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第30章 入府

小说:悍将 作者:水怀珠 更新时间:2022-05-19 17:1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白……”就在杀生丸冷静的审视着眼前的人类的时候,骆媛媛终于朝他伸出了手来,一如既往的将他抱在了怀里——或者说靠过去环住了他的脖颈,语气有些微妙的问道:“你说,神祇都是什么样的呢?”

  神祇?

  听她说起这个词汇,杀生丸顿感无聊的重新趴了下去。

  他在骆媛媛的身边,自然知道她好像有一个十分仰慕的神祇——据说一直都守护着她。

  结果弄了半天反应不对,是因为少女怀春了么?

  他对这个愚蠢的女人的感情问题可不感兴趣。

  于是杀生丸冷艳高贵的交叉起自己的前爪,将头趴了上去,闭上了眼睛。

  骆媛媛也不计较,只伸出手去,将他毛茸茸的耳朵在指尖捏来揉去的玩来玩去,直到她的动作太过火惹得杀生丸不爽了,他就动动耳朵从她的指尖挣开,骆媛媛就放缓了力气,再去抓在手中来玩耍。“妖怪……又是什么样的呢?”

  刚刚闭上眼睛的杀生丸,顿时又把眼睛给张开了。

  他转过头来静静的凝视着少女,想要看出她说出这句话时的神态和情绪,结果却看见她正眼神毫无焦距的望着窗外的某个地方,怔怔的发着呆。

  她一边无意识的抚摸着他的毛发,一边语气飘忽的说道:“——今天巫女大人过来说,她接到了神谕。”

  “说神祇在搜捕一只叫做巴卫的狐妖……唔,如果有人发现的话,要立刻上报呢。”

  骆媛媛说着,整个人都趴在了杀生丸的身上,露出了天真的幻想着的神色,“说起来……狐妖啊……不知道,会不会长得很好看呢?”

  听到她这么说,杀生丸没忍住把她从自己身上给抖了下去。

  肤浅的人类!他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傲然的站了起来。小说首发.xs.m.xs.

  骆媛媛立刻扑上去抱住了他的腰,笑着哄他:“不要生气嘛!狐妖什么的!跟小白完全不能比的嘛!对不对?小白最帅了!”

  但显然,这样简单的赞美并不能让他心情愉悦,杀生丸不耐烦的将重新抱上来的女人再次从自己身上抖了下去。

  这个脑子里只有长相和狗的人类以为他在为这种无聊的事情生气吗!?真是肤浅又愚蠢!

  那个名叫巴卫的狐妖,杀生丸也有所耳闻,那是只被神祇蔑称为野狐狸的狐妖。

  妖力强大,和一只恶鬼为伴,肆意杀戮——即使是神祇也毫不手软。

  长得好看又怎样?

  他高冷的扭着头躲避着骆媛媛的蹭蹭,在心中想着,就以这个女人的身板和毫无灵力的力量,一照面大概就只有被弄死的份吧。

  终于,杀生丸被骆媛媛在他身上扭来扭去的骚扰给弄烦了,白色的大狗直接一爪子将她拍翻在地,然后身形一动,将骆媛媛整个人充满了威慑性的压在身下,抬腿按住了她的胸口。

  骆媛媛顿时就被压得动弹不得,她倒是完全没有察觉到身上白犬巨大的身形所带来的威慑力,只连忙伸手抱住了杀生丸的爪子,试图将它挪开,“喘,喘不过气了啦!”

  她头发凌乱的躺在地上,有些艰难的**了一声,“小白……你现在太重了啦!”

  差点窒息的少女艰难的试图坐起来,但白犬稍一用力,她又倒下去了。

  不过似乎考虑到了骆媛媛人类之躯的承受能力,这一次杀生丸放松了力气,起码这次她倒下去后,在白犬的爪子下能够自如的喘气了。

  “我不是不倒翁玩具啦!小白你这个笨蛋!”骆媛媛刚才因为呼吸紊乱,导致呛咳了几声,眼睛里顿时泛起了生理性的水光,她鼓起嘴巴瞪着杀生丸,但是看着对方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的金色眼眸,骆媛媛立刻没了脾气——我家小白眼睛好漂亮眼神好帅!!

  杀生丸觉得他应该威慑的差不多了,便抬起了手,准备从她身上退去,骆媛媛便瞅准了时机坐了起来,伸长了手臂一把抱住了他的脖子,立刻得意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还不是让我抱到了!小白这个笨蛋!大笨蛋!”

  白色的犬妖顿时感觉自己和这个女人……一定无法沟通。

  他转过头去,试图用他逼退了无数人类的冰冷的金色眼眸让她体会一下什么叫做大妖怪的冷酷,但骆媛媛望着他的眼睛愣了愣,突然闭上了眼睛,温柔的笑着亲了上去,杀生丸完全没想到她居然是这样反应,顿时猝不及防的闭上了眼睛,在一片黑暗中,他感觉到了身旁的少女将脸轻柔的贴了过来,她的语气无比的温柔和缱绻,抱着他说道,“……我最喜欢小白啦。”

  那天晚上,杀生丸的妖力终于回复到了能够恢复人形的程度了。

  一开始,他还是幼犬的时候,总是被骆媛媛抱在怀中一起入睡,后来他渐渐长大,她的被子已经盖不住后,就只能趴在她的身边,被她抱着尾巴一起睡了。

  而有时候她枕着枕头,有时候枕着他的尾巴——比如现在。

  虽然说大妖怪一般都能够完全伪装成人类的能力,但不少妖怪都不喜欢看起来和人类完全一样,所以犬族的妖怪化作人形,一般都不会把尾巴收回去,大都裹在身上的某个地方,当做华贵的装饰,因此……杀生丸的身上慢慢的幻化出了衣服和铠甲,然而那条被少女抱在怀中的,原本应该卷在他肩膀之上的尾巴,却迟迟没有归位。

  在月光下,他银色的长发宛若溪流般的流泻在身上。

  白色的犬妖慢慢的坐了起来,他的视线落在了睡在跟前,表情安宁的沉睡在梦境之中的少女身上。

  她黑色的长发披在身后,柔顺而润泽,衬得她的皮肤越发的白皙,在月色中,越发显得光洁细腻。

  他还记得一开始,他说过等妖力完全恢复的时候,一定要杀了她。

  但是……看在她救了他,还一直照顾着他的份上……

  他垂下了眼睫,想到:那他就放过她这一次。

  化作人形风姿华贵的犬妖屈膝坐在少女的床头,垂着眼眸望着沉睡之中毫无所觉的骆媛媛,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虽然……他非常嫌弃这个女人,但……他明明应该走了,此刻却不知道为什么,动也不想动一下。

  杀生丸之所以留下来,就是为了等待自己的妖力完全恢复,而此刻,他已经没有了继续留下来的理由。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他没有走。

  骆媛媛对此毫无所觉,当第二天她睁开眼的时候,依然看见了白色的大狗沉默的趴在自己身边,和往日并无不同——她也就像是和以往一样,笑着抱着被子,滚进了他的肚子下方,带着些刚刚起床的懵懂,声音慵懒低哑的抱着他蹭了蹭。“小白,早上好呀。”

  杀生丸却显得比以前更加排斥她的亲密了,他有些暴躁的站了起来,仿佛极为不想跟她接触一般的走到了一边去。

  骆媛媛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爬了起来,她茫然的坐在地上,朝着走出了屋外的白色大狗困惑的嘟嚷,“……怎么了嘛?一大清早就这么不开心……?”

  而随着一天一天过去,杀生丸却依然留在骆媛媛的身边,但为此他的情绪也越来越焦躁和暴烈,骆媛媛终于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那一天,骆媛媛很是严肃的蹲在了他的身前,为了不让他走开,还抓住了他的耳朵,“……小白……你啊……是不是到了该繁衍后代的时候了?”

  杀生丸觉得……

  他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多天一直都没有走的啊?!?!?!

  这种愚蠢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好放不下的啊!?

  而随着天气越发的温暖起来,夏天慢慢的逼近了,骆媛媛很不耐热,因此温度升高一点点,她就会出汗。

  于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她十分干脆的放弃了被子,直接躺在了榻榻米上,如果感觉寒冷的话,就往一旁的巨犬身下一滚,将自己缩在白犬的毛发之中。

  妖怪不像人类那样需要休息那么长的时间,但和人类生活在一起,夜晚除了睡觉再没有其他可以做的事情了,不过即使陷入了睡眠,杀生丸也睡得很浅。

  因此,杀生丸常常睡着睡着,突然察觉到身边的动静。

  他原本伏在骆媛媛边上,为她挡着从门缝中吹进来的风,而在失去了那巨大的兽形之后,杀生丸睁开了眼睛,当他化作人形后,怀里便多了个人出来。

  ……真是够了。

  终于有一天,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所过的生活,和对这个人类女人的纵容行为,对于一个妖怪来说,究竟有多么可笑。

  他熟悉了她的气味,容忍了她的靠近,并且习惯了她的拥抱和温暖。

  但她不过是个人类而已。

  不过是个人类。

  杀生丸有些辨不清自己思绪的伸出手,下意识动作轻柔的握住了她的手腕,让她松开了自己的衣襟——这家伙一定是睡觉的时候拽住了他的毛发——然后坐了起来。

  他不应该再继续停留下去了。

  犬妖金色的眼眸在月色中泛起一片妖异的光彩,他长着比人类尖锐的多的指甲的手,轻柔的撩起了几缕少女的头发。

  人类啊……

  人类。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杀生丸松开了手,任由人类女子的黑色长发从指尖滑落。骆媛媛似乎在睡梦中察觉到了什么,她的眉头微微一皱,睫毛颤了颤,低低的喊了一句,“……小白……”

  身形修长挺拔的犬妖就站了起来,他最后望了一眼少女蜷缩在被子中,散发着温暖气息的柔软身体,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开了。

  杀生丸走得很慢——对于一个妖怪来说。

  如果他愿意,此刻早就能把那个小小的村落远远地甩在身后了,但杀生丸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凭借着妖怪出色的听力和嗅觉,听到了那所屋子里传出了少女惊慌的爬了起来的声音,他下意识的隐藏起身形,躲在树林的阴影之中,远远看见少女匆匆的拉开了门,只披上了一件白色的外袍,举着一杠灯笼跑了出来。

  “小白!?”骆媛媛是真的非常惊慌,因此表情看起来毫无作伪,无比的慌乱,“小白?你去哪里了?小白?”

  她停步在了通往其他村民家的通道上,表情十分纠结,似乎在考虑有人偷偷把它从她身边拐走杀掉吃掉的可能性,但很快,她就否定了这个可能——就以小白现在的体型来说,根本不可能被悄无声息的拖走,也就是说——他是自己走的。

  骆媛媛顿时沮丧的蹲了下去,在灯笼微弱的火光中,把自己缩成了低落的一团。

  那么也就是说……她失败了咯?

  啊啊啊啊她果然不擅长使用这种有意识的计谋啊啊啊啊!!

  是不是露陷了?被他察觉到她居心不良了?

  可是苍天作证她这些天根本想都没想关于他的剑的事情啊!

  “小白……”骆媛媛忍不住悲伤的抽了抽鼻子,将头埋在了双膝之间,闷闷的哀悼自己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养了一只狗的心愿,在短暂的幸福后,如此迅速的破灭了。

  在黑夜中,那披着白色外袍,蹲在那里蜷缩成一团的身影,显得无比的纤细娇小,令人怜惜。

  杀生丸默默的看着她,突然,从村口的方向跑来了一个惊慌的孩子,一边跑,一边大声的喊叫着,“——我看见了!我在河边看见了一只受了伤的妖怪!”

  骆媛媛听见响动,惊疑不定的抬起了头来,她从声音认出了这个半夜不睡觉跑到河边玩耍的孩子,是村子里出了名的调皮小孩,名叫山野,她顿时抄起了一旁的灯笼,朝着他跑了过去,“——什么妖怪?!”

  山野看见了她,便手舞足蹈语无伦次的比划了起来,“巫女大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妖怪——不过,他的头发很长!是银色的!头顶还长着两只耳朵!”

  骆媛媛心下惶急,立刻朝着他指出的方向飞奔而去。

  杀生丸这才意识到——也许这个女人,其实什么都知道。

  但是,在村民们恐慌的流和排斥之中——她知道他是妖怪,却装作什么都没发觉一样,从不表露自己遭受了多大的压力,依然尽心的照顾着他,亲亲热热的叫他小白。

  他抬头微微嗅了嗅空气,自河边的方向,隐隐的传来了血的腥气——以及,狐狸的气息。

  杀生丸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

  ……

  待到骆媛媛气喘吁吁的赶到河边时,果然看见了一个身影,重伤倒在河边。

  她并没有见过杀生丸的人形模样,因为犬妖的嗅觉太过于敏锐,一旦出现在陷阱周围被记下味道,就无法在他面前进行伪装了,就连封印,都是由一切皆无的神无所设下的,当夜卜带骆媛媛来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是杀生丸被封印了妖力,早已不见踪影的时候了,他们找了许久,也没找到变化成幼犬的犬妖掉落了什么东西。

  因此……她看着那河边的身影,不大确定的慢慢靠了过去,“……小白?”

  她知道那个封印并不能禁锢杀生丸太多时候,他的外形成长的速度如此迅速,也有着妖力在慢慢恢复的因素,也就是说——可能他今天的妖力已经足够他化作人形了。

  但……如果是小白的话,为什么他会受这么重的伤倒在这里?

  可是……不是小白的话,这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小白不见了,就刚好出现了一个银色头发,长得耳朵的妖怪?

  有一位死神说得好——在排除掉所有不可能的事情之后,剩下的那个不管多么不可置信,那都是真相!

  ——除了穿越这么人品爆发的事情,骆媛媛从小到大抽奖从没有中过,她完全想不到自己可能会跟通缉犯扯上关系,因此,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杀生丸和天生牙以及自己复活的事情,很快,骆媛媛就决定,就算错杀也不能放过的扑了过去。

  可是她靠近之后,却发现明明山野说是一个长着耳朵的妖怪,但骆媛媛看见的,却分明是个年幼的孩子。

  因此,在察觉到村子那边越来越多的人举着火把朝着这边赶来时,她咬了咬牙,将那个昏迷了过去的孩子抱在了怀中,偷偷带了回去。showbyjs('[综]我的前任是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