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第19章 喜欢

小说:悍将 作者:水怀珠 更新时间:2022-05-19 17:1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值得庆幸的是,因为奈落肆无忌惮的弄空了大半个城主府,又极为放心的丢下骆媛媛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地下室中,一点也不关心外头的事情,因此犬夜叉,桔梗和蠃蚌就像当初把她带出去那样,又轻而易举的带着骆媛媛混了进来。

  他们藏在骆媛媛的庭院之中,商量起了下一步的计划。

  城主府虽然并不算很大,但能够藏匿四魂之玉的地方却很多,好在桔梗作为守护四魂之玉的巫女,能够感知到四魂之玉的位置,不然的话,靠骆媛媛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搜查,大概很快就会被奈落所察觉。

  但问题却是……

  桔梗察觉到了四魂之玉的位置——它在地下室里,然而奈落却也在那里。

  这种情况也属正常,因为奈落刚刚得到四魂之玉,自然时时刻刻都将它带在身边。但如果奈落和四魂之玉寸步不离,就算桔梗能够感知到四魂之玉的位置,骆媛媛也很难在不暴露自己的前提下,将它在奈落的眼皮子底下带出来。

  而如果她暴露了自己,她的处境就会十分危险。

  就在蠃蚌和桔梗正坐在屋子里,试图想出一个比较安全稳妥的办法的时候,骆媛媛拉着犬夜叉坐在回廊上,却在询问另一个问题——神职有没有可能转换?

  她对于这种关于鬼怪灵异的问题完全没有头绪,因此只好求助于相关人员。

  “转换神职?”犬夜叉好像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他的双手拢在袖子里,盘腿坐在回廊上,有些讶异的扬起了眉毛。“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神祇的神职在他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塑造完成了的。”

  “那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吗?”骆媛媛不死心的问道,“从祸津神,转换成……其他,不那么辛苦的神职?比如,庇佑人民的福神,或者守护着这片土地的土地神什么的?”

  她表情哀伤的望着他,“一点点可能性,都没有?”

  犬夜叉最受不了女人脸上露出这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了,因为这总是让他想起自己的母亲。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让我想一想!别哭啊喂!!”他手足无措的朝她摆了摆手,然后皱着眉头努力思索了好一会儿,终于才迟疑的回答道,“理论上来说,神祇是回应了人类的愿力所诞生的,所以如果转换神职的话,应该只要转换信仰他的民众的愿力就好了。”但他说完之后,却似乎自己都觉得天方夜谭般的闭上了眼睛,仿佛不能相信自己居然说出了这么荒谬的事情,“不过说是这么说,但是实际上,从没有人成功过——我觉得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啦。”

  “这样吗……”但骆媛媛却似乎并不认为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转换愿力吗……”

  她沉思了一会儿,突然起身朝着屋内走去。

  骆媛媛走进屋内的时候,桔梗和蠃蚌的讨论已经陷入了僵局。因为想要让奈落离开四魂之玉,骆媛媛必定需要成为诱饵,这几乎是唯一可行的计划。可是蠃蚌却不敢将骆媛媛平安回来的希望,寄托在奈落可能的心软上。

  只是听他们有些苦恼的说完了他们的想法,骆媛媛却很是干脆的答应了下来。“好啊。”

  桔梗和蠃蚌都惊讶的望着她。

  骆媛媛却试图显得很是淡然,“既然没有其他的计划了,也就只能这样了不是吗?”

  蠃蚌不认可这些计划,害怕她会遭到危险,骆媛媛能够理解,但是桔梗却也将她的性命安全放在第一位考虑,这让她非常高兴。

  “但,在我去执行计划之前,”她满是祈求的望着桔梗,“我想让巫女大人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听到她说的这句话,犬夜叉立刻走了进来,他站在桔梗身边,警惕的望着骆媛媛和蠃蚌,“——你这家伙,可别随便乱提要求!”

  桔梗抬起头,神色温柔的伸手拉了拉自己焦躁不安的恋人的衣襟,然后望向了骆媛媛,“请说。”

  骆媛媛便抿了抿嘴唇。“……我想让你信仰蠃蚌。”

  这话一出,不仅是桔梗,犬夜叉,就连蠃蚌都忍不住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但很快,桔梗就明白了过来,“你想改变信仰着蠃蚌的愿力?”

  “嗯,”骆媛媛毫无隐瞒的点了点头,她转头望向了自己身边的少年,“我也会信仰他的。”她温柔的看着他,“我相信蠃蚌会保护我。”

  “你想让他从祸津神,”桔梗顿了顿,“……成为保护神吗?”

  骆媛媛重重的“嗯”了一声,“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但是我想试试。”她恳切的望着她,“拜托你。”

  桔梗看着她,然后又看了看她身边愣愣的望着她的蠃蚌,似乎有些无奈的微微叹了口气。骆媛媛和桔梗虽然相识不久,可是她却知道,桔梗看起来很是高傲,可是实际上,却是个十分温柔的人。

  骆媛媛朝她满是感激的笑了起来,“谢谢。”

  巫女虽然也有侍奉单一神明的,但桔梗却并非那种在神明的神社里专门侍奉神明的巫女,她守护人民,除妖净化,所信仰的是万物有灵,也就是所谓的八百万神灵。

  有自己侍奉神灵的巫女不可能再信仰别的神明,对别的神明行礼,也被视为极大的失礼。

  但桔梗却可以。

  她以面对一个真正的神灵的恭敬态度,朝着蠃蚌敛目肃容,恭敬的正坐下拜,行了一礼。

  蠃蚌原本还有些模糊的轮廓,顿时变得更加清晰了起来——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了。

  一个灵力强大的巫女的愿力,显然分量不轻。

  这时,犬夜叉突然说话了。

  “这家伙还没有完全转换成祸津神,”他抱着手臂,表情虽然很是冷淡,看起来似乎一点也不关心,可是说的话语却明明都在帮助他们,“所以专属的神力还没有稳定下来,如果试着向他进献贡品祈愿的话,或许会得到和祸津神不一样的神力……你要试试看吗?”

  骆媛媛眨了眨眼睛,突然站了起来,她跑进了隔壁的房间里翻找了好一会儿,然后抱出了一大堆的丝绸和金银首饰,放在了蠃蚌的面前。

  “祭品一定要动物才行吗?”她朝着桔梗问道,“这些可以吗?”

  “不一定要动物。”桔梗非常专业的朝她点了点头,“这些也可以。”

  骆媛媛这才放下心来,笑了起来。

  “你要向神明祈求什么愿望?”巫女问道。

  骆媛媛便试图显得更郑重一些的跪坐在蠃蚌对面,第一次向神明祈祷的女子显得有些紧张,但是她对面的神祇看起来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显得很是不知所措,却又不敢轻易挪动。

  骆媛媛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她努力让自己什么都不去想,摒弃掉所有的杂念,一心一意的祈祷,“我……想让巫女大人肩膀上的伤痊愈。”

  这种治愈的愿望,应当多少能抵消祸津神毁灭的神职吧?骆媛媛愿意这么去相信,而且,如果巫女能够痊愈,那么,他们和奈落对上的胜率又能多一些保障了。

  她这么想着,然后随着她的话音刚落,摆放在蠃蚌面前的祭品们就慢慢的渗透出一层光华,丝丝缕缕的如同某种金线,没入了蠃蚌的额心,在失去了那些光华后,原本精致华贵的祭品看起来和之前好像并无不同,却就是感到黯淡了不少。

  蠃蚌为那与以往阴暗愿力感觉完全不同的温暖的信仰之力而停顿了片刻,然后望着眼前依然闭着眼睛的骆媛媛,温柔的笑了。

  “……你的愿望,我切实的听到了。”

  骆媛媛张开眼睛的时候,正好看见桔梗捂住了自己的肩膀,而当她迟疑的拿开手的时候,裹着白色绷带的伤口从外表看不出有何不同,桔梗便试着动了动手臂,然后朝着骆媛媛微微笑了起来,“你成功了。”

  骆媛媛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看向了蠃蚌,“那么……事不宜迟,我现在就要出发了!”

  她站了起来,望向了身旁的蠃蚌,“你一定要保护我啊。”她有些紧张的笑着说道,“我的保护神大人。”

  蠃蚌局促的握紧了腰间的长刀,他的耳朵涨得通红,却十分郑重的答应了下来。

  “嗯。”

  如果他还有生命的话,他愿意以自己的生命起誓。.九九^九)xs(.co^m

  ……

  骆媛媛走进地下室的时候,她深深的了吸了口气,在那扇关闭着的门上敲了敲。

  “奈落?”她问道,“你在里面吗?”

  地下室中的奈落几乎一瞬间就察觉到了门外骆媛媛的情绪有些不大对劲,因为她的语气微微的有些莫名的颤抖。他收回了自己妖化后外放的触手,恢复成了人类的模样,然后点燃了墙壁上的蜡烛。

  “阿媛?”

  听见他的声音传来,骆媛媛有些僵硬的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她的脸色很不好看,也没有一丝笑容,奈落望着她,像往常一样朝她张开了手臂,“怎么了?”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却显得很是温和,“谁惹你生气了么?”

  但骆媛媛却并没有像以前那样依偎进去,她站在他的面前,咬住了嘴唇,然后将自己所有的不对劲,全部转化成了她正努力压抑着愤怒的迹象,“你到底还要在地下室里呆多久?”

  “没有告诉我你变成妖怪之前,你失踪不能陪我的时候好歹还会感到愧疚,现在我知道你变成了妖怪,你就可以肆无忌惮理所当然的了吗?”骆媛媛就像是忍耐着丈夫的冷落,终于忍耐到了极点的妻子一样,对着他大发脾气,但这样真切的愤怒,奈落却意外地并不感到生气。

  第一次被人如此愤怒的对待,奈落顿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即使千百年后的男人,在和女人吵架的时候,也常常不知道该如何才能使她们消气,反而让她们越来越生气,更别提才诞生不久的半妖了。

  “你干脆一个人在地下室里过一辈子,永远也别出来好了!”

  奈落沉默了好半晌,才有些干巴巴的,迟疑的回答道,“……抱歉……?”

  骆媛媛却并不在乎他说了什么,她像是突然看到了他抓在手中的,造型宛若一条项链般的圆珠宝石一样,顿时被它所吸引了视线。

  “这是什么?”她皱着眉头问道。

  ——那就是四魂之玉,只是那圆润的宝石此刻颜色昏暗,看起来充满了不祥的气息。

  奈落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想要将它收起来,但骆媛媛却一把将它拽了过去。

  “这条项链现在是我的了。”她像是借着怒气赌气般的说道。

  “阿媛,别闹。”奈落顿时皱起了眉头,但他仍然并没有生气,却明显有些焦躁的朝她伸出了手去,“阿媛,还给我。我以后再给你一条更好的。”

  “我不,”骆媛媛才不会还给他。她一边任性的说道,一边试图不动声色的朝着门口退去,“我就要这个。”

  她紧紧的握着四魂之玉,真切的感觉到自己手中的圆珠无比灼手,几乎都快要将她烫伤了——桔梗警告过她,四魂之玉很容易被污染从而影响持有人的意志,必须尽快的交给她加以净化。

  骆媛媛显然并不能抵御它的威力——她必须在自己失控之前,将它送到桔梗手上。

  她正要转身就走,身后奈落的声音终于陡然冷了下去,“阿媛,”他像是想明白了什么,“——是不是有谁对你说了什么?”

  骆媛媛顿时冲出了门外,立刻回身将地下室的门紧紧关上,甚至还在外头架上了一根粗壮的木条当做门锁,只是当她做完这些事后,无数黑色的瘴气从门缝中溢了出来,骆媛媛还能听见里头传来奈落暴怒的声音,“媛姬!!”

  我才不叫媛姬。

  骆媛媛朝后退开几步,确定了奈落就算能够破门而出,大概也需要一会儿功夫后,便提起裙摆,朝着地面上奋力跑去。

  她紧紧的握着四魂之玉,感觉心跳如雷,浑身冒汗,她拼命的往前跑,她必须再快,再快一点,却总觉得手脚无力,马上就要摔倒一样。

  蠃蚌——

  她在心底呼唤着自己最信任的存在的名字。

  他一定会保护她的。

  一定会没事的。

  就在她终于回到了地面上的时候,身后地下室的方向传来了一声爆响,听响动,奈落似乎把地下室的门给砸烂了,但骆媛媛好歹终于跑上了昏暗的楼梯,重新见到了阳光。

  因为奈落极为狡猾和谨慎,犬夜叉,桔梗和蠃蚌很难靠的太近,他们约好就在这里等候,而如果骆媛媛遇到了什么危险,只要她在心里呼唤蠃蚌的名字——他就会赶去她的身边。

  她并没有呼唤蠃蚌的名字,自己逃了出来,这显然说明他们的计划非常顺利。

  接下来……

  就是桔梗除妖的事情了。

  一想到奈落可能马上就要死在桔梗箭下,骆媛媛的心里颇有些复杂,但她并不愿意仔细去想。

  四魂之玉让骆媛媛头晕目眩,有些犯恶心,她正要朝着桔梗跑去,赶紧把四魂之玉还给她,一条黑色的瘴气就朝着骆媛媛的背后猛地袭去,蠃蚌反应极为迅速的拔出了长剑,瞬间出现在了她的身后,为她挡下了这一次的攻击。

  但很快无数的瘴气就紧接而至,完全将骆媛媛和蠃蚌包围了起来,然后仿佛一个笼子,将他们朝着地下拽去。

  奈落似乎察觉到了外面的桔梗和犬夜叉的存在,失去了四魂之玉的半妖根本无力对抗桔梗的一箭之威,他不得不一避锋芒。

  桔梗的反应极快,她动作迅速的从身后抽出了箭矢,行云流水一般朝着那团瘴气搭弓而射,破魔之矢带着无比纯净的净化灵气,在瘴气之中破开一道缺口,但却已经无法阻止那团瘴气彻底消失在甬道尽头。

  犬夜叉亮出了自己的利爪,皱起了眉头,“媛姬是人类,如果继续被瘴气包围的话,她会死的——!”

  可是当他和桔梗追进地下室里的时候,那里却已经是一片空寂,什么也没有了。

  “他在地下室里还建造了另一个密室。”桔梗神色凝重的摸上了地下室中的墙壁。

  犬夜叉在空气中嗅了嗅气味,立刻将视线锁定在了地下室里的那张床榻下,他弯下腰查看了一番,肯定的说道,“这里有个密道!”

  “媛姬,”而在骆媛媛无比陌生的,比地下室更深邃黝黑的密闭空间里,奈落站在房间中央,语气森冷的望着被蠃蚌护在怀中,脸色苍白的骆媛媛,“你背叛了我。”

  “我是你的丈夫。”奈落冰冷的怒气让他四周的瘴气汹涌澎湃,“你却为了这些外人而背叛我!”

  “你不是我的丈夫!”骆媛媛似乎觉得这个词汇有些可笑,她紧紧的拉着蠃蚌的袖子,在此刻,他是她唯一所能依靠和信任的存在,“——你杀死了鬼蜘蛛。”

  奈落顿了顿。

  “我以为你是鬼蜘蛛,所以才那么信任你!”骆媛媛咬了咬嘴唇,“可是你不是他——你不是鬼蜘蛛。”

  她直直的望着他的眼睛,“你只是一个妖怪。”

  “是吗?”奈落沉默了一会儿,语气变得无比的冰冷,“既然你这么**那个男人,那么,就去和他在阴间相会好了。”showbyjs('[综]我的前任是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