着那双收起了尖锐的指甲,看起来和人类并无分别的手,有些笨拙的在她腰间动作着。

  那双手修长白皙,指节有力,在战斗中,毒爪所向披靡,拔剑无人可挡,但此刻,却在仔细的为她将腰带牢牢的系在腰间。骆媛媛看了一会儿,又抬起眼来望着杀生丸,顺势就抱住了他,赖进了他的怀里,轻轻的问道:“杀生丸,我对你来说,是不是很重要呀?”

  骆媛媛有着随时随地都能开始撒娇的技能,她很黏人,而且贪恋温暖,所以总是拉着他的手,贴在他的身边,喜欢抱着他,又颇为任性和直率,有时候想亲吻了,就直接拉住他,主动的让杀生丸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矜持了一点。

  在这世间女子都讲究内敛温柔,矜持婉转的时候,这样的性格实在是有些离经叛道,只是他们一人一妖,却彼此相恋,再离经叛道也叛不到哪里去了。

  杀生丸对于她的行为差不多早就习惯了,此刻便一点也不惊讶的将她环在了怀里,他知道骆媛媛讨厌一切矜持内敛七拐八绕的回答,喜欢就是喜欢,重要就是重要,因此,骆媛媛很快便听见了他几乎毫无犹豫的回答:“这世间再也没有比你更重要的事物了。”

  她笑了起来,语气犹如往日一般的骄纵,心中却一片酸涩的抱紧了他,“……这还差不多。”手机\端一秒記住《.xs.》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骆媛媛最终还是没有跟杀生丸到西国去,但是她也没有拿走天生牙。

  她有许多理由能够离开杀生丸的身边,但是一旦离开的时间过长,杀生丸只要顺着气味来找她,她几乎没法走远。

  但如果有人帮忙的话,就另当别论了——不,不是人,是神祇。

  “蠃蚌。”

  骆媛媛用一种叹息般的语气看着眼前青年模样的男子,轻轻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蠃蚌怔怔的站在她的对面,他看着她,张了张嘴,却好像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说些什么般的,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

  虽然使用四魂之玉暂时“复活”了,但细细追究起来,也不知道如今的状况能不能算是“人”,但是在这个名字极为重要的世界,只要知道神祇的名字,就算不是人,神祇也会感应到呼唤,只是回不回应就看他们的心情了。

  栉姬站在蠃蚌的身后,她看着骆媛媛现在犹如活人的模样,神情之中不是不动容,但却很快的克制住了,“……媛姬?”

  骆媛媛却摇了摇头,用对栉姬的回答,隐晦的告诉蠃蚌,她已经恢复了记忆。“我已经不是神器了,你可以叫我阿媛。”

  她又看向了蠃蚌,认真而期待的说道:“神祇大人,我想向你许愿,可以吗?”

  蠃蚌握紧了手中的长刀,终于低低的出声了,“杀了奈落?”

  “不是,”骆媛媛咬了咬嘴唇,“……保护我。”

  七天一过,隐藏咒术消失,四魂之玉的踪迹就再也无法隐匿了,到时候不知道多少妖怪会来争抢,她离开了杀生丸,当然不可能再靠他保护,夜卜虽然和她关系不错,但他是奈落的人,不管怎么想,她能信任又有能力的,也就只有蠃蚌了——

  她认识的人不算多,能对抗奈落的,她手中又有足够谈判筹码的,只有桔梗和犬夜叉。

  四魂之玉势必会带来许多麻烦,但同时也是一个绝好的诱饵,桔梗和犬夜叉一定会沿着四魂之玉的气息找来,在那之前,她必须保证自己的安全。

  骆媛媛没有别的办法了,她既然无法夺走天生牙,也就不能复活,但她却也不想死,只能尽可能的留住身上的四魂之玉碎片,比起奈落,她投向桔梗和犬夜叉这边,能够留住的可能性要大得多,用一句很俗气的话来说——桔梗和犬夜叉都是好人。

  而就算桔梗和犬夜叉也要收回四魂之玉碎片,在他们手下逃跑可比在奈落手下逃跑轻松多了——

  她将大致的情况都告诉了蠃蚌,在听说了杀生丸的事情后,他什么都没说,却已经足够让骆媛媛感觉颇为尴尬了,但有时候装傻也是一门学问,在恢复了记忆之后,她和蠃蚌都颇有默契的不去提她成为神器的那段日子里,和蠃蚌之间产生的情愫。

  祸津神静静的听完了骆媛媛的想法,只问了一句话,“不后悔吗?”

  “人都是会变的。热恋中的情侣山盟海誓都是出于真心,最后也免不了分手。但就算会后悔,那也是未来的事情了,但人都是活在现在的,就现在来说,我宁愿死也不愿意背叛别人。”骆媛媛知道他的意思。她现在之所以放弃了复活的机会,宁愿当一个依赖外物而活的不生不死的“人”,都是因为不愿意背叛杀生丸,可是如果有一天,她不再喜欢杀生丸了呢?那个时候,她挣扎在夹缝中活下去的意义又会是什么?那个时候,她的灵魂无法进入轮回转世,身体又僵而不死,身负四魂之玉这样的宝物又无力守护,情形将何其艰难困苦?

  “而且,”骆媛媛笑了笑,“我既然做出了这个决定,就一定是想了很久,考虑到了最坏的结果我也能够接受,所以既然是我下定了决心的事情,我就绝不后悔。”

  听到她毫不迟疑的话语,蠃蚌这才终于有了一丝情绪外泄,“……你就这么喜欢那只妖怪?”他皱起了眉头,“你……**他?”

  对于他来说,骆媛媛放弃复活的机会,情愿永远留在生死的间隙之间,除了是因为**着杀生丸以外,再无其他解释,但骆媛媛歪了歪头想了想自己的感觉,却摇了摇头,“……我是喜欢他,现在很喜欢他,但要说**……那还差得远呢。”

  “我只是自己不想那么做,那样的行为太卑劣了,卑劣到我真的那么做了,就算真的复活,我也会瞧不起我自己的。”

  “我从到达这个世界的第一天起,就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人生存不易,因此,人人都拼了命的想要活下去。”

  这个世界的人还停留在极度需求物质资料的阶段,但骆媛媛所成长的时代,已经是追求精神需求的时代了,这个世界的人们觉得生命可贵,因此放弃生命,还是为了别人放弃生命,是一种极为珍贵和神圣的牺牲,一定是因为对方对自己来说极为重要,甚至重逾性命,但是对骆媛媛来说,她从小吃穿不愁,在二十一世纪长大的人,人人都自有一股傲气,千金难买爷高兴,说她天真也好,愚蠢也好,骆媛媛只是觉得人活一世,但求一个心安,如果她背叛了杀生丸的信任和感情,盗走了天生牙,把它交给了奈落,即使复活了,她也不会觉得开心。

  与其痛苦的活着,还不如痛快的死着呢。

  “我当然也知道生命可贵,但是我觉得,比起苟延残喘,无愧于心更重要。有些亏心事,还是不要做的好,虽然我没什么节操,但还是有些底线的。清清白白的什么都好说,肮脏阴暗的活下去又有什么意思?”

  “我可不能被奈落带坏啊。”骆媛媛轻松的笑了起来,“再说,没准以后还有其他复活的办法呢?”

  蠃蚌却有些无法理解她的轻描淡写,“那你以后,还会回到杀生丸身边吗?”

  “当然。”骆媛媛理所当然的回答道,“我做了这么多事情,虽然是我自己乐意,但还不是因为对他有感情?我这么喜欢他,当然得让他知道啦!”

  她刚刚还说自己是因为不想良心难安,现在又任性的把所有的理由都推在杀生丸的身上了,可是看她那副毫不担心的模样,似乎笃定了事情完成之后,杀生丸依然会接受她——但如果她对杀生丸的感情这么有信心,那又何必离开他的身边,另寻助力?

  骆媛媛的想法有时候实在让人无法理解,但她却自有自己的一套逻辑和想法,“这本来就是骆媛媛跟奈落之间的事情,杀生丸,只跟相乐有关系,我自己起的因,当然要我自己去结果。”她明明对以后和杀生丸的关系毫无把握,看起来却一点也不担心和忧虑,反而很是乐观,“当然,事情了了之后,相乐就会变成了骆媛媛,那个时候,我就去找他,把事情都告诉他,跟他重新开始。他如果生气,我就去追他,他如果不理我,我就赖着他,他如果要杀了我,那我就给他杀,总之我自己做出的决定,有什么后果,我都自己承担。”

  尽管到了二十一世纪,东方依然认定女性应当矜持,但骆媛媛很不耐烦这种说法。

  骆媛媛很喜欢一句话——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不必掩饰,因为不管你如何掩饰,你都会流露出对他的喜**。

  我看见了他,我想要他,我就去征服他。

  她讨厌被动等待,而喜欢主动出击。

  顺从本心,不管结果如何,她都心满意足。showbyjs('[综]我的前任是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