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富娇妻续前缘 第2125章 不加班

小说:致富娇妻续前缘 作者:薛凌程天源 更新时间:2022-12-09 01:10: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薛凌当过那么多年老板,心里十分清楚大多数员工或多或少都有摸鱼的心思。

  这是人性,并不是谁对或谁错的问题。

  郑多多解释:“赶一赶,说一说,顶多几天内有效,不勒便松松垮垮,一直都这样。我仔细查过了,很多部门根本没必要三天两头加班,可员工们还是喜欢加班。”

  “为了一点儿加班费?”薛凌问。

  郑多多答:“一部分是,一部分则是因为拖拉,大部分是发现上级领导没走,自己也就没敢走。宁愿留在办公室里浑水摸鱼,装出一副很认真很负责很拼搏的模样博领导欢心。后来,人从众,这样搞的人越来越多,弄得外头的人以为我们集团多么狼性,三天两头要加班!”

  “真的?”薛凌问:“多久了?人数那么多?”

  她知晓偶尔会有员工需要加班,但一直都只是个别特殊情况。

  郑多多轻哼:“一个部门好几个,算起来就贼多。这两年都这样,尤其是上半年挺严重的。”

  “那可不行。”薛凌赞许道:“你这个决定挺好的!我们不需要一直爱加班的员工,只要效率高的好员工。”

  “是啊!”郑多多皱眉解释:“我在会议上说过几次,可执行效果不怎么明显。中高层领导自然说好,但普通员工哪里敢点头。部门上级在加班,他们不敢准时下班,就算没什么事干,也得假装很忙在办公室里耗着,直到上级离开他们才敢跟着走,甚至故意晚点儿再离开。”

  “难怪你拉着中高层开会!”薛凌轻笑:“只有从源头上解决,才能彻底改变这样的现象。”

  “是。”郑多多道:“反正六点熄灯关电,干不完可以带回家。我给足了他们自由的时间和空间安排,至于能不能适应,我就不能保证了。如果这样都不行,那他们就真的只能离职了。”

  薛凌强调道:“劳动法都有明确规定来着,咱们不能搞加班成瘾的企业文化。准时上下班,不停提高效率才是咱们该追求的。”

  “嗯。”郑多多道:“我最近也不爱加班。如果实在不行,就带回家干。等孩子睡着了,我再安排时间做完。这样能多一些时间在家,陪陪我妈,也陪一陪儿子。”

  薛凌戏谑笑问:“不用陪老婆?嗯?”

  “她……忙得很。”郑多多嗤笑:“她每天一大堆人陪着,哪里需要我陪。”

  薛凌无奈低笑:“这话可就不对了哦。”

  “凌姐,你早就知道了,对吧?”郑多多低声:“不然你也犯不着跑过来。集团这边没啥事,能让你特意跑过来的,也只有我们俩的私事了。”

  薛凌轻拍他的手,低低叹气:“你们呀……都太不懂事了。”

  “凌姐!”郑多多坐在她的身边,嗓音不自觉提高:“她真的是不可理喻啊!也就只有她们女人认为结婚了,她们就什么都是对的。不管对还是错,反正她们就必须是对的!什么老婆永远不会犯错,错的只会是老公——什么荒谬论调!不仅有毒,还有病!”

  薛凌辛苦憋笑。

  郑多多忍不住生气起来,愤愤不平。

  “就因为多了一层婚姻关系,女人就能成为老公的上帝!结婚了,我就什么都得听她的,不然就是不够尊重她不够爱她。她去创业,我不赞同,就一个劲儿怪我自私,骂我瞧不起她的能力——我如果真那么想,我娶她做什么?她说她出去创业是为了我们的婚姻和家庭稳定,敢情她现在三天两头不着家,家里顾不上,孩子顾不上,我还得感激她然后举高双手给她点赞!”

  薛凌哭笑不得:“好了好了,别激动别激动。”

  “凌姐,她——她的想法真的有毒啊!”郑多多仍是气恼不已:“那个烂公司毫无发展的空间,连公司发展的最终目标和如何盈利都搞不明白,能赚个毛钱啊!我拦着她不对吗?她总是混为一谈,根本不听我仔细解释!后来我干脆不说她了!省得越说越吵!”

  “所以就各自冷战?”薛凌好笑问:“你不理她,她不理你?”

  郑多多郁闷点点头。

  薛凌笑问:“然后呢?冷战不沟通最终解决问题没?”

  “……凌姐,还得请你帮这个忙呀。”郑多多恳求道:“你是商场大咖,她一向将你当偶像崇拜。你来给她指点出来,她才会真正相信那破公司是烫手山芋,不趁早甩开迟早要被烫死。”

  薛凌低低笑开了。

  郑多多继续哀求:“姐,你就帮帮我吧。实话说,我也快撑不住了……煎熬得很呐!别人家的老婆创业,我不清楚多好多厉害。但我的老婆创业是创我的命呀!身心惨遭被创伤呀!”

  薛凌笑得不行,哈哈哈大笑。

  “这么惨?那你做什么不低头去哄她?”

  郑多多郁闷答:“明明错的人是她,非得我去认错。她有病,我得去吃药——这样合适吗?”

  “好啦!”薛凌嗔怪笑骂:“胡说八道!哪有这么比喻的!小心小佟听到了,一会儿又得生气!”

  郑多多低声:“她就算不听到,现在也很生气。”

  薛凌拍打他的大腿,笑骂:“少发牢骚!她只是一时想岔而已,别上纲上线的,弄得好像多了不得似的!”

  “她——她连离婚都提了!”郑多多又气又拿她没法子,“甚至还扬说如果我不同意,她就要去起诉离婚!我最气就是这一点!相爱那么多年,结婚时间也不算短了,动辄就拿离婚来威胁我!这比骂我打我都让我接受不来啊!姐,我的心巨痛呀!”

  薛凌见向来气定神闲的郑大总裁被逼得如此气急败坏,也是暗自心疼。

  不过,这会儿可不是能心疼他的时候。

  “我已经了解清楚了。”薛凌忍不住问:“但我有一点儿非常纳闷,一直想不明白。”

  郑多多挑眉道:“姐,您说。”

  薛凌疑惑问:“你怎么会让你们的关系沦落到这个地步?这不像你郑多多的行事风格呀!”

  郑多多一时语塞,支吾答不上来。

  ,content_num_1