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第18章 谋划

小说:悍将 作者:水怀珠 更新时间:2022-05-19 17:1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到鬼蜘蛛可能已经死去的消息,骆媛媛不知道自己的心情到底该是怎样的才对。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自她来到这个世界,他都是她最强有力,也是最尽心的保护者。

  她曾经真真切切的喜欢过他,虽然后来这种感情渐渐的由浓转淡,就像是她无数次的恋**一样,曾经以为永远不会腻,到了最后,还是渐渐的仿佛后继无力般的冷淡了下去。

  但她仍然记得热恋时,她对他的喜欢,那种仿佛要从胸中溢出来的满满温柔。

  悲伤吗?痛苦吗?

  骆媛媛心里却也没有什么特别激烈的情绪,只是觉得这个世界好像有一角突然缺失了——它不再完全了。

  她会在突然意识到——那个人已经不在的时候,感觉心里有些空空荡荡的。

  他到底该算是怎么死去的呢?

  骆媛媛发现自己无法界定。

  如果说奈落诞生的那一刻,鬼蜘蛛就已经算是死去了,但鬼蜘蛛在那天夜里回来的时候,她分明感觉得到,那并不是奈落,那还是鬼蜘蛛。

  就像是以前曾经看过的一个问题,一艘旧船如果更换了一个新的零件,那么它还是原来那艘船吗?如果继续不停的更换,直到最后再也没有一个旧的零件了,它依然还是原来那艘船吗?如果不是,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是的呢?

  像这种量变一点点引发质变的哲学问题,骆媛媛是想不清楚的。

  而妖怪,又是怎样的存在呢?

  “妖怪也分很多种。”在听见她提出的问题时,桔梗平和的回答道,“只不过,所有的妖怪对于人类来说,都是非常危险的存在。”

  而虽然只是半妖,却也毫无疑义的属于妖怪这一族的犬夜叉,以十分肯定的语气回答道,“都是些混蛋。”

  尽管骆媛媛相信妖怪并不一定就全然都是邪恶的,但显然,奈落并不在好妖怪的分类之中。

  在犬夜叉背着桔梗,蠃蚌抱着骆媛媛,准备朝着城主府中出发的时候,他们又路过了那片焦土。

  骆媛媛这次忍不住停了下来。

  “蠃蚌,放我下来。”她轻轻的说道。

  蠃蚌犹豫了一下,还是顺从了她的意见,将她轻柔的放了下去。

  骆媛媛朝着那片焦土走去,她很久都没有走过路了,因此速度很慢,蠃蚌沉默而安静的跟在她的身后。犬夜叉皱起了眉头,似乎想对他们喊些什么,但桔梗拉住了他。

  巫女沉默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们走远几步后,停在了不远处。

  “蠃蚌,”骆媛媛看着这片仿佛空气中,仍然流动着当时的恐慌和悲伤,浮动着血腥和灰烬的气味的地方,沉默了一会儿后,忍不住侧过头看向了身后的少年,出声问道,“你觉得奈落是个怎样的……妖怪?”

  蠃蚌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说话,他有无数的话想要告诉她,无数次他处于灵体状态时,朝她大声的喊道让她离他远一点,激动而绝望的告诉过她他有多么邪恶和不安好心。但现在她在听他说话,蠃蚌却犹豫了一下,只想着怎样才会让她感到好受一些。

  但他不想让她受伤,却也不能让她继续被蒙蔽。“他……很危险。我还不能像现在这样凝结成实体的时候,看见他拿城里的人做实验,还想要杀死螭……”

  “你是说……”骆媛媛张了张嘴巴,却好半晌都发不出声音来,“城里失踪的那些人——他们都……”

  “……都在地下室里。”蠃蚌语气轻轻的接了下去。好像他的声音轻一些,骆媛媛听不真切,这些事情就自欺欺人的不会存在了一样。

  而看着骆媛媛有些变得苍白的脸色,蠃蚌似乎不确定自己还要不要继续说下去。

  这些就足够让母亲大人心怀警惕了吧?要是说的再多的话,可能会让她感到害怕,但是……如果因为警惕不够,最后被奈落所伤害了的话,那又怎么办?

  蠃蚌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决定继续说了下去,“那次,他还将螭引诱了过去,他似乎在实验将人转换成妖怪的实验……因为父亲大人是唯一的成功品,他似乎觉得身为父亲大人的女儿,螭应该比其他的试验品……更能够成功。”

  “我当时没有办法阻止,只好将母亲大人你……带了过去。”

  骆媛媛微微一怔,“……我?可是……我完全没有印象啊?”

  “因为母亲大人那个时候病得很重,几乎没有什么意识……”在蠃蚌说完那天所发生的事情后,骆媛媛呆呆的眨了眨眼睛,“……怪不得那天我醒过来,他的态度那么奇怪……我还以为……”

  她还以为,鬼蜘蛛终于愿意向她坦白了……她还以为,那些瘴气是他无法控制,尽力收敛着的痛苦——原来那不是痛苦,那是他最引以为傲的武器。

  他使用着鬼蜘蛛的身份,却想要害死他的女儿。

  想到这里,骆媛媛突然一顿,“奈落从很久之前,就在慢慢吞噬鬼蜘蛛了吧?现在他对螭也下的了手……”

  那么,比螭更先的……蠃蚌呢?

  蠃蚌的死,跟他又有没有关系?

  ——那个时候,蠃蚌战死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她有多么的不可置信。

  “……蠃蚌,”她艰难的问道,“你当初死在战场的事情……也是,奈落做的吗?”

  “我……”蠃蚌沉默了半晌,垂下了眼眸,“……我不知道。”

  看着他这样的表情,骆媛媛却突然在记忆中察觉到了许多之前没有注意到的事情,于是她拍了拍蠃蚌的手臂,语气严肃的对他丢了下一句,“你在这里等我一下。”然后朝着桔梗走了过去。

  她有一些事情,一定要弄明白。

  骆媛媛站定在巫女的身前,表情很是认真的看着她,“我……有事情想要请问一下,可以吗?巫女大人?”

  桔梗被她这样严肃的表情弄得微微一怔,“什么事?”

  “是这样的……”骆媛媛犹豫了一下,似乎在思考究竟要怎么说才好,“我之前……没有发觉奈落已经吞噬了鬼蜘蛛的时候,一直以为鬼蜘蛛只是因为发生了些事情,所以性格有了些变化……我很信任他,所以蠃蚌死后,我拜托他为蠃蚌建立了一个神社。”小说首发.xs.m.xs.

  “我不是很清楚这种事情的流程和方法,所以我想问一问……他做的事项……是正确的吗?”

  蠃蚌已经死了,骆媛媛很害怕他的灵魂都无法自由安息。

  然而在听完她详细的描述完当时的场景后,桔梗沉默了许久,这让骆媛媛越来越不安。

  终于,桔梗说道:“蠃蚌他,现在已经快要因为愿力而成为神祇了。”

  骆媛媛不明所以的望着她,“神祇?那么,这是……好事吧?”

  但桔梗却摇了摇头,“由愿力所生的神祇,从此之后,都必须依靠人类的愿力所活下去,一旦不再有人相信,便会彻底消失,连转世的机会都不会有。然而这种前世只是普通灵魂所化作的神祇,很容易就会渐渐被人所遗忘,为了继续存活下去,许多愿力所化的神祇不得不不择手段的去维持人类的愿力,只要人类向他们祈祷了愿望——不管那愿望是什么,他们都会去做。”

  “这些愿望是那些有名的神祇所不会回应的愿望,大多都是阴暗和丑恶的*,战争,侵略,掠夺,死亡……”

  “这些神祇,最终大部分都成为了祸津神……也就是会带来不幸的,即使是神祇,却和妖怪一样,被人类所厌恶和畏惧的存在。”

  “越是不择手段,越是得不到人类的愿力,但越是得不到,就越是不择手段。苦苦挣扎,最后却依然只能等来彻底消失的命运。”

  “而且你说……奈落为蠃蚌建筑神社的做法……可是他并没有把蠃蚌放在神社的主位上——这样,蠃蚌就不是那座神社的主人,他只是寄居在那座神社里的客神,现在人们向着神社祈愿,以为这是他的神社,如果以后他被赶了出去,那么他就会失去这些愿力。”

  这种连人死后的灵魂都不放过的做法,让骆媛媛完全不能接受。

  “……那,蠃蚌不是主神,那么,他寄居在那里?”她脸色苍白的问道。

  “那棵御神木里。”桔梗认真的望着她,“这不是超度他的方式,这是一种黑巫女们所使用的咒术。”

  “……将一个灵魂封印在御神木里,造成恐慌,利用民众的愿力,将他转换成祸津神……然后,要么双手沾染上污血,为了继续存在下去苟延残喘,要么,慢慢被所有人遗忘,就此彻底消失在世界上……”

  听到这里,犬夜叉都忍不住厌弃的皱起了眉头,“奈落那家伙——”

  骆媛媛却没有心思理他的义愤填膺,她最后,十分慎重的确认了一次,“也就是说,死了以后,连灵魂都无法安息吗?

  桔梗安静的望着她,“是。”

  骆媛媛便沉默了下来。

  她回过头去,望向了蠃蚌。

  十六七岁的少年,身材修长,因为她要他在哪里等着,他就乖乖的站在原地,安静的望着远方。

  只是虽然模样是他活着的时候再也无法长到的年纪,但神态却依然透露出他原本年纪该有的懵懂和天真,还有一种属于死者的,看着再也不属于自己的,属于生者的世界的落寞和寂寥。

  她应该保护他的。

  她应该保护好他的。

  骆媛媛几乎难受的说不出话来。

  她转身提起裙摆朝着蠃蚌跑去,在对方转过头来露出了有些惊讶的神色的时候,一头扑进了他的怀中。

  “对不起。”

  她紧紧的拽住了少年后背的衣服,好像把他抱紧一些,证明他的身体是确实存在着的,他就不会那么轻易的,就会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蠃蚌手足无措的僵在原地僵住了许久,才有些反应迟钝的觉得自己应该回抱过去,只是他刚刚抬起手,骆媛媛就突然从他的怀中退了出来。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手指有些颤抖的握住了他的衣襟。

  蠃蚌的灵魂,寄居在神社里的那棵御神木里。

  在蠃蚌迷茫的神色中,骆媛媛十分坚决的拉开了他的衣服,属于少年紧致细腻的白皙肌肤顿时暴露在了她的眼前,蠃蚌顿时惊慌的涨红了脸,但是骆媛媛却不让他把衣服拉上去,她双手按在他的腰侧,表情严肃而又认真的似乎在他的身上寻找着什么。

  蠃蚌愣了愣,好像知道了她在担心什么,“……那个,奈落在树上刻字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因为被人这样担心着而感到十分高兴,却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但是,我的身上……是不会出现伤疤的。”

  骆媛媛半信半疑的抬起眼眸看他,“……真的?”

  “不然的话,母亲大人你拿走了刻着父亲大人名字的树皮……”在死后这么一段日子里,蠃蚌第一次笑了出来,“我身上岂不是要被剜掉一块肉吗?”

  可是看见他的笑容,骆媛媛却更感觉难过了。

  她牵着蠃蚌的手,走回了犬夜叉和桔梗的身边,慎重的做出了肯定的答复。

  “我帮你们去拿四魂之玉。”showbyjs('[综]我的前任是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