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风 宁瞻X盛明喃

小说:炽风 作者:时祈 更新时间:2022-05-19 17:06: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两个人的关系又恢复了最初,盛明喃三分钟不到就要戳一下宁瞻,宁瞻不喜欢回头,她也不介意,反正总有一圈又一圈的红色题库等宁瞻来解决,隔三差五,盛明喃又总是拿些有的没的的小甜点,宁瞻不想一个人拿,盛明喃也不差那点儿钱,干脆把一个班的甜品都包圆了,变着法的送给宁瞻吃,不过即便如此,宁瞻每次还是接受得不情不愿。

  接下来的时间点,宁瞻不是被李一轰炸,就是被盛明喃的微信轰炸。

  尤其是放假以后,宁瞻收到的消息更多了。

  一天三次,盛明喃都要问他要不要一块儿到咖啡馆学习,不是说找到很好吃的糖果店,就是又发现了哪儿有什么蛋糕店,宁瞻都拒绝了。

  李一就不一样了,李一心里只有游戏。

  好歹盛明喃找他都是正当理由,但李一次次都是一样的沟通。

  一休哥:兄弟?上号。

  一休哥:还给喃妹讲题呢?

  宁瞻:少说两句。

  一休哥:哥们儿,不是,和好了就和好了,但没必要天天这么学,你看看你的段位,你看看你的装备,落伍了,跟不上潮流了。

  宁瞻无法反驳。

  一休哥:五缺二,正好,我再拉一个人,你进来。

  一休哥:上号?

  宁瞻不明白李一怎么还想着游戏。

  好不容易休息,宁瞻跟宁眠说好了去逛一下宁眠的校园,提前感受下大学的氛围,顺便想去监视一下谢应,都说上了大学会很开放,宁瞻看看两个人有什么不对劲的行为。

  宁瞻:不了,明早我要去找我姐。

  宁瞻:休息。

  只是,这个消息放出去没多久,宁瞻就后悔了。毕竟第二天早上就看到别墅门口蹲着的盛明喃,“我是谁”“她是谁”“她为什么会在这儿”“谁通知她的”等等一系列问题都冲击了宁瞻的脑袋。

  盛明喃为什么会在别墅区门口?

  他是跟他们说过过几天会去宁眠的学校,盛明喃八成也知道,还问过他可不可以一起去,他都拒绝了,盛明喃也就没接着在多说什么,他就没再往心里放。

  但现在.......

  他们之间一定有内鬼。

  而且内鬼一定是李一。

  毕竟什么时间去找宁眠,他就跟李一说了。

  他现在住在哪儿就只有李一知道。

  盛明喃堵在车前边,司机也没办法动。

  “你......想干嘛?”宁瞻从车上下来。

  “我早上出门遛弯,不知道怎么就走到这儿了。”盛明喃还挺有道理,“我看这儿紫气东来一定是片好地方,就说坐在这里歇一歇脚。”

  宁瞻不知道她在胡扯些什么。

  盛明喃明明就是知道他要去找宁眠。

  盛明喃明明就是故意在这儿蹲他。

  高三的假期统共就没几天,满打满算,他们还每天一块儿语音写作业,盛明喃难道就真连几天见面都忍不了,早知道就答应她之前见面,现在也不至于........

  宁瞻压根儿没想过他可以严厉指责让盛明喃现在就离开。

  盛明喃眨眨眼,似乎是早有准备,极其无辜:“相逢即是缘,早遇到不如下午遇到,不如........我们一起出发?”

  盛明喃是好不容易坐到车上,车厢内陷入一片静谧。

  宁瞻低头,看着和宁眠的聊天界面,不知所措。

  他还让宁眠别带谢应,他还兴致勃勃让宁眠带他逛校园。

  原本还是校园早恋的封杀形象代人,现在要是让宁眠看到了,这不算是砸自己招牌?

  姐姐:快到了记得给姐姐发个定位。

  宁瞻没敢回复。

  “我还没去过北大呢,听说北大很大。”盛明喃试图打破平静,“你之前去没去过?”

  宁瞻看了她一眼。

  盛明喃想咬自己舌头了:“肯定没去过哈,去过也不会让小眠姐带你逛校园了。”

  宁瞻:“........”

  “我其实不是真的想堵你的,我保证,我就是......好久没见到你了。”盛明喃还开始控诉宁瞻了,“你算一下,五天假期,我只能给你打语音,聊天还都是学习的内容,你不知道我有多无聊,我想跟你一块儿去咖啡馆,想跟你说点儿其他的话,想跟你吃个蛋糕,你不是喜欢吃甜品吗,我找了一家很好吃的店,里边的黑森林蛋糕很好吃的,可是你都没理我。”

  宁瞻瞥了眼前排的司机,提醒:“.......还有人。”

  话说到一半,宁瞻又觉得这句话不对,就算有人又怎么样,他们现在不过是再纯洁不过的校友情,一个班的同学一块儿学习,一块儿吃蛋糕。

  他担心什么?

  他清清白白!他干干净净!

  他了无牵挂!他无所畏惧!

  只是这样的想法不到一秒钟,宁瞻就败了:“没有人听见,我就可以说了吗?”

  宁瞻看她一眼,盛明喃低头专心摁手机。

  没两分钟,宁瞻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喃喃不得语:既然你没有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

  喃喃不得语:你这么聪明一定知道。

  喃喃不得语:我总想见到你,不止是因为你教我数学题。

  喃喃不得语:我考到一班,也不是我真的想学习。

  喃喃不得语:我跟你表达过很多次了,就是因为你。

  喃喃不得语:我想让你认识我,想每天见到你,一想到你连数学题都能泛出糖水。

  宁瞻面红耳赤,盛明喃这些疯话........

  往常就算再又什么表白,也没人总是这么跟他说,还这么直白,这么........不要脸!

  喃喃不得语:我能从十三班考到一班,从早上七点学到凌晨四点,每天睡三个小时,明明很累,但是一想到能去学校,能坐在你附近,我就想快一点儿快一点儿上学。

  喃喃不得语:这些你都看不出来吗?

  喃喃不得语:你各方面都那么优秀,怎么偏偏这方面这么不灵光呢?

  宁瞻唰地把手机一关,他是真的看不下去了。

  盛明喃也没在意,抬眸,看了眼前边的司机,他开车,八成是没工夫管他们在做什么,索性挪了挪座位,靠了过去,极其小声,朝宁瞻说:“听懂了吗?我说我喜欢你。”

  ........

  宁瞻心态有点儿崩。

  自从盛明喃正儿八经跟他表白了,他还.......没当下拒绝,还跟盛明喃见了家长,还被家长知道了盛明喃正在对他热烈的追求,一个礼拜了,老师到底在讲台上讲过什么,他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数学?什么东西?

  物理?也算东西?

  化学?东西都不配。

  “宁总,你最近的状态不对劲哈。”李一下课过来,戳了下他。

  宁瞻好不容易游神回来,看了眼他的脸:“什么?”

  “你跟喃妹坐前后桌,但又不讲话了,喃妹每天还会给你送奶茶,但你又不喝了。”李一一点儿又一点儿给宁瞻分析,头头是道,“你们最近很刻意地拉开距离.......不会真的在一起了吧!”

  宁瞻现在就听不得在一起这个词,直接抖了个激灵。

  “没.......没有。”宁瞻紧张地想拽住什么东西,拉着李一就向外边走,“我们清清白白。”

  李一愣了下,不明白说这个为什么还要出来。

  “马上就要高考了,当务之急是学习。”宁瞻强压着跳动的心脏,“早恋不是我们这个年纪应该做的事情,就算我姐跟我说过,喜欢一个人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但也不行........这个行为是不对的。”

  宁瞻已经不知道是说给李一听还是说给谁听。

  “而且,你怎么能知道喜欢谁呢,现在我们就是年轻,荷尔蒙作祟,自以为是,觉得见到一个人就是喜欢对方,你怎么就知道以后不会遇见更好的呢?要是遇到更好的.......那现在的........”

  李一瞥了他一眼:“我也没说什么?”

  宁瞻怔怔地站在原地,没办法反驳。

  是啊,李一又没说什么,他反应这么大干什么:“我.......我就是告诉你现在要学习了,别总是喜欢什么游戏了。”

  李一皱了下眉。

  李一先一步回了班,宁瞻留在了外边,拿出手机,随手翻了下微信的聊天记录,盛明喃早排在了第六位,马上要看不见了。原先她总是给他发消息,不需要宁瞻置顶,一起来就一定看到盛明喃的消息在这儿,但现在他头两条消息甚至变了人,不过也不奇怪。

  明德一中的月考太快,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下一个月的月考就开始了。

  宁瞻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教过盛明喃的题,她也没有强制他,不知道她还是不是满本的红色小圈。

  “宁总。”李一甚至被盛明喃问题了,转头就出卖了情报,“喃妹怎么还跑来问我题了?”

  宁瞻:“.......不知道。”

  “那一本红圈,我眼睛都晕了。”李一都不敢想平常宁瞻是怎么教她的,“你之前也受这个苦吗?我好像有点儿明白了。”

  宁瞻至始至终就听进去一句话,一本红圈。

  没有了宁瞻帮助的盛明喃成绩很快就降下去了,没有任何意外,再一次月考,盛明喃没有考进一班。

  “喃妹的好运就这么到头了吧,唉,果然不是人人都是谢应学长。”李一还挺失落的,“掉到三班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喃妹现在的能力差不多........总不能再掉吧,回十三班是没什么可能了,明明也挺努力了。”

  宁瞻根本不意外。

  一班的课业压力太大,放到其他班还好,盛明喃还有空查缺补漏,但进了一班,连本班的作业都完成不了,别说查找之前的缺点,一点儿一点儿的毛病越滚越大。与其留在这儿当半吊子,不如回去稳扎稳打。

  “你说喃妹还能考回来吗?”李一问他。

  “不知道。”

  宁瞻的视线落在面前的题测上,还说因为他考一班,现在却连一班都呆不下去了。

  骗子。

  李一见宁瞻没什么兴趣,看了眼在班级后边跟其他人告别的盛明喃,忍不住戳了下宁瞻,毕竟相处了两个月,怎么也有点儿感情了:“一会儿喃妹就走,我去帮她搬东西,你去不去?”

  “.......不去。”

  盛明喃换一班,宁瞻一点儿意外都没有,可背后没人再戳他,抽屉里没有奶茶,也没有糖果,他再也听不到周围有人唉声叹气说一班的作业为什么这么多的时候,宁瞻居然有点儿难受。

  他后边换了班上的其他同学,没了盛明喃,一班更像是一班,不过分热情,每个人都做好自己手头的事情,可他就是觉得缺什么东西。

  缺什么.......

  宁瞻视线再次落到题集上。

  他做题跟宁眠一样,一遍能做会的题从来不看第二遍,除非不顺手,从来不会再听老师的解题思路,但现在偏偏在翻之前做过的真题和模拟题,从里边儿挑出些适合的题,剪好,又粘贴到另一个本子上。

  一个星期以后,宁瞻做出了三科的习题集。

  按照不同的色系,宁瞻把它们分好,归类,贴上合适的标签。

  他想过去好像对盛明喃不太好,对方也付出了很多,他明明可以对她好一点儿,她那么努力考进一班,他也没有给过一句夸奖,就连当时盛明喃离开一班的时候,不少同学都去送她,他都没一点儿反应。

  习题集都装进袋子里,宁瞻提着出了班门。

  其实三班离一班的距离并不算远,只是一个斜对角,没有几步的路程,可非常奇怪,换了班以后,宁瞻就很少见到盛明喃。

  宁瞻提着袋子在三班门口转了三圈,硬是没能叫住一个人。他怎么出去的,又是怎么回来的,原封不动。

  宁瞻想,如果他真的把盛明喃叫出来,交给她这些。

  他能说什么?

  对不起,过去对你不太好,这些算是补偿?

  渣男。

  一个用习题集弥补的渣男王中王。

  熬到了午休,宁瞻都没有去吃饭,上午他没有白去转圈,宁瞻都打探好了,盛明喃坐在倒数第三排靠窗户的位置,旁边是个女生。

  教室里没人,他是光明正大溜进三班的。

  盛明喃的桌子上一如既往的乱,书垒得很高,到处是零食和糖果,五彩缤纷又晶莹剔透,看起来一点儿也没有因为换一个班就不开心,也没有换一个班就改变交友方式。

  骗子。

  真他妈是个骗子。

  还说什么只因为他。

  宁瞻把习题集往她抽屉里一塞就想走,就是没想到糖果罐也掉了出来,里边儿没有糖,全是一颗颗的糖纸,轻飘飘的砸在地上也不出声。

  宁瞻捡起来,随手把罐子放在她的桌面上,还没能彻底脱身,就看见一路跑回来的盛明喃。

  盛明喃僵了一下,她原本是想回班拿一颗糖果的。

  宁瞻沉默两秒:“......我走错班了。”

  “我仿佛相信了。”盛明喃退了一步,让门口等她的人先走掉,才进班,“还恰好走到我的位置上。”

  宁瞻嗯了声。

  “你是不是还要说,因为看到我的糖罐正好掉地上,你做好人好事儿?”盛明喃帮他想了个解释,“现在又准备不留名,直接走掉?”

  宁瞻:“可以吗?”

  盛明喃:“........”

  盛明喃不知道宁瞻的脑回路怎么回事儿,她知道宁瞻不想见他,专门挑了这个位置,堆了这么高的书,如果她想看到宁瞻的时候,只要班门开了,她就可以悄悄抬起身子看一眼,很快缩回来,宁瞻也不会发现。

  她每次都挑宁瞻已经走掉或者不看过来的时候才回出教室。

  她刻意不去招惹宁瞻,宁瞻反过来........

  “宁瞻。”

  “.......”

  盛明喃看了眼他,宁瞻不自觉地压住了糖罐:“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

  宁瞻有点儿说不准。

  在这一切没发生的时候,他觉得他跟盛明喃就很好了。

  虽然是小尾巴,但他也没有那么烦她,可以给她讲题,可以跟她一起吃饭,可以.......

  “我这么问你,我们一块儿吃饭的时候,你看到我只吃青菜,就把你碗里的鸡腿给我。”盛明喃抬起眼,“你是怎么想的?”

  宁瞻梗着脖子:“我怕你营养不良,脑子变笨。”

  “我们在一个班的时候,你都不教别人题目,每次我一戳你,你就转过头,问我哪道题,你是怎么想的?”

  宁瞻努力狡辩:“我.......因为你总是问,不用说我就知道是什么。”

  盛明喃走一步,宁瞻倒退一步,不小心把桌子都弄翻了,好不容易放好的糖罐都掉下来,随之出现的还有宁瞻带来的小袋子。

  盛明喃顺势捡了起来:“那这个呢?”

  “什么?”

  “我都从一班离开了,我不会总是在你背后戳你的背,你也不需要问我有什么题不会。”盛明喃还不知道这里边儿的东西是什么,“你又送我礼物?”

  “是习题集。”宁瞻飞快地反应过来,“.......不是别的。”

  盛明喃一脸无药可救地看着宁瞻。

  “这些题太简单了,没什么难度,我就顺手撕了,撕都撕了,我就说做个习题集吧,但做完我发现这个在我能力以下,我没什么用。”宁瞻很少跟人说这么多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盛明喃的影响,“我身边水平这么差的就只有你一个。”

  盛明喃:“..........”

  “我没想跟你做什么。”宁瞻吞了吞口水,耳朵又忍不住红了,“就是想你能好好考试。”

  盛明喃头一次见到一个人能把感动的事儿说的这么扯。

  宁瞻说:“然后........回到一班。”

  “........”

  自打这件事后,谢应难得受到一次宁瞻的微信,还是主动问候的。

  宁瞻:........睡了吗?

  xy:怎么了?

  宁瞻:你当时追我姐的时候要脸吗?

  xy:?

  宁瞻:哦,我用词错了,没有的东西,不能要。

  xy:.........

  谢应当即就想给他拍一张宁眠在旁边的照片。

  宁瞻:我跟你说个事情,挺重要的。前段时间我们班.......也不是我们班,就是一个女生追我,估计跟当时你追我姐差不多,每天送奶茶送糖果。

  xy:小喃?

  宁瞻没想到谢应这么快就猜中了:.......嗯,是她。

  xy:小喃怎么了?

  宁瞻: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几天她不在了,我有点儿奇怪,就准备给她送了一本习题集,本来想悄悄送,结果被她发现了,她就问我为什么总是差别对待她。

  宁瞻:什么鸡腿,什么教题........

  谢应眉心一跳,莫名觉得宁瞻也挺有秀恩爱的潜质的。

  宁瞻:其实没有,我就是烦,想让她安静点儿。

  宁瞻:我应该就是想让她安静点儿吧?

  宁瞻:但她也不是什么坏人。我和我姐差不多,我又觉得她跟你差不多,你追我姐,你应该挺有经验的,尤其是拒绝这方面。被拒绝多了好歹有点儿经验,你肯定能知道我姐是怎么想的,四舍五入一下,你现在也能知道我到底怎么想。

  宁瞻:再把自己置换成她。要是你,你会希望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xy:喜欢我,同意跟我在一起。

  宁瞻暗暗骂了一句不要脸,但是有求于人,还不能: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想好好学习。

  xy:你怎么就跟你姐.......这么像呢?

  xy:当时你姐也是.......

  宁瞻打断他。

  宁瞻: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我们不像,难道你.......算了,这次我忍一次。

  宁瞻想了下:对了,这件事你别跟我姐说。

  谢应很想帮他,但是奈何宁瞻能忍,谢应忍不住:可是你姐就在我旁边。

  没来得及等到一个答案,宁瞻直接把手机摔了。

  高三剩下最后一个月,盛明喃的成绩稳定在了一班的尾巴,一班的同学都非常自觉,只要盛明喃能进,宁瞻后边的位置肯定是她的。

  盛明喃也为了不打扰宁瞻的学习,克制自己,一天只戳三十次宁瞻。

  为此,盛明喃还给宁瞻起了个专属称呼。

  盛明喃:“戳戳!”

  “说,哪道题不会。”宁瞻拿了根笔,翻回身。

  盛明喃眨眨眼,这段时间多亏了宁瞻的笔记和补习,她打完地基,跟上了一班的节奏,不会的题已经少了很多了,但宁瞻还是经常性觉得她只是想问题。

  “不问题,就想看看你。”

  宁瞻沉默几秒:“........”

  按理说,他应该挺烦的,但不知道是不是被盛明喃烦多了,宁瞻反而适应了,等了好几秒,宁瞻才问:“看完了吗?”

  “嗯,现在看完了。”盛明喃歪了下头,心满意足,从口袋里掏了一颗糖果,递给宁瞻,“今天还能戳你十三下,我答应的,一天不超过三十。”

  宁瞻哦了一声,接过糖果,回了身。

  盛明喃嘴角忍不住往起翘,盯着宁瞻的背影发呆。

  宁瞻实在有点儿可爱,两个人认识的时间其实不算短,但她一直没有告诉宁瞻她到底为什么一顿饭只吃一点儿青菜,没有告诉宁瞻她为什么非想要跟他一个班,没有告诉宁瞻他们小时候的事情。

  自打初中减肥成功,她就一直保持这样的体重,可爱的外表,再加上能说会道的嘴巴,每个人喜欢她都喜欢到不得了。

  盛明喃知道她现在很漂亮,大家也是因为她这么漂亮才喜欢她。

  但只有宁瞻不一样,因为宁瞻对她好一定不是因为外表。

  不管她是什么样子,宁瞻都是个温柔至极的人,他表面上从不外露,嘴巴上也从不语,但是行动上总是体现出来。

  他知道她学习不好,会皱着眉头讲题。

  他知道她只吃一盘青菜,会故意多打两道肉菜,然后假装吃不掉推到她面前。

  他知道她转班,会准备好每一科的习题集,假装是随手做的,旁边都清晰又简明地标好了每一步的步骤。

  盛明喃不想告诉宁瞻,是因为她觉得就算宁瞻回忆不起来也挺好,他不会记起她相貌不好的时候,总有一天她会慢慢让他喜欢上现在的自己。

  喜欢的就是这个漂亮的自己。

  没两秒钟,盛明喃又耐不住了,戳戳都成了这个班最长听到的称呼:“戳戳。”

  宁瞻停了下笔,回头:“什么?”

  “在我之前你有没有喜欢过别的人?”

  宁瞻蹙眉,他也不确定到底有没有。

  印象里好像真的有一个,小学的时候,他遇到一个女孩儿,还算在意。不是因为什么原因,是因为对方有点儿胖,他回家的时候总能看到她被很多人欺负,但从来都没有生过气。她穿着打扮都像是洋娃娃,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像是弯弯的小月牙。

  每次他看到别人围着圈圈笑话她的时候,宁瞻就有点儿生气。

  然后,有一次他实在忍不住。

  虽然知道人有很多,他也未必能保护对方,还是跟他们叫了板。

  没有任何意外,宁瞻被打了一顿,旁边的小女孩儿因为这个也哭了很久,宁瞻想,他当时一定很丑,一定很丢脸,所以等到司机来接他的时候,他一点儿犹豫都没有就跑上了车。

  盛明喃看他的反应就八成是有了,虽然不太想知道,但还是问了:“明白,在我之前你肯定是喜欢过别人,她长什么样?”

  宁瞻:“.........”

  “我又不介意。”盛明喃故意装作很大度,心里直冒酸水,“反正是之前了,你现在总不会还喜欢她吧?你就跟我说一下,她好看吗?长什么样?高还是矮?”

  宁瞻嘴唇动了动:“.......有点儿矮。”

  盛明喃心凉了一半,没想到宁瞻果然有过喜欢的人:“还有呢?”

  “还有点儿胖?”宁瞻小心道。

  盛明喃怔了一秒,觉得她白减肥了。

  她是真的后悔她问这个问题,甚至想把笔摔了。

  高中最后一个月过的飞快,盛明喃纠结了几天这个问题,又很快看开了,她现在唯一后悔的就是总觉得她还没戳几下宁瞻,时间就全部消失了。

  经过这一年的训练,盛明喃偶尔还能摸到一班中游的水平,虽说比起宁瞻还差很大一截,但是跟宁瞻上同一所大学已经是足够用的了。

  明德一中德惯例,高考前会有一个全校师生和家长们参与的毕业典礼,有了宁眠的带头作用,毫无疑问,这届的优秀毕业生宁瞻是怎么也要争过来的。

  到场的人很多,每个班级按照相应的位置坐好。

  因为一班的位置特别,每年都在主席台的最下方,李一他们还在准备外边儿的活动,盛明喃先一步陪宁瞻到小礼堂对词。

  宁瞻坐在她旁边翻看最后一遍稿件。

  “戳戳,你紧张吗?”盛明喃从来没上过台。

  宁瞻抬了下眼,没说话。

  虽说在高中,大大小小的比赛,宁瞻都上场了不知道多少次,这种场面也未必比之前大,但宁瞻确实是紧张了。毕竟一会儿宁眠他们也会来,他要好好准备,不能丢脸。

  “你现在紧张到连话都不会说了吗?”盛明喃见宁瞻没回答自己,自说自话,“没事,其实就是上个台而已。虽然我没有什么实战经验,但我看了不少网上的教学的方法呢,要不要我教你一个?”

  宁瞻终于有了点儿反应:“嗯?”

  盛明喃就知道他对这个感兴趣,眨了眨眼睛,笑了起来:“网友们说,只要在演讲前谈一段恋爱,演讲的紧张感就会瞬间减弱。”

  宁瞻怀疑盛明喃是在无中生友。

  “你看,你找到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好比恋爱这件事,你现在答应我了,跟我恋爱了,你的焦虑点是不是就被转移了?既然转移了,也就没那么紧张。”盛明喃分析的有理有据,“你说是不是?”

  这一年,盛明喃无数次跟他表白。

  其实宁瞻都是知道的,也知道该拒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拒绝的话到了嘴边,他就说不出口。

  尤其是这次,他居然还觉得盛明喃的话有点儿对。

  “戳戳!”盛明喃又叫了她的专属称呼,“你就不想试一试?”

  宁瞻:“........”

  宁瞻脸又红了。

  好在小礼堂陆陆续续地进了人,不用宁瞻纠结,老师主动给宁瞻了个理由,喊了下宁瞻,让他到后台作准备,盛明喃也不好再继续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优秀毕业生上台讲话这件事,宁眠就做的很好,宁瞻也想做的跟宁眠一样好。

  舞台的灯光照亮,老师提醒宁瞻可以上场了,他本来就准备了稿子,反复练习过多次,就算是倒着背也不在话下,现在只需要发挥再自然一些。

  高中三年好像很快就过去了,宁瞻站在台上,一边儿演讲,脑袋里一边儿回忆起了过去的种种。

  忽然发现他所有能回忆起来的事情好像都是在高三,过去,他的生活太过平淡,无非是追逐了宁眠的步伐。前边有了榜样,他走起来的路都要轻松些。从小到大,他头一次丢脸,头一次耐着脾气跟人说话,头一次被人逼着做事,都是在这一年。

  他以为他的高三一直在经历磨难。

  可好像并没有。

  他好像......还挺乐在其中。

  舞台上的灯太亮,台下反而暗淡许多,宁瞻忽然顿了下,视线不再任何一位老师身上,而是看到了坐在台下的盛明喃。

  她的肤色很白,大概是靠近舞台也被反射了光,总是要比其他人多亮一点儿。

  盛明喃的视线至始至终也没有离开过他。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宁瞻低下头,在台上忽然笑了笑。

  他都忘了,既然是高中的毕业典礼,那他现在.......怎么还能算是早恋?

  他现在就不算是早恋。

  盛明喃略微疑惑,还以为宁瞻真的紧张到了忘词。

  明德一中的小礼堂,光线明亮,宁眠与谢应肩并肩坐在一起,每个人都严肃而认真,没有人知道站在台上沉稳如宁瞻偷偷篡改了演讲稿的最后一句。

  “有人说,上帝从未要求我们成功。”

  宁瞻说:“上帝只是要求......我们去尝试。”

  曾经一项以严谨著称的早恋大使终究抗不过美人关。

  杜绝早恋大使也亲自推翻了早恋的招牌。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