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九龄 第三十五章 很好吃,谢谢你

小说:君九龄 作者:希行 更新时间:2022-05-19 11:12: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吃蜜饯吗?

  所有人都呆住了。w√ww√.81zw.

  任想过千万种,也没想到这女子会说出这样一句话。

  这是在战场上。

  战场上为什么会有女子?女子为什么还会来到这最前方?为什么来到这凶险的地方?

  为什么还会随身带着蜜饯?

  为什么第一句话要请人吃蜜饯?

  无数问题在这些兵将们脑子里闪烁,找不到答案。

  今天的意外事太多了。

  所有人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春风拂面,淡淡的香气驱散了鼻息间萦绕的血腥气,不知道是这女子的清香还是手里蜜饯的甜香。

  成国公看着面前站着的女孩子,微微一笑,松开了握着大刀的手。

  大刀落在地上一片鲜血中,更显得寒意森森。

  成国公因为失去了支撑身子有些不稳,身后的副将忙扶住他。

  成国公伸出手,又停了下。

  “我的手,有点脏。”他也认真的说道,看着自己的手。

  手上满是血迹,有别人的也有自己的。

  他因为自己的手脏而抱歉,尽管这是在战场上,厮杀过后,重伤之时。

  君小姐哦了声,伸手将蜜饯拆开,放到成国公摊开的手掌上,含笑认真又期盼的看着他。

  这小姑娘眼睛柔亮得像一汪春水。

  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人,不过能出现在这血腥战场上的肯定不会真的是娇滴滴的小姑娘。

  她的脸上带着紧张,但她这紧张并不是因为身在战场,更不是因为成国公一身骇人的重伤,而是这一颗蜜饯。

  紧张他吃不吃,紧张好不好吃。

  似乎这是唯一重要的事。

  成国公再次笑了,手掌托着打开的蜜饯送到裂的带着血丝的嘴边,一口吃了。

  他认真的嚼着,温和的面容微微的皱了皱。

  君小姐顿时有些紧张。

  “有点酸。”成国公说道,微微一笑,“很好吃,谢谢你。”

  君小姐的脸上绽开笑,如春花盛开。

  四周的人莫名的也松口气,似乎解决了天大的难事,很多人还莫名的跟着笑起来。

  “这里的果子不行,做出来的不好吃。”君小姐说道,神情有微微的怅然。

  怎么也比不得宫里的蜜饯。

  这个小姑娘不会脑子有问题吧?一旁的将官们终于回过神,神情变得古怪。

  蜜饯这种东西,是现在讨论的吗?

  “国公爷,您的伤…”一个将官哽咽说道,单膝跪下,神情焦虑的看着成国公。

  “国公爷您的伤。”

  其他将官也都反应过来纷纷围上来大声说道,提醒着这个小姑娘,现在是什么时候,眼前这个人是什么状况。

  要说状况,成国公真的伤的很重。

  刀劈开了胳膊上铠甲,身上到处都是血染一片。

  他面容虽然平和,但毫无血色,额头上也有大颗大颗的汗珠滚出,适才握紧了长刀的手放在身前正微微的抖动,而他的身子也开始抖动。

  原来适才握着长刀并不是为了支撑坐住,是为了抑制伤痛。

  这痛很显然到了极致。

  成国公身上的伤虽然多,但导致这痛到极致的也最关键的只有一处。

  那就是他胸口上的长枪。

  这伤太重了!只怕…..

  将官兵丁们顿时都更加悲痛,不少人跪地流泪。

  “无妨,无妨。”

  但轻柔的女声响起,还带着几分欢快。

  无妨?欢快?

  都这样了!这女孩子到底是…….

  将官们愤怒的转过头。

  “你们是顺安军,毛舜才来了吗?”一个将官忍着脾气喝道

  现在那边的人马已经接近,可以看到飘扬的军旗。

  将官自然也认得这是哪路军,虽然其中还有一面不认得的军旗。

  毛舜才是顺安军的总将,作为成国公的得力亲将,与他打交道的自然都是同等级别的将官。

  眼前这些人应该都不是高级别将官,因为他都不认得。

  不过这么远奔袭援助,总将肯定是要坐镇指挥的。

  不过怎么不见总将毛舜才?还在阵中?或者去袭击金兵大营了?

  将官念头闪过且先不管了。

  “军中的大夫尚在否?”他又急道。

  他们随军的大夫已经在前几次的金兵进攻下不幸中箭死去了。

  李国瑞忙忙的点头。

  “有大夫有大夫。”他说道。

  却没有如将官们想象的那样高声唤大夫,而是又往一旁站了站。

  “君小姐快请。”他恭敬的说道。

  又…

  将官们神情僵硬,要说什么,见那女孩子已经伸手,站在她身后的一个男人立刻将一个药箱递来。

  还真是大夫啊。

  将官们神情稍缓,原来是个大夫啊,这倒是可以随军。

  只是这女子行不行?

  且不说女子行医少,这军中的大夫跟民间的大夫也不同,看得多是战伤,对于女子们来说即血腥又不方便。

  君小姐已经矮身在成国公身前开始处理伤口。

  看到她动作熟练,也没有女子的羞涩畏畏缩缩,似乎对这皮翻肉裂的刀枪战伤司空见惯,将官们稍微松口气。

  不过还是有两个将官站到李国瑞等几个男人身边。

  “国公爷伤的很重,你们还有别的大夫吗?”其中一个将官肃容低声说道。

  李国瑞笑了。

  “吴大人,不用找别的大夫。”他说道,“如果君小姐还治不好的话,那就没有大夫能治好了。”

  为什么?口气这么大?将官皱眉。

  “因为她是君小姐啊。”李国瑞说道,如最初听闻时般激动,“九龄堂的君小姐,号称专治疑难杂症妙手回春能做出痘苗的君小姐。”

  成军以来由她坐镇,所用的良药以及处理伤口的技艺能将受伤的兵丁能比以前多救回一半。

  伤兵对于一个军营来说是可怕的消耗,但另一方面说,经百战而不死的兵又是一个军营可怕的力量,所以这一路厮杀走来,兵丁经战事活下来具备了更多作战经验,如今的顺安军的气势比先前威武雄壮的多。

  君小姐的名气这些将官也听过,别的不知道,种痘肯定是知道的,毕竟大多人家里都有妻儿。

  能做出痘苗解救孩童与痘疫之灾的大夫,当然是神医。

  众将官听到这句话再无疑虑,恍然大悟。

  怪不得这女子能随军,且这些人很是尊敬,原来是神医。

  “君小姐,国公爷的伤..”大家再忍不住七嘴八舌的询问。

  君小姐已经将成国公其他的伤口处理完毕,现在正握住了胸口上的枪头。

  枪头自然不能拔,要是拔出来人当场就能死了。

  “再折断一些…”

  “我们来帮忙按着…”

  将官们在一旁主动说道。

  话音未落就见那女子抽手用力一甩,成国公闷哼一声,身子前倾,血瞬时喷溅,原本插在胸口的枪头被这女子拔出来随手扔向后,落在地上出嚓啷一声。

  周围的人猝不及防被喷了一身一脸的血,脱口出惊呼。

  成国公一声闷哼,人又向后倒去,直接晕了过去。

  四周一片凝滞。

  将官们终于反应过来,看着面如金纸一动不动的胸口还突突冒血的成国公,几乎要晕过去。

  我去!

  这女子手太猛了太狠了吧?这伤能这样治吗?

  “你!你!”一个副将带着愤怒喊道。

  君小姐已经利索的将一条浸染了浓浓药汁的伤布利索的裹住了成国公的伤口。

  “这怎么能止住…”那将官接着喊道。

  话音未落,李国瑞在一旁轻咳一声。

  “止住了。”他低声提醒。

  那将官一怔,看着成国公胸口的血果然不再泉涌。

  “但,但…”他又要说到什么,君小姐已经将一颗丸药塞进成国公口中,随手按揉几下让他咽了下去,同时几根金针刺入了成国公的头上。

  一声幽幽叹气,晕过去的成国公睁开了眼,虽然依旧面如金纸,但眼神却没有涣散。

  “动作利索,很好。”他动了动嘴唇说道,“谢谢你。”

  声音虽然虚弱不可闻,但吐字清晰很显然神智清醒。

  君小姐看着他笑了,带着几分羞涩,似乎被夸赞被感谢有些不好意思。

  别人倒无妨,雷中莲在后看的眉头跳了跳。

  原来这女孩子被夸赞也会不好意思啊。

  “国公爷的伤…”其他的将官小心翼翼的问道。

  很害怕这女子再做出可怕的动作。

  还好这一次君小姐没有再动作,将金针拔出来站起身来。

  “暂时无碍,但不能再耽搁。”她说道,“尽快离开这里,到安全的地方去。”

  这话是正常的,将官们松口气,实在是这女孩子出现后就没有正常行为让他们怕了。

  “毛舜才呢?”那将官再次问道,“你们现在的营军谁为指挥?”

  他的视线扫过诸人,然后看到李国瑞等几个男人又向后退了一步。

  不会吧….

  难道又…..

  将官的眉头跳了跳。

  “布阵撤军,召汗青三营归队。”柔和的女声在身后响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