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第11章 私心

小说:悍将 作者:水怀珠 更新时间:2022-05-19 17:1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骆媛媛皱紧了眉头,正要出去看看,只是她还没有抬步,就看见又有一人冲了进来——似乎是跟随着蠃蚌一起去接螭回来的侍卫一员。

  他满头大汗,神情看起来颇为激动,一进来就先对着骆媛媛干脆利落的重重一跪,全程都恭敬的低着头,不敢抬头直视过她的面容,语气满是喜悦,“夫人,蠃蚌大人已经把那只妖怪赶走了!为了怕夫人担心,特意让我赶回来告知您!”

  侍女小小的惊呼了一声,瞪大了眼睛,似乎颇为不可置信。

  然而骆媛媛却没有什么实感——在她的印象中,最危险的野兽大概就是老虎吧?而且,她也不大能够正确的评估老虎的战斗力,因为骆媛媛从没有见过真正的野性难驯的猛虎,大多都只是在动物园中,惫懒温驯的大猫,现在又听说已经被击退了,因此她虽然担心,却不怎么害怕,“有没有人受伤?”

  侍卫摇了摇头。“无人受伤。”

  据说,当时蠃蚌带着螭和侍卫们,正在寻找可以让他们休整一晚,然后明早回城的地方,然后其中一个侍卫就发现了那个山洞,然后撞见了蜷缩在里面的妖怪。

  然而奇怪的是,那个妖怪似乎看起来无心战斗。

  就是因为他看起来只想要立刻离开,才会被蠃蚌轻而易举的砍中了手臂。

  手臂?

  在听蠃蚌提及当时的情形时,骆媛媛还是无法想象出具体的场景,如果说是老虎的话,应该说是前掌?前臂比较对吧?手臂的话……唔,感觉对方应该像是人形,起码应该是可以直立起来的动物?难道是猩猩?

  “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呢?”她困惑的皱着眉头。

  最近鬼蜘蛛越发的神出鬼没起来,骆媛媛已经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去,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家,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不在家了。

  以前还没有发现,只是最近她越发的觉得一个人呆在城主府里,简直太过无聊了——还好蠃蚌和螭回来了。

  只是螭自从回来之后,就一直十分沉默寡,似乎被这段突如其来跌宕起伏的曲折经历给吓住了,不管骆媛媛怎么逗她,她都很少开口,也很少微笑了,每天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很少出门。

  而她时常用一种幽深的眼神,和有些古怪的表情盯着骆媛媛,把她看的有些心里发毛。

  蠃蚌很无奈的表示,他去接她的时候,螭就一直是这个样子的了。

  骆媛媛有点忧愁的叹了口气,只能吩咐侍女,让鬼蜘蛛什么时候有空,让过来看看她,毕竟他们之间才是真正的血脉相连,是亲生父女。

  螭不能交流,骆媛媛便只能来找蠃蚌了。

  而最近他们聊得最多的,还是那天晚上的经历。

  蠃蚌便皱着眉头努力回忆当时的场景,然后试图更加清楚的描述出来,“是一团很大的东西——就像是一个人身上长出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多余的四肢,脑袋,皮肤上凸起各种狰狞的脸孔……头发很长,又黑又乱……”

  骆媛媛就忍不住一手握拳抵住了下巴,皱着眉头想象了一下那样的生物,她沉吟了一会儿,“唔……那就是黑猩猩吧?没准是身上挂着树枝啊什么的,所以看起来特别奇怪?”

  “不是的,”但蠃蚌神情慎重的否定了她的猜测,他摇了摇头,“我虽然没有看见他的脸,但是他转身逃跑的时候,我和很多侍卫们都很清楚的看见他的背部浮现出了无数张人脸,那些脸有的在狂笑,有的在怒吼,还有的在哭泣……非常可怕。”

  骆媛媛的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她想起了在现代时,电视里曾经放过的一些因为生下来是畸形而被父母抛弃在山林中,最后长成了野人的纪录片,不过,虽然那些孩子挺可怜的,可是想想一张背上有着无数人脸的模样,骆媛媛忍不住的缩了缩肩膀,感觉后背有些发痒。

  “……好可怕哦。”她皱着五官为自己想象出来的画面抖了一抖,“总觉得,有点恶心呢……”

  “……什么恶心?”

  突然,鬼蜘蛛的声音就从她的背后响了起来。

  骆媛媛被猛地吓了一跳,她忍不住转头瞪了鬼蜘蛛一眼,“你走路都没声音,突然在背后出声很吓人好不好!”

  蠃蚌微微一顿,然后恭敬的朝着骆媛媛的身后行了一礼,弯下了腰去,“……父亲大人。”

  鬼蜘蛛的脸色有些苍白的朝她笑了笑,然后抬眼望向了庭院里的蠃蚌,声音冷的可怕,“你刚才说了什么?你母亲的胆子很小,不要胡说八道的吓唬她。”

  听他这么说,骆媛媛原本拍着胸口定惊的手顿时不高兴的拍了鬼蜘蛛一下,“你这么凶干什么?蠃蚌又没做错什么,是我自己要问的,还不是怪你!最近总是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我一个人无聊死啦!”

  鬼蜘蛛顿时没了面对蠃蚌时的嚣张气焰:“……最近,有些事情。”

  骆媛媛不开心的哼了一声,“什么事情比我还重要啊?”

  鬼蜘蛛没有接话,似乎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骆媛媛刚才那句话也只不过是个玩笑,因此她说完以后自己便笑了起来,转移了话题,“对了,鬼蜘蛛,枫叶马上就要红了,我们一起去看吧?我特意提前了好久跟你说的,这次不管怎样你都要空出时间,知不知道?你都多久没有陪过我了?”

  鬼蜘蛛垂眼望着她,眉目间忽然显得有些忧伤,“……好。”

  如果那个时候,“鬼蜘蛛”还存在的话。

  他已经感觉到了,尽管在刚刚被吞噬的时候,他依然还能够占据主导,但是慢慢的,他开始越发的力不从心起来。

  自从之前那次月圆之夜后,那些妖怪所形成的意识,已经越来越大的开始影响到他。

  鬼蜘蛛不知道此时自己究竟算是什么怪物,也不知道究竟多久之后,他会彻底的被吞噬掉。

  到了那个时候的话,他的阿媛要怎么办才好?

  可是,他想要朝她坦白,却又忍不住的害怕被她所厌恶和畏惧,忍不住的心怀侥幸的想……或许,他能够撑下去,能够一直怀抱着作为“鬼蜘蛛”的心,永远也不会伤害他的阿媛呢?

  蠃蚌站在原地,看着眼前这样甜蜜的一幕,心中越发的挣扎纠结起来。

  在回到那个村落的时候,那位名叫桔梗的强大巫女似乎到了比较远的地方,还没有回来,只有叫枫的年幼女孩子在,她对于鬼蜘蛛的不告而别非常惊讶,而且,虽然她年纪尚小,但跟在姐姐身边,似乎也能够察觉到什么——比如说,在送蠃蚌他们离开时,那个小姑娘十分迟疑的对他说,鬼蜘蛛消失后,他曾经呆过的那个屋子里,她好像察觉到了妖气。

  而螭……在回来的路上也说过很奇怪的话。

  “蠃蚌……父亲大人,不管怎样,都是父亲大人,对吧?”

  还有……在那个山洞里,那个怪物在逃离的时候,怀中似乎抱着什么…

  而蠃蚌在它离开之后进洞搜查过,在洞**深处的枯树枝上,有一片刚刚被刮了下来的碎布。

  ——那个妖怪是抱着衣服逃跑的。

  ——那片布料的质感和纹样,父亲大人有一件用一模一样的布料所制成的衣服。

  而且一开始,蠃蚌离开的时候,父亲明明还重伤不起,但在他抵达母亲大人身边后,却突然完好如初,行走自如的回来了。

  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呢?

  还有,父亲回来之后,种种古怪的行为……手机\端一秒記住《.xs.》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蠃蚌望着那坐在回廊上,朝着已经变化许多的男人,笑的毫无疑义的女人,难以抉择的抿了抿嘴唇,不知道究竟要不要告诉她。

  但很快,他就不用纠结了。

  之前和鬼蜘蛛作战的那个城主再一次的出兵了,似乎是为了一雪前耻,鬼蜘蛛决定再一次亲自领兵上阵,而蠃蚌成为了一名前锋。

  他虽然在骆媛媛看来年纪很小,但是,在普遍短命的古代,男子十四岁就已经算是成年,他作为鬼蜘蛛的义子,以后总会参与战争的,因此,骆媛媛也无法阻止他什么。

  而事实上,骆媛媛以为蠃蚌会顶替死去的土勇,成为在战场上比较安全的副将的,但没想到当初那个呵斥了土勇的,名叫忠久的武士成了副将,蠃蚌只不过是个前锋。

  前锋常常有着炮灰之称,但骆媛媛觉得,鬼蜘蛛应当是……想要磨练蠃蚌?毕竟他一向都那么看重这个义子,应当是不会让他出事的。

  但是,骆媛媛错了。

  在鬼蜘蛛凯旋而归,却带来了蠃蚌的死讯的时候,她的脑袋里顿时轰鸣一声,变得一片空白。

  她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明明前不久,他还那么鲜活的在庭院中挥舞着长刀,甚至比以前还要刻苦,还要努力,还那么认真,那么可**的说着要变得更强,才能好好守护她的孩子气的话。

  她从没想过,他会死。

  他还那么小,不过只有十二岁啊!

  虽然他常常说,他马上就要十三岁了,到那时候,按虚岁就已经十四岁了,十四岁已经是成年人了。

  可是……

  可是……!!

  等到骆媛媛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久违的被鬼蜘蛛抱在了怀中。

  他低低的,不大熟练的哼唱着破碎的不知名的曲调,似乎是某种母亲安慰孩子的安眠曲调,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

  他带着安抚意味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骆媛媛才慢慢的有了反应。

  她抬手拉住了鬼蜘蛛的衣襟,眼神都找不到焦距,语气飘忽的说道,“……鬼蜘蛛,我做了个梦……梦见你带着蠃蚌出去打仗,然后,蠃蚌死了……”

  鬼蜘蛛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沉默的抱紧了她。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低低的说道:“是梦。”

  “为什么啊!!”然而骆媛媛安静了一会儿,突然愤怒的锤了一下他的胸口,带着哭腔质问他:“为什么啊!!你不是在他身边的吗!你不是在他身边的吗!为什么他会死啊!!为什么啊!!!……骗子!!!!”

  可是,就算骆媛媛多么难以接受,甚至可以任性的迁怒于鬼蜘蛛,但她也明白,战争是很残酷的,他不会因为你的身份而优待你,最伟大的将军也可能死在一颗流弹之下,蠃蚌的死亡似乎只是一个注定的意外,无可奈何。

  然而蠃蚌死后,城主院中却似乎开始闹起了鬼来。

  一开始只是有侍女起夜时,说在庭院中隐隐绰绰的看见了模糊的,像是蠃蚌大人的人影,后来人们发现,夫人每天入睡前都会好好关紧的窗户,第二天总会是打开的,到了后来,那个鬼魂的行动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有时候夫人身边常常会无端的就刮起怪风,似乎想要把她卷走一样。

  人们都说,是蠃蚌少爷因为他明明是城主大人的义子,却成为了先锋而死在战场上,因此对城主大人心怀怨恨,想要害死夫人,来向城主报复。

  骆媛媛也被吓得不轻,虽然她很难想象蠃蚌会伤害她,一开始也不信鬼神,可是在真的经历过这些怪事之后,她还是不免有些惴惴不安。

  ——万,万一蠃蚌真的成了鬼魂呢?

  ——蠃蚌死了之后,真的化成怨灵了吗?

  ——怨灵是不是真的六亲不认,只要人命?

  鬼蜘蛛因为闹鬼的事情,又搬回了骆媛媛的屋子里,每日每夜的守在她的身边,但常常却也有不论骆媛媛多么害怕,他都会消失不见的时候。

  ……男人果然都是靠不住的!

  在骆媛媛已经习惯和侍女们睡在一起的时候,她对于鬼蜘蛛的依赖和期待也在一点一点的减少。

  她开始厌倦了他动不动的失踪,也厌倦了他越来越阴沉的性格。

  “我们为蠃蚌举行一个超度仪式吧?”

  当鬼蜘蛛又一段不知所踪的时间过后,重新出现时,骆媛媛表情十分严肃的向他提议道。

  “我们把村子里那个荒废的神社重新修整一下,然后举行一个祭典,怎么样?”showbyjs('[综]我的前任是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