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在年代文里跳芭蕾 第149章 《灰姑娘》2 Ending

小说:女配在年代文里跳芭蕾 作者:草莓甜饼 更新时间:2022-05-19 04:10: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鸿煊在南方大剧院,这座他女儿一手建成的宏伟剧院门口痛哭流涕,懊悔不已。

  顾开济见不得他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狠了狠心道:“后悔都是没有意义的事,我至今后悔让之晏妈妈跟我一起上前线,我的思念难道就比你少?为人父母,就是要打心底里为孩子着想,你现在这样只会给她添堵。你要老想着她故意排舞剧骂你,那不如当她那年真没了算了,以后也别来看,双方都轻省。”

  沈鸿煊茫然地看着他。

  “你要是听我的,今天就别到她面前去,她请了国外专家过来演出,你作为她父亲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她能高兴?”顾开济拍拍他的肩,“你得用心去想,把官场上那套放下,宁宁不是那种会吃表面功夫的人。”

  这话已经说得十分露骨,他们半辈子的交情,加上儿女亲家的关系,顾开济才直白地点了他。

  这天沈鸿煊到底没哭到沈娇宁面前去。

  他有些不服气,又臊得慌。他是真心实意地哭,真心实意地后悔,到了顾开济嘴里却成了表面功夫。

  那些眼泪便顿时尴尬了起来。

  ……

  沈娇宁今天实在忙。

  演出结束后,向过来观看的亲友们一一感谢、道别,尤其是汪部长,他年纪大了,拄着拐杖,沈娇宁一直把她送到剧院门口,看着他坐到车上才放心。

  回到后台又跟莱顿、黛芙妮道谢,互相拥抱致敬,这次合作十分愉快。

  舞团各个成员的情绪她也都照顾到位,顾之晏看她做着这一切,想起她对自己说,良好的关系需要用心维护,她也确实认真践行着这一点。

  他耐心等着,直到她终于有空歇下来摘掉头上的发饰,问他:“你今天怎么来这里等我。”

  “你爸今天来看你了。”

  沈娇宁摘发饰的手一顿,想问他哪来的票,回忆起刚刚送人的时候,没看到元主任,就说:“他把元主任的票要来了?”

  “嗯,是汪部长旁边那个位置。”

  “那他怎么提前走了,嫌我跳得不好丢他脸啊?”

  顾之晏走到她身后,低声说:“他看到一半哭了,后母继姐欺负灰姑娘那里,可能他有代入感吧。”

  沈娇宁愣了愣,她选择这部舞剧,完全是因为莱顿极力想跟她合作这一部,他说这么完美的脚背,不跳一次穿水晶鞋的灰姑娘太可惜了,这也确实是一部经典,沈娇宁便应下来。

  没想到沈鸿煊比她的代入感还强,自动代入不作为的父亲去了。

  “那他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顾之晏哭笑不得:“你以后准备再也不理他了吗?”

  “等他老得走不动路,该我养老的部分我自然会负责,现在不是还好得很吗?”沈娇宁从镜子里瞥了他一眼,“你不要告诉我,你是帮他来做说客。”

  “我怎么会,只是他年纪也上来了,就怕以后想起来自己后悔。”

  沈娇宁摇摇头,书里原主没得早,但沈首长却一直好好的。

  其实她刚到这个世界时,曾经对沈鸿煊抱有过希望。她原来无父无母,在书里却有了一个父亲,而且按书里的意思,沈首长并非不爱女儿,第一世他们就好好的,后来只是因为有了沈依依这个因素,才一切都变了。

  她那个时候,甚至想把这段父女关系拉回第一世的状态。

  后来她逐渐发现,是她想得太简单了。

  “顾之晏,你说,如果有一天,我为了给你生孩子难产死了,死前早已想好孩子的名字,你会任由其他人把孩子名字改了吗?”

  “你说什么傻话,我们不生孩子,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我是说如果。”

  顾之晏转过她的椅子,扶在扶手上,弯腰凝视她:“当然不会。那是你拼命生下的孩子,谁也别想指手画脚,我爸和我奶奶也不行。”他的眼眶红了,把沈娇宁搂在怀里,“但我们不生,就两个人过一辈子,挺好的。”

  沈娇宁心里感动,却还是把话说完:“你都说,我的名字是妈妈在世时,很早就想好的,他要是真那么在意,怎么就听算命的给我改了名呢。”

  一个娇字虽然得以保留,却到底不是童梅想的名字,“宁”是听话、懂事、让家里安宁,与她想的娇养背道而驰。

  “我那个弟弟是姜玉玲下药才有的,我以前没结婚不懂,以为下药有的孩子,可能真怪不了沈首长,自己结婚了才知道不是这样。”沈娇宁抬头看着他,“还是能控制的,对不对,顾团长?”

  原主是因为沈聪彻底对沈鸿煊失望,可是她知道沈聪的来历,还曾在心里为沈首长开脱,后来才发现自己错了。

  她终于明白,有些潜在因素一直存在,没有人诱发时尚且能维持良好的状态,可一旦有沈依依这样的变故出现,这些问题就全出来了。

  别的不说,她只知道原主,两辈子都跟自己同名同姓,并没有哪一世叫做沈娇。沈首长没有一次,坚定地保住童梅起的名字。

  “嗯,听你的,等他真的老了,咱们把该尽的责任尽到就是。”顾之晏说。

  他明白她的意思。如果不是自己喜欢的女人,再烈性的药,哪怕去死,他也绝不会碰。

  对他来说,这是底线。超过这条线,他就没有资格再说爱妻子。

  ……

  《灰姑娘》的成功,让西方古典芭蕾开始在国内活跃起来,国内民众得以欣赏到更多西方舞剧,极大地满足了大家的审美需要。

  莱顿和黛芙妮完成任务,却没有急着走,向沈娇宁提出想留在这边,学习《玫瑰与我的祖国》。

  这个简单,沈娇宁二话不说就同意了,把他们安排进芭蕾舞蹈学校,那边教《玫瑰与我的祖国》已经教出了几批学生,经验丰富,再多教两个完全不成问题。

  他们说的时候翟小凡没敢插嘴,等人走了才着急道:“宁姐,你怎么就同意了,伦敦舞团跟我们现在是竞争关系!第九和第十,排名咬得那么紧,我们的拿手剧目被他们学了,他们超过我们怎么办?而且!万一排我们前面的舞团知道了也来学,我们还拿什么超过他们呀?”

  “还记得我们以前一起参加学习班吗?当时汪部长告诉我,因为我提议让舞蹈演员从乡下回来,还被通过了,给自己参加繁花杯提高了难度。你看我现在还参加繁花杯吗?”

  翟小凡不语,现在当然不参加了,宁姐只参加了第一届和第二届,后面就一直往国际走,自然看不上国内的比赛,也把更多的机会留给年轻人。

  沈娇宁道:“我当时跟汪部长说,百花齐放是我希望的。其实不局限于国内,我希望整个世界的芭蕾都能百花齐放,大家一起进步,把这一门艺术发展好,让更多人喜欢芭蕾。”

  前面八个舞团的联系方式她都有,国际大赛上舞团负责人塞给她的,她准备和他们多多交流。

  她不会为了一个排名而藏私,只有共同进步,她自己和南方芭蕾舞团,才能一直进步。

  而她的努力,是为了这门艺术迎来新的春天。

  ……

  三年后,南方芭蕾舞团的世界排名达到第一位,作为团长的沈娇宁在担任了三年瓦尔纳大赛的评委后,开始担任评委会主席。

  这意味着她在芭蕾舞史上的地位达到了世界最顶级。

  同时,她开始在国内创办国际芭蕾大赛,这个比赛后来成为与瓦尔纳大赛、莫斯科大赛齐名的芭蕾国际赛事。

  南方芭蕾舞团成了许多优秀西方舞者的选择。最优秀的舞者,永远会奔赴他们心目中最优秀的舞团,在排名第一的舞团当首席,是他们的毕生目标。

  而南方省会,自此被人称为“芭蕾之都”。

  难以想象,芭蕾这种起源于西方的舞蹈,芭蕾之都却在东方国度。也难以想象,一个东方芭蕾舞团,历时仅仅五年,便跃居世界第一,打败一众古老舞团,倒逼其他舞团做出创新,认真钻研,刻苦发展。

  芭蕾艺术的发展脱离了原来的历史轨迹,在八十年代迎来了一次大繁荣。

  专业的南方芭蕾舞蹈学校已经难以满足需求,沈娇宁又开了业余芭蕾学校,面向对芭蕾感兴趣的所有人群,男女老少皆可学习。

  同时又在京、沪、广、川等各大城市建立分校,派出她一手培养的芭蕾舞蹈教师过去任教。

  后来有人统计了南方芭蕾舞团的演出数量,以及南方芭蕾舞蹈学校本校区和各大分校每年的招生数目、学生去向,最后把这一切概括为,芭蕾帝国。

  沈娇宁无疑是一手创建芭蕾帝国的女王。

  然而当有人深入研究她,发现她早年有一个绰号,与“芭蕾女王”的霸气截然相反,甚至有点可爱,叫小芭蕾。

  因为那时候,整个文工团只有她一个人跳芭蕾。

  最开始,没有人相信她会有什么成就,可是当她穿上足尖鞋,一路坚持,从南方小县城,到国际大舞台;从省会歌舞剧院旧照片中眼神清澈的小姑娘,到国际杂志上美艳照人的舞团团长;从小芭蕾,到芭蕾女王……她完成了自己的脱变。

  这一次,她终于追求到了她的芭蕾之巅,攀登上从未有人去过的巍峨山峰。

  改变灰姑娘的,是一双水晶鞋;改变她的,是一双芭蕾足尖鞋。

  但她们都一样珍惜地穿上这双鞋,站在全世界最明亮的地方起舞,也一样遇到了世界上最英俊的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