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第2章 夜宴

小说:悍将 作者:水怀珠 更新时间:2022-05-19 17:1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骆媛媛有时候觉得自己的男朋友肯定很恨自己。

  因为她以前在微博上看见一条微博说,有个男人的女朋友背叛过他,但他大度的原谅了对方,并一直对她千依百顺,最终把她宠成了一个谁也受不了的“公主”,然后甩了她,完成了报复。

  骆媛媛盯着坐在一边帮她把苹果仔细削好的男朋友,觉得对方显然也有这个打算。

  ——把她宠成公主,别人都忍受不了的话,她就只能呆在他的身边了。

  多么可怕的男人,骆媛媛觉得如果是方越的话,他没准干得出来这样的事情。

  骆媛媛交往过很多男人,但她可以发誓,每一段感情她都从未背叛过,可是她不确定之前自己提出过分手这件事情,对方越来说,算不算背叛。

  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一旁认真削着苹果的少年抬头朝她温柔一笑。

  这是她曾经最喜欢的笑容,热恋的时候,每当他这样对她微笑,她总是会扑上去吻他。

  可是现在骆媛媛只是皱起了眉头。

  她看了看他手上的那把水果刀,默默的挪远了一点,然后鼓起勇气说道,“方越,我们……我们分手吧。”

  在骆媛媛心目中,方越是个长相清秀干净,性格却有些偏执而极端的男人。

  小心眼,多疑,而控制欲极强。

  他去打听她所有前男友的消息,然后一个一个的约人出来打架。

  如果她不在他身边,每天就会有无数个电话打过来质问她“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这么迟才接电话?”“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然后他会哭,会让她听见踹门的声音,在她第一次忍无可忍提出分手的时候,跪在大街上求她不要走。

  骆媛媛就觉得更受不了了,可是她更感觉害怕。

  她总觉得如果自己说了分手,方越就是新闻里说的那种会泼前女友一脸硫酸的前男友。

  骆媛媛自认为自己唯一的优点就是有张长得还不错的脸,如果被泼了硫酸,那她还不如直接死了呢。

  其实一开始,她是真的喜欢他的。

  刚见面的时候,这个少年皮肤白净,眼神清冷,有些沉默内向,他很少说话,显得很帅很酷,所以偶尔浅浅一笑,都显得特别动人。

  骆媛媛是个肤浅的外貌协会,她几乎是一见钟情,然后疯狂的追求对方,但是在一起三个月后,当初那么强烈的感情,就完全无法缓解的淡漠了下去。

  外貌协会果然是不对的。

  骆媛媛这么想着。

  这就是外貌协会的下场啊。

  “如果你要跟我分手,我就杀了你,再自杀。”

  ……上天啊,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只看男人的内心美,不再被他们的皮囊所欺骗!

  骆媛媛躺在地上渐渐失去意识之前,看见方越拔出了插在她胸腹上的水果刀,然后□□了他自己的胸口。

  ……还有,别再让我遇见这个蛇精病了吧。

  以及,妈妈,对不起……

  结果过了一会儿,骆媛媛又睁开了眼睛。

  刚才的那种黑暗就仿佛睡梦一样,还来不及感受到沉重,就已经苏醒。

  可是——那真的是梦境吗?

  骆媛媛坐起身来,看着身下粗陋硬直的木床,和铺在上面又脏又旧,几乎已经看不清原来颜色的粗布,脑子里充满了一种无可形容的荒谬感,正在这时,她忽然感觉手指痒痒的,骆媛媛下意识的望去,只见一只黑色的虫子正顺着她的手指往上爬。

  骆媛媛猛的甩手一声尖叫,就此拉开了她穿越后的生活序幕。

  她穿越了。

  还是穿越到了古代。

  不仅仅是古代,还是穿越到了日本古代。

  在这个天皇都穷的一比的古代,她穿的还不是起码有饭吃有衣服穿的贵族。

  她!是!身!穿!

  不知道她眼一黑后是穿越到了哪里,反正睁开眼睛一看,她已经被盗贼抢到了自己的老窝里——没!的!跑!

  或许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在这个盗贼看见女人基本上就地快活一番然后烧杀抢掠拍拍屁股走人的时候,她撞了大运的居然被完好无损的带了回来?

  大概多亏了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吧。

  可是,骆媛媛还是好想哭。

  正当她欲哭无泪的时候,一个矮小的女人推门看了她一眼,在确定她醒来后,就粗哑的喊着“大人大人那个女人醒了”离开了。

  ……好吧。

  骆媛媛抽了抽鼻子,她还能听得懂他们在说什么,情况还没有糟糕到底。

  过了没一会儿,她所在的这间房子——对不起她真的想os一下哈利·波特里卢修斯·马尔福的语气——“哦,如果这也叫做房子”——这间房子的门就被粗鲁的推开了。

  骆媛媛被强光刺激的眯起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来人的模样。

  一个一头黑发披散着,光着上身,身材看起来还算健壮的男人。

  骆媛媛悲观的推测或许他们穷的穿不起衣服。

  随着男人一步步走近,骆媛媛慢慢的看清了他的长相,来人五官意外地还算清秀——如果他能够好好地洗洗脸上的泥土灰尘和血迹,没准勉强能够算得上英俊。

  他站定在泪水盈盈,努力憋住眼泪的骆媛媛身前,似乎对她的眼泪很是不屑一顾,他高高在上的笑着说,“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记住我的名字,我是鬼蜘蛛。”

  他不笑的时候显得又冷酷又残忍,配合着他身上那些有些已经干掉了有些还是半干的血迹,就像是一个随时可以暴起伤人的杀人狂那样可怖,然而当他笑起来的时候,他的眼睛明亮,笑容单纯天真的像个顽劣的孩子。

  这个人是这个盗贼窝的首领。

  他比弄死了她的方越还要危险。

  骆媛媛很快就明白了这一点,她可不想被方越弄死穿越一次之后,再被弄死一次。

  她不想死。也没有兴趣一次一次的挑战死神的威严。

  因此,她抿紧了嘴唇看着对方,有些紧张的揪紧了身下那又硬又旧又破的床单说道,“……你要跟我睡在一起吗?”

  骆媛媛很识时务的问道,显然不奢求一个盗贼头子把她抢回来是准备把她供起来的。

  “可是我才刚刚醒来……”

  但紧接着,她忽然听见从外头的什么地方传来了一声女人高亢凄惨的尖叫声,顿时僵了一下,然后语气更加委婉了起来的努力提高自己的待遇,“……我可不可以要一盆水和布?”

  鬼蜘蛛似乎对于刚才那声女人的惨叫习以为常不以为然,他见她没有大哭大闹,撒泼尖叫,显然十分满意,便掉头去了外面,吩咐了几句,然后很快的回来了。

  “我还以为你会找机会逃跑。”看见骆媛媛仍然跟他出去前一样的坐在原地,甚至连用目光打量四周寻找可以逃跑的行为都没有,鬼蜘蛛有点讶异的扬了扬眉毛。“你看起来,好像也并不是很害怕。”

  “因为你还愿意跟我说话,看起来不是很坏……而且,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地方可以去,所以没有逃跑的理由。”骆媛媛不敢低头,她怕低了头,对方有什么动作,自己反应不过来,于是便鼓足勇气直视着对方的面容,她察觉到鬼蜘蛛似乎愿意跟她交流,这倒是个好现象,因为这说明他或许是下意识的想要了解她,证明了他对她颇有好感,骆媛媛对于异性对自己的好感,有一种本能般的敏锐,而且,她极为擅长利用这一点。

  这也是导致了她的前男友人数众多的原因之一。

  每当有朋友惊叹的问起她为什么什么男人都能很快勾搭上的时候,骆媛媛总是思索再三,然后缓缓的说道,“……天赋吧。”

  她就是有一种极为强烈的直觉,能够在冥冥之中察觉到最快最多增加好感的方式,因此她的朋友们都开玩笑的说,这世界上只有她不想追的男人,从没有她追不到的男人。

  “……要是有人在等我回去,有人会担心我,我肯定是要逃走的。”骆媛媛鼓起勇气说道,有时候说些真话反而比撒谎更好,“不过我没有。”

  “你要是愿意对我好一点……我会心甘情愿的留下来的。”骆媛媛忐忑的望着他,“如果你愿意的话……”

  鬼蜘蛛似乎觉得她非常有趣,也可能是感到非常可笑的大笑了起来。

  在察觉到对方对自己有着好感,起码不会很快的做出让她厌憎的事情之后,骆媛媛顿时有了不高兴的资本,但她微微蹙了蹙眉头,又很快的忍耐了下去,“有什么好笑的吗?”

  鬼蜘蛛邪气的咧着嘴角问道,“对你好?怎样才算对你好?”

  骆媛媛顿时有一大堆的要求想提,但是最后都一一忍住了,她很是郑重的提出了自己的底线,“——最起码,你不能打我,而且,在床上,你不能虐待我。”

  这时,一个矮壮的男人推门而入,他全身上下都脏兮兮的,但是看起来气力很大,他抱着一个巨大的水缸,摇摇晃晃溢出来的水洒在他身上,但他毫不在乎,只是放下水缸抬起头来的时候,他好奇的看向了床上的骆媛媛,然后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脚下顿时就跟生了根一样的,视线死死的黏在了她的脸上。

  那样刺人的视线让她忍不住的皱了皱眉,低下了头想要躲开。

  但很快,她就听到一声刀出鞘的声音,和某种刺入*的可怕闷响,骆媛媛顿时低垂着头僵住了,直到有不祥的鲜红液体,蜿蜒的从泥土地上流进她的视野中,她才脸色惨白的抬起了头来。

  鬼蜘蛛淡定的将刀重新插回腰间,然后弯腰将地上的尸体拽了起来,丢了出去。

  骆媛媛咬紧了牙齿,“还有……不要当着我的面杀人,好吗!?”

  骆媛媛再一次庆幸她虽然常常觉得自己除了一张脸外一无是处,但好歹,她还有这么一张脸。

  都说知识决定命运,长相决定待遇,鬼蜘蛛一直没有杀她,还跟她交流了许多,并且答应了她的三个要求,大概也多亏了这张脸。

  她表情生硬的下了床,走到了水缸边,骆媛媛避开了那洒满了鲜血的地方,隔着水缸和鬼蜘蛛相对而望。

  “你过来。”她说。

  鬼蜘蛛无所谓的笑着走了过去,“不应该都是让我出去的吗?”

  看起来他似乎是以为是她要洗澡,可是看他刚才毫无动静的样子,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显然是没有打算绅士的离开的。

  骆媛媛倒是无所谓,反正她要重点清洗的,又不是她自己。

  她左右看了看,终于在水缸边上找到了搭在上面的一块算是干净的布料。唔,抓在手里手感很硬啊。

  骆媛媛用水泡湿了它,然后叠成了方巾,抬手靠近鬼蜘蛛的时候,一向粗暴的盗贼头子脸上闪过一丝讶异,骆媛媛没有看见,她试着擦了擦鬼蜘蛛满是泥污血迹的脸,然后确定了究竟该用多少力道。

  因为布的质感很硬,骆媛媛下意识的放缓了力气,尽量轻柔一些。

  “你到底是多久没洗过脸了呀。”

  看着擦了好几遍才显露出原本肤色的鬼蜘蛛,骆媛媛忍不住的轻声的说道,她此刻的语气已经亲近了不少,因为她感觉到鬼蜘蛛并不排斥她这样的亲密,而现在,她显然已经相当完美的跳出了开始仅仅只是“被盗贼抢来的良家女子”这个身份。

  只是当她拿开手帕,却还是被鬼蜘蛛失去了笑意的面无表情的脸吓了一跳。

  “擦痛了吗?”骆媛媛瞪大了眼睛问道。“这布有点硬……”她像是解释着什么的说道,伸手就去摸了摸鬼蜘蛛脸上被擦过的地方。“这里痛吗?”

  鬼蜘蛛沉默了一会儿,垂下了眼睛,“没有。继续。”

  骆媛媛便仔仔细细的将他的脸庞,耳后,脖子,胸口,手臂,腰腹擦得干干净净。

  穿越到了盗贼窝反正也没得跑了,而且也不知道能去哪里,看来得把这里当做长期据点经营下去了,在这种情况下,把自己抢回来的盗贼头子对自己有所好感,不利用才是傻瓜咧,既然他说自己是她的女人,那么,他应该是会保护她的——起码不会像其他女人那样,被所有盗贼都用一遍。

  那她还不如死了呢!

  所以说,接下来她都要跟这个盗贼头子呆在一块了,那么,最好当然是盖着棉被纯聊天了,但如果他等会儿就要霸王硬上弓的话,她必须最大限度的保证她也能够舒服一些!

  反正她是不会拥抱一个浑身脏乱的男人的!

  直到骆媛媛擦干净了鬼蜘蛛整个上半身,她看着他的裤子,将手里的方巾塞进了他的手里,“你自己把下一半洗的像上一半这么干净后,我才跟你睡在一起。我会检查的,不达标的话,你别想碰我。”

  她的语气已经有些恃宠而骄的意味了,这也算是一种男女关系间的试探,如果鬼蜘蛛表现出了被冒犯的愤怒,那就说明他的底线是骆媛媛不能命令他,他没有兴趣跟骆媛媛有什么深入的交流,只想把她养做一只玩物,欺软怕硬的骆媛媛就会很快的软下去,变得更加小心讨好,然而有时候,人们对于自己想要亲近的人有些冒犯的话语,并不会在意,反而会窃喜的感到自己和对方的关系亲近了不少,哪怕大多数的时候,都只是自己自作多情。

  看鬼蜘蛛皱起了眉头,显然不大情愿,却并没有生气的样子,骆媛媛松了口气——他看起来比她想的更喜欢她一些。

  于是便放心大胆的伸手环住了他的腰,然后靠在了他的胸口。小说更新最快手机端:sm.xs.

  “我会检查的。”她放软了声音又说了一遍。

  当她重新站好时,鬼蜘蛛意外的手足无措的僵硬表情让她有点儿怀疑——他是不是从没有被人抱过。

  ——如果对方是初恋的话……

  简直不要太棒了好吗!!

  初恋最好骗……不,初恋最好摆布……呃,不,初恋最单纯了!

  “乖。”骆媛媛笑着看着他说。

  鬼蜘蛛眼眸深沉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握住了手中的湿布。

  有朋友说过骆媛媛很没有节操。

  然而既然她只有一张脸长得好,技能点又全部点歪到了勾搭男人的天赋上,唯一的优点就是看得清现实很识时务的话,那么穿越之后,只要获得这个盗贼头子的好感,就能够暂时安全的活下来,这对她来说并不困难,所以,为什么不勾搭上他,对他好呢?

  更何况,以她肤浅的外貌协会资深会员的眼光来看,这个男人长得还不错,她也没有亏到哪去。

  嘛,嘛,都到了这种时刻,还是把要求放低一点,苦中作乐吧。

  见面的第三十分钟,骆媛媛已经感觉到,她已经能够掌握住这个男人了。showbyjs('[综]我的前任是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