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娇宠 番外十八(阮眠x江霆)

小说:掌中娇宠 作者:沧北 更新时间:2022-05-19 17:13: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江霆出道后的首个演唱会卖票渠道开通的那一瞬,票纷纷被抢购一空,场面盛况空前。

  为了能够得到大众的肯定,江霆连轴转地练习着音乐,同时他还准备了首没有曝光过的歌,打算在现场唱给阮眠听。

  歌的名字叫做《摘星》,是一首在他原创世界里难得清新的一首歌,他打算作为彩蛋在现场唱。

  炎热的暑假在繁忙中充实,阮眠被江霆所在的那个大学城的医科大学入取,所学的专业是儿科,学习时间是本硕连读。

  霍家儿女并没有走阮明姝的老路令娱乐圈的记者与许多吃两小孩颜值的妈妈粉表示:“怎么好好的模特贵公子与童星国民女儿都去学医了呢!以后这两小只还会回归娱乐圈吗?”

  看到恨不得展开辩论会的粉丝,头秃的医学生表示,“各位姨母粉不要掐架,你们看我这只头发只有一丢丢的医学狗,大家还觉得霍氏兄妹还会回到娱乐圈吗?”

  瞥见医学生的评论,黑粉嘲讽般地评论,“楼上医学狗不仅狗还没钱,霍家两小只会没钱植发?”

  拿着小号歪斜着靠在沙发上刷微博的阮明姝看到被顶到最前排的评论猝不及防笑出声来,紧接着她粉嫩的指尖落在紫色键盘上,“依我之见霍家两兄妹的头发挺密的噢,不存在脱发困扰啦。”

  看到阮明姝弯着眼眸在笑,正在埋头办公的霍渊抬眸看了她一眼,“在笑什么?”

  “有人在辩论为什么阮阮和糯糯颜值那么高却不进娱乐圈,非得进学术圈。”说到这里,阮明姝好看的柳眉轻蹙,她鼓起腮帮问霍渊,“你是她俩的父亲,我能采访你一下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吗?”

  好整以暇思考状的霍渊将钢笔放在桌面上,接而他翘起唇角轻笑,“你是什么看法我就是什么看法,夫人的意见就是我的思想。”

  “啧。”阮眠轻飘飘地收回目光。

  其实对于怎么养小孩儿他们也都是第一次第二次当父母,小孩儿健康顺遂开心的过完她们的人生就好,至于人生理想,也都遵从她们的志愿。

  无论是娱乐圈还是医学这条路,哪条路都是曲折坎坷,只要她们愿意迎着困难往前走,那她们就支持。

  粉丝和粉丝之间的掐架与粉丝对真猪的质疑导致最后连两小只的大学官方微博都发出“青年有志之士要学医”的呼吁,两所医学院发出响应后,全国许多医科大学都纷纷响应拉生源互动!

  短视频平台出现许多穿着白大褂与护士服装的青年载歌载舞,仿佛在用行动抨击着黑粉,谁说学医就断了艺术道路了?

  我们搞缝合的还能学刺绣呢!

  江霆首次演唱会定在暑假尾巴的最后几天。

  正当他筹备得非常充分,票也售卖一空,一道晴天霹雳话题为#江霆到底有多渣#与#江霆与影后女儿#两条带有满满恶意的话题瞬间以窜天的速度被顶上热搜最前排。

  紧接着,阮眠的名字紧紧地跟着两条话题也像是被“公开处刑”般地被拽到了热搜。

  一时间许多围观群众都在吐槽着,“江霆真是跟他妈一样,阮眠能被这种花心渣男渣了,不是蠢就是坏吧?”

  看到这条消息的姜恬气得恨不得立马爬着往前去给键盘侠两个巴掌,“不是蠢就是坏说得就是你这种人吧?就算阮眠跟江霆在一块了,阮眠她图啥啊?”

  “依楼上所,那不就是蠢?”姜恬的消息刚发出去,这层的楼主几乎是下一秒就回复了她。

  待到姜恬气恼着怎么好赖话都被键盘侠给说去了的时候,她发了一长串的话想回击过去,键盘侠却直接拉黑了她。

  现在的人造谣都靠一张嘴是吗?

  与此同时更加着急的是江霆的团队,因为演唱会的门票不能退,工作室的电话都被打爆了!

  所有人都火烧眉毛之际,淡定的江霆却望着众人语平淡地说:“让平台开通退票功能吧,这是他们的权利。”

  少年敛着修长好看的睫毛,精致的脸上平淡无波好似什么负面情绪都没有。

  眉头皱得不能更皱的助理冲先锋般地凑到他跟前,好奇的眼睛睁大,“小老板,你真做过渣男啊?按照那些妹子的控诉,你招惹过的妹子不止一个两个啊。”

  敢做那么就要敢当,江霆没什么不敢承认的,他略一点头,“以前确实交往过不少女朋友,她们说的都是真话。”

  彻底无以对的助理:“……”

  此刻的他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如果这件事真是别人扣的帽子,那么他随意就能公关,奈何这事儿铁板钉钉啊!

  “你图什么啊?还有,学霸的智商不应该都用在学习上嘛,你怎么都搁在感情里了,就这你还想跟阮明姝女儿谈?”小助理嚣张狂妄地嘀咕着,这句话说完后头就差加个语气词。

  那就是,请问您配?

  “所以我配不上小棉花糖儿啊,但这辈子我非她不娶。”江霆平静的眼眸里难得出现些许情感的波动,似乎是有点儿羞怯,看得小助理有些抓狂!

  拜托,这时候是扯这个的时候吗?

  “关于感情的热搜热度能降就降,我不想因为我的问题影响到阮眠的日常生活,至于我是渣男这条就放着吧,就当做是警醒我自己以前做过这么离谱的事情。”现在的江霆肩膀宽阔,完全有能为自己负责的实力。

  望着无动于衷的江霆,总觉得他会承受强烈暴风雨的小助理摇了摇头,“得,那我们就陪你走这条很有可能被粉丝一口口唾沫能淹死的路!”

  能那么年轻就拥有这么不畏困难的团队,是他的福气,江霆勾唇轻笑。

  —

  江霆正式演唱会那天,被霍渊强烈训斥过的阮眠紧赶慢赶地来到稍显空旷的演唱会现场,她全副武装举着象征着少年燃烧般的红色荧光灯在场内最前排听着最野的摇滚。

  夏天热烈的风与重金属音乐互相交融合,形成浓墨重彩的味道,身上狂热的因子在作祟着导致阮眠止不住地跟着音乐狂欢舞动身体!

  “江霆!你是这条街最靓的崽!”站在阮眠身边的姑娘大声嘶吼着。

  阮眠狐疑地看了眼她,紧接着那姑娘也瞅了她一眼。

  被看得有些害羞的阮眠揉了揉鼻尖,紧接着她听到那飒爽的女孩儿对阮眠轻嗤道:“你这样的乖乖女也喜欢江霆的音乐啊?不会是混进来想厮杀吐槽渣男的吧?”

  有些听不懂的阮眠摇了摇头,紧接着她像模像样地高举着自己的手,软绵的声音在高空飘荡接着融入月色,“江霆,你最帅啦!”

  “对嘛,来听江霆的演唱会就应该做最酷的崽!依照我的发现江霆喜欢姑娘的口味就是辣妹,他以前交往的姑娘清一色都是辣的,现在跟阮明姝女儿谈恋爱,应该就是换换口味。”带着同款黑色口罩,打扮有些暗黑系的姑娘自自语着。

  闻,阮眠紧蹙着眉毛有些无语地看着她,紧接着,她忍无可忍般地冲她嘀咕,她边说边把口罩往下摘,“小姐姐,你看我长得像不像阮明姝的女儿?”

  在看到阮明姝的脸后,下意识拔高声音的姑娘大脑瞬间宕机,这是在真主面前说坏话吗?

  这也太社死了吧。

  “我不会往外说的,但也麻烦你保守好这个秘密。”阮眠轻声细语地说,莹润的唇瓣似果冻般一张一合,看得辣妹瞬间少女心爆棚。

  她可能知道为什么江霆会沦陷了,因为这姑娘的温柔也太杀人了吧!简直撩人于无形,这是吃糖长大的吧。

  性感在可爱面前真的是一文不值!

  “作为交换我也告诉你个秘密吧,最那边有好几个打算闹事的女孩儿守着呢,她们手上有喝完的矿泉水瓶,待会打算砸场子的。”穿着黑色短裙的姑娘手背贴在阮眠耳后,她将分贝降低到最轻。

  听完她的话,阮眠的心脏瞬间提起,紧接着她头也不回地往场外跑,他着急地给江霆小助理打电话。

  接通电话后,那段传来震耳欲聋的吵架声,小助理不好意思地对阮眠说:“现在我有点忙,待会再给你打电话,江霆现在唱歌呢,阮小姐你可以去看直播。”

  因为阮眠是最近负面新闻里的女主角,所以小助理自然以为阮眠不会出现在现场。

  毕竟只要阮眠露脸,那现场热爱江霆的女粉丝都能把她活生生地给撕了。

  听着挂断电话的忙音,阮眠有些无力,紧接着她给自己父亲的保镖团队打电话,接通后骆杨表示马上会派人来。

  伴随着热度迭起演唱会进入尾声,站在后排的看着像是不良少年少女打扮的年轻人缓步拾级而下,眼见着空矿泉水瓶踢飞过来的那一刻,靠着刷脸走到后台的阮眠突然冲到了舞台中央,江霆的前面。

  待到看到江霆惊讶的墨色眼睛与后颈部重击的那一刻,阮眠整个身体被江霆揽到身后,紧接阮眠感受到江霆紧绷的后背承受着杂物一下又一下沉重的拍击声。

  “小棉花糖儿,你是真心疼我是不是啊?”无畏的江霆将姑娘死死地锁在怀里最安全的地方。

  紧接着,他缓缓地哼唱着《摘星》的旋律。

  与前几首重金属带着嚣张语调的摇滚音乐不同,这首歌带着夏日里的清新味道,文艺与少年对姑娘的眷恋诉说得直白露骨。

  阮眠木讷地把头轻轻点了点,她咬着唇瓣不让眼泪往下掉,“我不想让你受到别人的欺负,你应该站在最抢眼的地方,不能掉入尘土里啊。”

  “以前你说要摘星啊,我说我有目标了。”江霆轻声低喃着,下一秒,他不打自招笑着,“不是事业的目标,也不是学校,而是你。”

  “你是那颗我想费尽心思摘到的星星,你知道吗?小棉花糖儿。”在说这句话之前,江霆后知后觉般地将耳麦关掉。

  还没等他得到阮眠的回应,场下被真主按头嗑cp的粉丝恨不得用尖叫声掀翻天花板,“我花钱是来听歌的还是来恰狗粮的啊啊!”

  “我居然嗑到了!”底下有女粉丝在怒吼着,原来台上的两小只感情是真的很好啊。

  《摘星》最终很遗憾地在演唱会现场没有唱出来,但少年抱着姑娘麦克风里传出少年清冷冷的歌声传遍网络。

  所有人都在求江霆录个完整的版本,甚至讨伐砸场的人,原本江霆是当着大家的面唱出来的!

  有演唱会版本也总比没有的强啊!

  发生这件事后,网络上传遍了江霆与阮眠的佳话。

  打从阮明姝隐退后就甚少关注娱乐圈的霍渊得知这个消息后,他倒是没有责备自己的女儿,而是直接杀到江霆面前,对他恶狠狠说:“你离阮眠远点儿,要不然我就让你无路可走。”

  条条大路通罗马,他靠那颗星那么近,他又怎么会放弃呢?

  “我喜欢阮眠,会永远保护她。”江霆诉说着最真挚的誓,面对霍渊的打击他并没有后退半步。

  听江霆的话,气到怒火中烧的霍渊睨着眼皮看他,“阮阮不需要你的保护,她大哥跟我都能保护他,不缺你一个!”

  “她缺。”江霆幼稚气般地倔强地跟霍渊唱反调。

  跟着霍渊的脚步,又听到他俩的话被气笑了的阮明姝抿唇轻笑,“你们俩能不能不那么幼稚啊?这事儿还是由我来说。”

  说罢,阮眠将气到暴走的霍渊往自己身后拽。

  望着比自己高的少年,阮明姝如沐春风缓缓道来地问江霆,“你喜欢我们阮眠哪些地方啊?我们家阮阮看着是温柔卦的,可她在家欺猫逗狗还经常怼她哥哥和父亲,跟寻常家的淑女不一样,小皮猴儿似的。”

  “我喜欢她眼里装着我,我是个缺爱的小孩儿毛病也有一堆,正好跟您家女儿互补,如若您不嫌弃的话。”蹙眉思索了会儿,江霆又慢慢地絮叨着:“我欣赏她的坚持自我,永远有用不完活力的模样,喜欢他围绕在我身边。”

  “既然你那么喜欢阮眠,那阿姨也支持你们谈感情。”说完这句话,阮明姝停顿了会儿,紧接着她温善的眉眼再次看向江霆,“可作为阮眠的母亲,我只想对你说如果你不是真心爱阮眠,以后惹我家姑娘哭了,那我定然不会心慈手软。”

  话音明里是威胁,实则带着些许对少年的欣赏,江霆又怎么会听不出来,他当下便认真地对阮明姝发誓,“我永远会对阮眠好的,不会让她哭。”

  全世界只对她好,只呵护她的笑容,江霆在心里暗自发誓。

  网络键盘侠对江霆的讨伐声逐渐强烈起来连带着阮眠也殃及无辜,但纷扰的喧嚣并没有影响江霆创作出被奉为“神仙”的歌曲,阮眠也在同学与老师的帮助下很快本科毕业,进入医院学习。

  因为两人的感情十分低调不为外人道,所以好些键盘侠暗自揣测,“按照江霆的尿性,这两人肯定分手了,谁谈恋爱会微博里连女朋友的照片都没有啊?”

  跟阮眠在同一家市中心医院里定岗实习的姜恬趁着午休用手机刷着网上热点,在看到键盘侠的评论后她情不自禁吐槽:“有人编排你跟江霆分手了诶,这种人应该三次元活得很不幸福吧?”

  安静吃饭的阮眠看到姜恬想要发去怼,她忙不迭出手制止,“这种人就不应该给他丁点注意,浪费感情。”

  “精辟。”闻,姜恬忙不迭开始嚼着嘴里的肉。

  咬着咬着,她拿着手机的爪子轻顿,而后她整个人弹跳般地站了起来,嘴巴都忘记咀嚼,“s市刚发生八点三级地震!现在网络都阻断了!”

  听到姜恬说的话,阮眠手上的鸡皮疙瘩瞬间浮起,脸上闪过一丝沉重,她放下筷子站了起来,“就在刚才吗?”

  “我们科室群里开始组织抗震救灾小分队了,不说了,我主任喊我过去。”说完这句话,姜恬神色慌张地往外走。

  回到儿科办公室里阮眠直接被副主任抓壮丁签下生死状坐上了大巴车,用头发斑白副主任的话说:“抗震救灾救人民于危难之中,你们这群年轻人一个都不能掉队,就该去艰苦的地方历练!”

  被豪壮志震撼到心脏狂跳,自己也有想去救灾想法的阮眠义无反顾地签下生死状,在去救灾的路上她还没心没肺地对江霆说,这几天要去培训,可能会没网。

  不过她倒是对阮明姝和霍渊坦诚,得知这个消息的阮明姝心疼得不行,三句话里两句话离不开要注意安全。

  隔着电话,她都能感知到她家的明小姝肯定又靠在爹地肩膀上掉眼泪。

  “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做好充分准备并拥有强大团队的阮眠坚韧着眼眸。

  她要成为解救小朋友于水火之中的英雄,而不是趁乱走回头路的逃兵。

  来到交通闭塞且没有信号的s市,遍地狼藉与在耳畔的哭泣声令阮眠胆战心惊,接着,很快她投身于给轻伤的小朋友做清创的任务当中去。

  起初是一两个,紧接着整个帐篷都充斥着小孩哭着找母亲的哭声。

  “不哭喔,姐姐肯定带你找到妈妈。”阮眠将兜里带的大白兔奶糖递给小腿处有大片擦伤的小姑娘,她擦了擦小孩眼尾的泪痕,“就算姐姐找不到,士兵哥哥也会帮你找到的!”

  “对不对!”阮眠中气十足地朝送小孩儿过来士兵吼了声,紧接着她意味不明地朝他眨了眨眼睛。

  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的士兵伸手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他语莫名带着令人信服的魅力,“哥哥一定帮你找到家里人。”

  闻,小孩儿哭唧唧的脸转变为沮丧,她点了点头怯生生地看着阮眠。

  s市的地震牵动着全国所有爱国人的心,各大企业与娱乐圈里的明星纷纷以慈善的名义捐款捐物,希望能让s市人民重建家园,同样各路记者向不同的士兵战士与医护人员开启采访模式——

  某天阮眠做助手帮师姐做完手术后出帐篷打算换个环境吸两口新鲜空气,她前脚刚迈出帐篷,记者后脚就将麦克风怼在她面前。

  “您是知名影后阮明姝的女儿吧?”

  年轻记者开口的这句话令阮眠蹙眉,紧接着她看见麦克风上的标签是当地电视台后,她皱着的柳眉松开,“你认错人了,你说的阮眠她在前面的帐篷里。”

  说完,阮眠拂去功与名般地再次钻入帐篷内。

  简单得只有问答式一句对话,这条视频曝光在网络上却像是蝴蝶效应般地引发大众的思考,甚至有好些画家将阮眠的形象制作成海报。

  以前硬怼阮眠“上赶着倒贴”的声音一时间隐匿干净,微博搜索的词条全都是褒奖阮眠英勇。

  将近半个礼拜没收到阮眠联系的江霆在网络上看见姑娘的踪迹后,他二话没说表示要亲自押送物资去灾区。

  胆战心惊的小助理,“我们物资已经托部队运过去了,捐款也已经打到公益账户上。”你现在去就是添乱!

  江霆:“就不能再多送几批?平时我就对你们抠搜成这样?”

  被数落到低垂脑袋的小助理:“好的,我错了!”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去找你的小棉花糖!

  运用人际关系坐着飞机来到灾区江霆被眼前的画面给惊呆了,心口那颗隐隐发烫的心脏止不住的抽疼。

  同样他也也莫名骄傲,因为他的女人在这跟自然抗争的战场上在做勇士的行为。

  江霆突然间明白了她家的棉花糖为什么会学医,因为她能够拯救许多人出水深火热之中。

  来到受灾程度最强烈的地方,踩着泥泞湿滑的泥土江霆终于找到阮眠她们分队在操场上搭建的帐篷。

  当应该出现在视频里的明星真实出现在自己周围时,围绕在帐篷外像鸟儿啁啾般的小孩顿时安静了。

  忙绿的医护人员与士兵纷纷将视线挪了过来,眉眼精致的江霆侧身问了问一个小孩儿,“小姑娘,你知道阮医生在哪里吗?”

  “在那个帐篷噢。”小姑娘憨态的眼睛里闪着亮光,紧接着她尖着嗓音惊讶地呼喊着:“哥哥,你是阮姐姐的男朋友吗?我在姐姐的手机屏幕上见过你噢。”

  闻,眉眼间带着温柔信号的江霆轻轻把头点,“我是她男朋友。”

  她是我的棉花糖。

  得到肯定的小孩儿顿时手舞足蹈地跳起舞来,带着高原红的脸上露着甜美的笑靥,看得江霆伸手摸了摸她的后脑勺。

  来到帐篷前,还未做好心理准备的江霆拿出手机放在正前方臭美似的观察着自己的形象,紧接着帐篷的门从里至外被姑娘撩开,从里头拿着输液袋的阮眠在看到江霆的那一霎,她瞬间看呆!

  紧接,着她委屈般地凑到江霆面前伸手抱住他,右手揉了揉眼尾后,她伸手拍了拍江霆的后背,“你怎么到这里来不喊我啊!”

  “你来这里也没跟我说?”江霆狠狠地搂着怀里的姑娘,炙热的温度以及怀里的充实感令他觉得真实。

  男人的唇角轻轻上扬勾起弧度,他伸手给姑娘擦了擦眼泪,语带着轻哄,“小棉花,你别哭啦,你再哭别人都要笑话你噢。”

  被男人温软的语气轻哄着,原本不打算哭唧唧的阮眠突然间鼻酸起来,她紧紧地将脑袋埋在江霆怀里不肯出来。

  心甘情愿宠着她的江霆仔细地搂着她,那模样像是怀里搂着珍宝。

  两人谁也不知身后有全国最有名的摄影家在拍照,而他们烈拥抱的照片会为世人所津津乐道,流芳百世。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