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第9章 噩梦

小说:悍将 作者:水怀珠 更新时间:2022-05-19 17:1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听见屋外那满含畏惧的称呼声后,蠃蚌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不,不可能啊,在他离开之前,父亲大人明明还是一副重伤的模样,连睁开眼睛都难以做到,怎么可能现在回来?甚至听他的语气,简直就好像从没有受伤过一样。

  但是在他还没有做出反应的时候,骆媛媛已经无比利索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拉开了房门。

  土勇无论如何也无法见到的美丽女性,在听到那个人的声音后,便神情急切的出现在了门口。

  她长发披散在肩头,显然刚刚起身,身上只穿着白色的里衣,焦急的甚至没有披上外袍。

  而即使现在屋外夜色沉沉,但凭借着从屋舍与侍从们提在手里的灯笼中透出的昏暗灯光,在满院子的人中,她几乎第一眼就发现了他。

  一头黑色的长发,这么多天没有人为他打理,又变成了刚见面时纠结凌乱的样子,毛糙的就像他不羁狂傲的性格一样,自然卷曲着,仿佛浓密的海藻。

  似乎是因为重病刚愈,他的脸色几乎没有血色,苍白的泛着青色,好像是因为被这样对比着,眼睛比以往要幽深黑暗的多,仿若无止境的黑洞,带着没有光泽的不详意味。

  可是!他的身姿还是那么挺拔!从宽松的和服领口露出的肌肤还是那么紧致结实!他的五官还是那么俊秀端正!

  只有失去过了才知道珍惜。

  在面对完土勇之后,骆媛媛才热泪盈眶的发现鬼蜘蛛有多英明神武,有多帅气俊朗,有多柔情款款。

  “鬼蜘蛛!”她真的被这奇迹般的场景给感动的哭了起来,连鞋子都来不及的穿,就光着脚踩上了泥土,冲进了鬼蜘蛛的怀中,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腰。

  他的体温有些异常的低,身上还有一缕像是什么东西腐烂了般的腐朽臭气,可是骆媛媛现在根本在乎不了那么多——考虑到在外漂泊了那么久,干干净净的才更诡异吧!.xs.co(m)

  她贪婪的抬起头来仰视着他的面容,目不转睛的像是怎么也看不够。

  ——她终于明白白居易诗人写下“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的心情了!

  在面对着土勇那么多天之后,鬼蜘蛛在她眼中,帅气高大的简直像是天神下凡一样完美无缺!

  看着她热烈专注而含着泪光的眼眸,感受到她紧紧拥抱着,需求着他的身体,鬼蜘蛛冷厉的表情慢慢的柔和了下去,他温柔的将怀中的女子搂在双臂之间,觉得只要能够再次看见她,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我答应过你不能在你面前杀人的,”鬼蜘蛛微微闭上了眼眸,低头吻了吻她耳后的头发,“到房间里去,所有这些让你感到不悦的存在,我都会为你解决掉。”

  自从苏醒过后,就一点一点寒冷下去的心脏,在看见骆媛媛刚才所表露出的炙热情感时,终于又因这“爱”的温度,而慢慢的变暖了起来。

  鬼蜘蛛睁开了眼睛,从她的头顶,目光森冷的望向了对面的土勇,他曾经因为悍勇而被提拔为副将的部下,此刻面如土色,被他的威势所恐吓的瑟瑟发抖。

  多么,碍眼的杂碎。

  鬼蜘蛛语气低沉的对骆媛媛说道:“真抱歉,这些日子以来,让你的眼睛看到了这些污浊的存在。”

  “这些肮脏的东西,是不应该出现在你的面前的。”

  但骆媛媛却不愿意放开他。“我不要松开你。”她可怜兮兮的抬起投来看向他,“比起你为了我把精力分散给那些讨厌的家伙,我更想在和你分别了这么久之后,多跟你呆在一块。”

  她抽了抽鼻子,带着哭腔把脸重新埋进了他的脖颈。“我好想你,鬼蜘蛛。”

  似乎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鬼蜘蛛愣了一下,但是“比起任何事情,她都认为他最重要”的这一认知,让鬼蜘蛛感到非常高兴,“我也很想你。”

  他温柔的垂下眼眸去亲吻骆媛媛的嘴唇,似乎认为他眼睛微闭的时候是个好时机,土勇突然拔出了长刀,高喊起为自己壮胆的咆哮,朝着鬼蜘蛛冲了过来。

  鬼蜘蛛将嘴唇轻柔的压在骆媛媛的唇角,看也没看冲过来的土勇,他感觉到骆媛媛紧张的揪紧了他的衣襟,却信任他而乖乖的没有动弹,便因为她令人怜爱的反应而弯起了唇角。

  他一只手环过她的腰肢,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用自己的脸颊压住了她的耳朵,“别听。”

  然后另一只手反手拔出了自己的长剑,眼神阴森的望向了土勇,一记上斩,一击毙命。

  在听到利器刺入人体的钝响时,骆媛媛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起来,感觉到她的身体下意识因为畏惧而僵硬了许多,鬼蜘蛛一只手垂在身侧,让殷虹的鲜血顺着寒光四溢的剑刃慢慢流下,另一只原本搂着她腰的手,便将她的头压在了自己的胸口。

  “别看。”他轻轻的说。

  骆媛媛很乖巧的听话了,即使在感觉到被他抱了起来的时候,也一直沉默的将脸埋在了他的胸前。

  鬼蜘蛛抱着骆媛媛朝着房间走去,在路过刚才那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武士的时候,他略微停了停,骆媛媛眼前一片黑暗,只听见他语气冷淡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忠,忠久。”方才也被鬼蜘蛛的气势所慑的武士顿时有些慌乱的回答道。

  “这是个好名字。”即使是夸赞,鬼蜘蛛的语气也颇为冷漠,不过他还是朝他点了点头,“那么,这些人……”

  他的目光如同看着一群尸体一般,扫过那些原本跟在土勇身后面无人色的侍卫,“都交给你了。”

  不去理武士喜逢英主,激动的脸都涨红了的表情,他抱着骆媛媛走进了屋子,蠃蚌握着长刀站在一旁,迟疑的喊道,“……父亲大人?”

  “……蠃蚌。”

  看见站在卧室里的蠃蚌,鬼蜘蛛扬起了眉毛,以一种审视的眼神看着他,直到蠃蚌露出了不安的神情,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冷淡的命令道:“螭还在那个村子里,你去把她接回来。”

  蠃蚌顿了顿,不知为何,他觉得这样的父亲大人令他感到非常不安,只是看了看他怀中的女子,蠃蚌最终依然恭敬的弯了弯腰,“是的,父亲大人。”

  城主又回来了。

  第二天知道这个消息的民众们先是微微一愣,然后大多露出了欢喜的神色。

  村落中的神社似乎因为人们又有了愿望,原本已经荒芜破落了的神祠前再一次的出现了许多供品和行礼还愿的人们。

  “谢谢神明大人庇佑。”

  人们真心实意的为着平安宁静的生活而祈愿着城主大人一切顺遂。

  ——只是好不容易死里逃生,没缺胳膊没少腿也没毁容没瘫痪的回来了的城主大人,却在回来的第二天就感到了不顺遂。

  私人意义上的,夫妻生活方面的,不顺遂……

  具体体现在哪里呢?

  具体体现在城主大人现在绕着城主夫人走。

  在昨晚久别重逢后,骆媛媛一时冲动,难得表达了想要亲近的念头之后,对方却微微一愣,然后一脸隐忍和痛苦的几乎是狼狈的落荒而逃的反应,让骆媛媛不得不心情沉重的想,难道鬼蜘蛛他,伤到了命根子……?

  为了男人那脆弱的自尊心,骆媛媛本来暂时是不打算再去找他的,以免他觉得难堪,只是她窝在房间里好几天,却越想越觉得不大对劲——

  给我等等——

  她记得,鬼蜘蛛是被一个巫女所救的?

  ……穷凶极恶的盗贼头子被重伤的时候,被美丽善良的巫女所救——这么情的开头是要闹哪样!?她是要被炮灰掉的邪恶前妻吗喂!?

  鬼蜘蛛那家伙,该不会是在为那个巫女守身如玉吧?!可是不应该啊……从他回来的那个晚上的反应来看,他应该还是喜欢着她的才对——

  不过受伤的时候本来就是一个人最脆弱的时候,而且他还在外面待了大半个月才回来——大半个月已经能够改变很多事情了——

  啧,男人这种生物!

  他该不会是在纠结这个也爱那个也爱的蠢事吧?!

  骆媛媛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把屋外的两位侍女吓了一跳。

  只是混熟了之后,她们知道比起动不动就杀人的城主,城主夫人很是温柔和气,对她们非常好。

  因此此刻还能笑着问道,“夫人,您怎么啦?”

  骆媛媛沉默着低头拢了拢自己的宽袍广袖,然后十分冷静的抬起了头来,“——我要去当初救了鬼蜘蛛的村落看看。”

  侍女们闻一愣,其中年轻一些的下意识就劝诫道:“可是夫人——贵族女性是不应当轻易……”

  只是她话还没有说完,另一个年长些的看见骆媛媛皱起了眉头,便连忙拽了她一下,“是的,夫人,我们这就去准备牛车。”

  看着她们退去的身影,骆媛媛忽然想起来,自从穿越到了这里,她已经好几年都没有出过远门了。

  除了偶尔会在城中转一转,一年中在特定的日子里,在温泉馆里住上一段时间,几乎就再也没有迈出过城主府。

  ——当然,也有外面根本就荒凉的没什么好看的因素,而且还那么危险。

  不过,习惯了现代机器显示日期的骆媛媛,在古代几乎很难准确的辨别时间,因此此刻突然意识到了时间的流逝,她才突然惊讶的发现她跟鬼蜘蛛在一起,已经六年多了。

  ——是啊,螭今年已经快要六岁了,蠃蚌也已经十二岁了呐。

  没想到,一个初中三年,再加上一个高中三年,就这么过去了。

  在等待牛车的时候,意识到这么漫长的时间已经过去,骆媛媛忽然从心底里涌起了一股恐惧感。

  难道说,她的一辈子,就要继续这么过下去了吗?就这样一直待到年华老去,头发慢慢变白,牙齿松脱,然后葬身在这陌生而远离故土的地方?千百年后,永远不会有人记得她的名字?如果运气好,没准可以在这异国的历史上留下一个“杨妃后人”的野史传说?千百年后,她的家人,朋友如果能来这岛国旅游,没准能够从导游的口中听到关于她的只片语,然后便一笑而过?

  人好像总会有一些时刻,会莫名的陷入对命运,对死亡的恐惧之中,骆媛媛知道自己是不甘心的,她生长在那么发达明的世界,难道注定要终老于这落后而贫穷的时代?

  这种恐惧让她忽然有些心灰意冷的发起了呆来,以至于当有人紧紧的把她搂进怀中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

  “你要去哪里?”鬼蜘蛛的声音中难得的含着一丝慌乱。

  “鬼蜘蛛?”骆媛媛轻轻的喊了一声他的名字,然后无比习惯的放松了气力,靠在了他的胸口。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从回来之后,鬼蜘蛛就长得和以前不大一样了,以前明明更像是个武士般英气桀骜,回来之后,他开始厌恶阳光,皮肤也变得分外白皙,海藻般的长发倾泻在他单薄的肩膀,显出某种阴柔的气质来,而且眉宇之间那属于盗贼的匪气和张扬,都化作了某种阴沉内敛的东西,沉淀在了那原本总是闪烁着炙热亮光的黑色眼眸之中。

  ……果然是,伤了命根子吗?showbyjs('[综]我的前任是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